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征服岳毌的故事 黄得让人湿的片段情非得已

陈二牛对林雨的渴望表现得越来越直白,不光见面时嘴上要明里暗里的占便宜,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更是各种揩油。

林雨知道是宋志强又性急了,赶紧拍开他说,“别乱来!春花儿不在,二牛还在呢!让人看见了多难为情!”

话没说完,陈二牛就搂住林雨亲了上去,堵住她嘴不让她张口,还腾出只手继续在林雨上捏来揉去。

“林老师,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你的好翘……每天看你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尤其穿着牛仔裤的时候,我真恨不得马上把你扔到床上去……”

那东西又软又有弹性,虽然比不上媳妇杨春花的大,可手掌仍旧无法完全掌握,正是陈二牛最喜欢的类型。

玩弄片刻以后,陈二牛就忍不住了,胡乱掀起林雨的衣裳,又顺势将其内衣推到脖颈下方,那对丰满的大白兔便顶着头上嫣红的樱桃,颤颤巍巍的从下方跳了出来。

林雨感觉她的身体正在逐渐融化,变成一股股温暖的涓涓细流,汇聚到下身某个逐渐发热的地方,随时可能冲破堤坝激荡成滔天洪水。

正当陈二牛想脱下她裤子,准备发起最后的进攻时,宋志强的声音从过道上传来,“林雨,饭做好了吗?我都饿得不行了。”

宋志强进厨房来,瞧见林雨在灶上炒菜,而陈二牛则在灶下烧火,空气里带着股略显奇怪的味道,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是什么味道。

那两口子就跟故意在一样,毫无顾忌的大喊大叫,林雨在这边用被子蒙着头,也能通过声音判断出,他们进行到了哪个阶段。

林雨听得心痒难耐,这陈二牛上来就用非常快的频率在运动,却能毫无间隙的坚持那么久,能力也太恐怖了。

杨春花用手挡住嘴小声说,“我没什么文化,但也听七大姑八大姨聊过,那事儿如果很和谐的话,女人的面色就比较红润,皮肤也会好。”

得知林雨的疑问,杨春花笑得前仰后合,“我的林妹妹啊!你的想法也太夸张了!我告诉你,墙壁右下角有个洞,正好可以看到我们那边的床头。明白了没?”

忽然隔壁的灯光从墙壁空洞里透过来,然后林雨就听见陈二牛说,“来嘛,没关系的,他们应该都睡了。”

林雨心中一动,见宋志强睡得比死猪还沉,便偷偷起床摸到墙壁右下角,透过拳头大小的孔洞朝那边望。

此时他们已经合二为一,杨春花光溜溜的躺着,举起双腿架在陈二牛肩上,胸前无比丰满的大白兔随着男人的冲击而前后晃动,荡出阵阵乳浪。

陈二牛跪在杨春花身前,咬牙切齿的闷头耸腰,也许是用了很大力气的缘故,身上的肌肉更是结实紧绷,显得健美而。

也不知道陈二牛是吃什么长大了,那东西几乎跟擀面杖一样粗细,每次进入杨春花的身体都净根没入,感觉都快捅到她心窝子了,直把杨春花搞得欲仙欲死,揪住床单哀嚎连连。

林雨当然知道杨春花的疯狂反应,是因为舒服到了极点,心中不由有些泛酸,想着宋志强为什么就不争气呢?

之后有段时间,林雨有机会就去那个孔洞,自然也经常会产生幻想,在陈二牛身下娇吟缱绻的是她,而不是杨春花。

林雨拎着大茶壶,在玉米地里钻得晕头转向,还没搞清楚东西南北,就迎面跟个人影撞得满怀,差点摔倒。

陈二牛伸手就在林雨上捏了一把,“最近几天你们那边都没动静,是闹别扭了吗?还是,宋老师那方面不太让你满意?”

陈二牛慢慢靠近,扶住她肩膀说,“林老师,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有些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也不会知道。”

望着林雨粉嫩笔直的双腿,和被包裹住的鼓鼓囊囊的隐秘地带,陈二牛不由血往上涌,三两下解开裤子拉链,将憋得不行的冲天巨物给释放了出来。

被陈二牛搂住的时候,林雨发现她特别敏感,满脑子都是从墙壁孔洞里偷看到的画面,稍稍亲吻抚弄一阵,就气喘吁吁的来了兴致。

前面几次接触,她还保留着有夫之妇的矜持,可眼下环境十分僻静,四周不大可能有旁人出现,她埋藏在心底的就逐渐浮出水面。

林雨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下意识便伸手握住,用掌心和五指感受着那东西的壮硕和坚硬。

陈二牛被搞得倒抽冷气,迫不及待的摸进林雨里,搜索几下以后,终于感觉到了女人中最敏感的凸出点。

那地方早已泛滥成灾,陈二牛用指肚在林雨的敏感地带来回搓弄,很快便激起断断续续的水渍声,啪叽啪叽的,特别能挑动人的神经。

陈二牛空着的手顺着她肚子一路往上,轻车熟路的探进衣摆,再挤进内衣缝隙中,逮住她丰满的大白兔轻轻揉捏。

随着陈二牛手上挑逗的速度加快,林雨已经完全沉浸其中,被身体的渴望控制了思维,完全没办法搭腔了。

林雨还没回过神,就听噗叽一声,陈二牛的雄壮之物已经没入半截,排山倒海的撕裂和饱胀感无比强烈,差点令她窒息。

那是林雨从未有过的体验,仿佛在地狱与天堂间迅速流转,极致的疼痛与极致的爽快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到底哪边更多一些。

起先还比较轻柔,等林雨绷紧的身体逐渐缓和下来,他便加快速度,用力往前拼命撞击,恨不能将怀里的女人捅个对穿。

他掀起林雨的衣裳,又推开当中的,从背后握住那对不停晃动的鼓胀大白兔,让挤出的嫩肉从指缝中漏出来。

林雨盈可一握的纤细腰肢,和丰满挺翘的形成诱人的曲线,让陈二牛看得血脉沸腾,忍不住生出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

而林雨只跟宋志强有过亲密行为,从未想过男人的宝贝居然会如此强悍,陈二牛还没动几下,她就舒服得嗯嗯啊啊叫个不停,眼看着就要飞上云端。

陈二牛边挺腰冲刺,边舔着林雨的脸颊嘟囔到,“二老婆……你怎么这么紧啊……嘶……我快到了……”

陈二牛赶紧把住林雨的细腰,用尽最后的力气疯狂往前猛顶,直撞得林雨的绵密到几乎连成一片时,终于咆哮着挺动了最后几下。

林雨尽力保持原来的模样,甚至刻意跟陈二牛疏远一些,以免被人瞧出端倪。可夜深人静,她眼前总会浮现出玉米地里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