手伸进旗袍开叉,小妖精把樱桃一颗一颗挤出来

“等等,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我还有账没有跟你算呢,你倒是送上门来了,上午天赐被你踩爆了一个卵子,咱们现在来说道说道吧。”

张大宝转身看着下面裹着纱布,打着石膏的张天赐,心里闪过一丝快意,一点儿都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嘿嘿,张天赐这是咎由自取,就凭你们叔侄两这德行,也想祸害苏幼微,做梦去吧,没让你家断子绝孙,就算是我大宝宽宏大量了。”

这时候,包间里突然闯进来三个彪形大汉,只见这三人一脸凶相,身上纹着各种纹身,光着个脑袋,带头的那个脸上还有道难看的疤痕,三人进来后就堵住了大宝的去路。

刀疤脸一脸狞笑的看着张大宝,把拳头攥的咯嘣咯嘣直响,咧开嘴角狂笑, “放心吧张支书,肯定不能让他活着走出去。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既然自投罗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兄弟们,上!”

张大宝一把抓住刀疤脸打过来的拳头,两只手一用力,就把刀疤脸的胳膊给撅断了,带着血丝的白色骨头茬子一下就从小臂里戳了出来,场面瞬间变得血腥无比。

这三个流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非得给他们点儿厉害尝尝,省得他们每天欺男霸女,坏事做尽。

另外两个地痞无赖,张大宝也没放过,三拳两脚就打的二人骨断筋离,一时间包间之内只能听见鬼哭狼嚎了。

看着想要偷偷溜走的张正义叔侄两个,张大宝快步上前,一手一个把两人按在了地上,仿佛按住两个王八一般。

一路上,张正义看着反光镜里的张大宝,心里冷笑道:哼,你小子还是太嫩了,等我把钱交到你手里之后,就算是人赃俱获了,还有你出手打伤张天赐和刀疤三人,到时候让派出所抓走你,肯定判你个无期徒刑。

将叔侄二人往地上一丢,张大宝就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桌上,指着张正义说道:“钱呢?快把钱都拿出来,省得都让你给贪污了。”

就在张正义把五万块钱拍到桌子上的时候,村长老苏突然领着栗香嫂子走了进来,看来他们二人也是为这五万块药材种子钱而来。

看到村长老苏进来之后,张正义胆子大了很多,突然指着张大宝说道:“好啊,张大宝,原来是你怂恿栗香把这五万块种子钱拿走的。不过看在你还年轻的份上,只要你承认错误,我就既往不咎了。”

看着突然翻脸不承认的张正义,张大宝心头大怒,可是自己的未来老丈人和栗香嫂子又在跟前,自己又不太好太过暴力。

这时候,张大宝脑海里突然想起来,九门行云针这门有缺陷的传家针法被青玄老祖的医术传承给补齐了,现在这门针法不仅能救人,更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眨眼间,张正义就痛的痛不欲生,老泪纵横,又胖又矮的身子在地上翻来覆去,像是一个球在地上滚来滚去。

张大宝得意的看着张正义现在这幅惨样,暗暗感叹自己现在真是太了,这种掌握人生死大权的感觉是在是太爽了。

这时候,张正义心里哪还能不知道是张大宝搞的鬼,抱着张大宝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张爷爷,都怪我瞎了眼了,听信了张天赐的话。这些坏主意都是张天赐给我出的,您要怪怪他,求您大发慈悲放过我吧,疼死我了。”

旁边的张天赐、老苏村长、栗香嫂子三人已经是看傻了,不知道张大宝施了什么妖法,竟然让四十多岁的张正义又哭又闹,连爷爷都喊出来了。

张天赐顿时感觉自己身上奇痒无比,好像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胡乱撕咬一般,赶紧把衣服,整个人光着在水泥地上翻来覆去的来回蹭着,真个是丑态出尽。

让张正义叔侄二人受了一会儿教训之后,张大宝蹲下来拍着蜷缩在地上张正义的脸蛋,一边拍一边说道:“钱到底是谁偷的?”

