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了以后,才知道家是最温暖的港湾

12日夜晚的天气还是有点儿冷,晚上九点,我一个人坐在社区医院的输液站,座椅的冰冷透过衣服传到我的肌肤,我忍不住跺跺脚寻找一点温暖。

整个输液站只有我、一个之值班的和一个正在输液的中年男人。就坐在离我们不远的值班桌子后面,是不是的抬头看看我们的情况,我和中年男人就隔了一个位置。

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加上热风感冒,医生直接给我开了三天的药和一瓶点滴。我看着针头插入我的手背,液体透过输液管流进我的体内,顿时泪涌上眼眶,我才刚刚下了从家里方向来的班车,未踏进住处就独自一人在这里看病,有点儿感伤身边没有人陪。那一刻我想回家,至少我家人可以陪着我。

旁边的中年男人看出我的泪意,转过来对我说了一句话:“小姑娘,是不是觉得一个人坐在这儿没有人陪,有点想哭了?”

我点点头,“你还是个小姑娘,你看我,这是我一个人在这儿的第三天了,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看病了,这些事情多经历几次你就会懂得,一个人在一个城市打拼的辛酸。”

大叔和我讲了他的故事。他是五年前就来了广州打拼,从北方的农村来到这里,为了家里的几个小孩生活和读书,无奈之下才会选择外出打工的。这五年里,他干过清洁工、建筑地工人、拾过荒、住过天桥涵洞、睡过街边;直到最近和老乡一起进了一个工厂之后才稳定下来,放工后也会和老乡一起摆个小摊子赚点小钱。

因为前几年没有什么稳定收入,住的不好吃的不好,最穷的时候一天一瓶水就着两个馒头过一天,生病了不敢吃药,还要往家里寄钱。他说还好有厂里办了保险,厂里给了病假,他才会来看病,不然还似以前吃两颗药挺过去就算了。

他的钱都寄给家里了,说到他的孩子读书成绩不错的时候,他的脸上的皱纹都活了,那是他为他的孩子骄傲。虽然不能常常见到孩子,只能靠着手机里那几张照片,但是他对他每个孩子的事情都可以描述清清楚楚。他说生病的时候就特别想家、想他的孩子。只想趁着这几年还能动多攒些钱,回老家盖新房,让孩子上大学,以后就不会像他这样没有文化,只能干体力活。

病中几天,我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妈妈。“在家里的时候就告诉你,那两天天凉了,让你多穿两件。”后面唠唠叨叨说了一大段要我注意的事情。

在家的时候觉得妈妈的唠叨很烦,明明都是常识,每天都要唠叨好多遍,耳朵生茧子了,自己病了之后反而想念妈妈的唠叨。那时在想,如果当初听了妈妈的话,可能就不会病了,不用一个人在大晚上去看病。

朋友迷上炒股,听信黄牛党的消息把身家都投进去。身边有理财经验的人告诉他这个黄牛党的骗人事件,劝阻他不要轻信,更不能把全部身家都投进去。朋友义无反顾一头扎进去,最后血本无归。

虽然妈妈不在我身边,每天打电话回去都回叮嘱我注意身体。老爹直接说,想家了就回来,养好病再回去工作。那刻好想立刻买张车票回家,心暖暖。

我一个在这座城市已经六年了,不论发生什么大小事,我都会和我妈妈、老爹絮絮叨叨一下。可以让他们知道我的近况如何呀,是好是坏我都会告诉他们,不会报喜不报忧。喜的他们更喜,忧的他们会比我更着急,我也能感受到就算不在我们身边,家人的关心都会在。

病了以后,我才知道我更依赖家。而我比我的姐姐好很多,姐姐远嫁了,一年一次回家。我离家里不远,每个月都可以随着哥哥的顺风车回家,吃着妈妈做的饭菜、和老爹杠上两句、逗逗可爱的侄女儿,载着侄女儿在家附近遛弯遛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