此刻张正义的脑袋已经疼迷糊了,现在就算让他去坐牢,他都不想要在受到这份惩罚了,这种从骨子里传来的痛,他是一辈子都不想在受了。

“现在舒服多了吧,口说无凭,现在把你干的坏事都写在纸上,签名画押,我就不信你还能再来颠倒是非,快写。”

看着自己眼前的信纸,张正义知道自己只要写下来,那可就是有把柄在张大宝手里了,以后他要是想,随时可以让自己坐牢。

一咬牙,张正义把自己是如何如何冤枉栗香嫂子,贪污,找人殴打张大宝,诬陷张大宝的全部写了下来,并且在上面签名按了手印。

说着,张大宝把信纸、五万块钱种子、连同录下叔侄二人对话录音的的老年手机塞到了看傻了的老苏怀里。

老苏看到事已至此,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嗯,这钱暂时放到我家吧,到时候买完药材种子,记好帐给乡亲们公示出去。”

看着栗香嫂子一脸感激的看着自己,白净俏丽的小脸上都快要媚出水来了,张大宝心里别提多爽了,栗香嫂子越发跟自己亲近。

老苏听到后,转过身黑着脸看着大呼小叫的张大宝,伸脚踹了张大宝一脚,可惜被张大宝敏捷的躲了过去。

这时候,苏幼微正好从屋里出来,又羞又怒的看着张大宝,开口娇骂道:“谁让你来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就算有钱我也不会嫁给你的。”

张大宝看着娇媚的苏幼微,嬉皮笑脸的说道:“嘿嘿,虽然你不认我这个老公,但是我还是要认你做老婆的。”

这时候,老苏把钱放到屋子里,走了出来,看着没个正经样子的张大宝,能把自己的老对手张正义给收拾了,也算是有本事的人了,当自己的女婿也不是不行。

不过,让他这么容易娶走自己的宝贝女儿的话,老苏心里又有些不太舒服,而且到时候还怕张大宝不会珍惜自己的宝贝女儿。

“大宝呀,你想要娶幼微也不是不兴,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要是能够做到,我就做主把幼微嫁给你了,不管谁反对都不行。”

张大宝现在有了蛇仙传承的帮助,心里的信心十足,拍着胸脯说道:“老丈人你尽管说,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条件我都答应了,苏幼微我是娶定了。”

老苏看着张大宝点了点头,嘿嘿一笑说道:“我的条件也很简单,只要你能出钱给咱们村里修一条到镇子上的盘山公路,我就答应幼微嫁给你。”

老苏得意的看着张大宝张嘴结舌的样子,心想着这样总能压你一头了吧,省得你以后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没个样子。

苏幼微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心道:难道爸爸不想让我这辈子嫁人了么?他说的这个条件哪个人能完成?就算是以前自己学校里的那些富二代追求者,恐怕都不舍得花这么多钱吧!更何况张大宝了,就算把他囫囵个卖了,都不值得这么多钱。

栗香嫂子更是心直口快,张口就直说道:“老苏叔啊,你说的这条件也太离谱了吧,从咱村修到镇上一条水泥路,怎么也得大好几百万吧?就算是电视里的明星也不值得那么多钱吧,你家幼微咋就这么金贵呢?你是故意刁难我家大宝呢吧。”

“对,我觉得我爸说的对,谁要想娶我,谁就得给咱们村修一条到镇上的水泥路,谁修好这条路我就嫁给谁。”

苏幼微鄙夷的看着栗香嫂子和张大宝说道:“张大宝,你咋不说话呢,躲在寡妇身后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就把这条水泥路修了,我二话不说就嫁给你,你该不是害怕了吧!”

看着老苏和苏幼微一脸为难人的样子,张大宝心中一阵冷笑,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一事无成的张大宝了,现在张大宝有了蛇仙传承的帮助,金钱对他来说已经是俯首可拾了,别说修一条到镇上的路,就是修一条飞机跑道,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了。

张大宝信心十足的拍着胸脯说道:“好,咱们一言为定,我肯定能给咱们村修一条往镇上的水泥路,到时候老丈人你可不要反悔哦。”

看着张大宝这么有信心的样子,老苏的心里咯噔一跳,这娃脑子该不会坏掉了吧,修这条水泥路怎么也得上千万了,他从哪里来这么多钱?

这时候的苏幼微反倒是脸红了,不管有钱没钱,这个男人愿意为自己奋斗,愿意为自己花那么多钱,跟他比起来,自己的那些追求者们简直是LOW爆了。

老苏看着女儿一脸含春的样子,不由的摇了摇头,看着张大宝说道:“大宝啊,你有这个心是好的,但是也千万别想着一口吃个胖子,违法犯罪的事儿咱可千万不能做啊!”

张大宝看着苏幼微现在的样子,心里得意的一笑,对着老苏说道:“岳父大人你就放心吧,你就瞧好吧,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让你看到光溜溜的水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