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绝品赘婿免费阅读绝品赘婿小说最新列表

“给我弄残他!”带头的纹身男见状一惊,左臂勒着萧依依脖子的他,伸出右手一指萧离,眼神阴狠地命令手下。

这位刚才还嚣张跋扈的铁塔壮汉,当即疼得呲牙咧嘴,额头上青筋暴起,他不自觉地松开了勒住萧依依脖子的手臂。

但纹身大汉看似迅猛有力的攻击动作,落在萧离眼中却显得慢很多,就在对方的脚即将触及自己的胸口时,萧离动了。

另外两个混混被这幕吓傻了,愣了几钞钟才高声怒骂着为自己壮胆,猛然从各自腰间拔出弹簧刀朝萧离猛刺过来。

他们不明白,这个陌生年轻人为啥要来趟这个穷家的浑水,万一你当英雄不成再被这几个混子捅死了,不净更给可怜的小离他妈妈难上加难,乱上添乱吗?

“这帮混子真该打,人家昨天刚死了儿子,他们今天就来收账,还想夺走这母女俩仅有的一处宅院,太狠毒了!”

“谢谢你小伙子,我求你不要打架,快走吧!”母亲王兰芝步履蹒跚跑过来,一脸惶恐地推着萧离的身子,就往自家小院往面轰。

但王兰芝知道,热心小伙子今天惹大祸了,一会等那帮吃了亏的混混搬来救兵,他怕是要血债血偿的啊!

他明白,现在即使说出自己借体重生的实情,老妈也断然不敢相信,说不定还会被吓到,所以萧离并没有解释他的真实身份。

他轻轻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怕,又转身问自己的妹妹萧依依:“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家欠了这些人的钱?”

在妹妹的含泪哭诉中,萧离才明白,原来几个月前母亲做那个阑尾炎手术的费用,竟是读大一的妹妹借来的校园贷!

当时为了不让家人担忧,依依却对母亲和他这个哥哥谎称,那笔钱是她找一位富家同学借的,先不用着急还。

“这些年,妈妈一个人供养我们兄妹俩读书,家里早已经借遍了亲戚邻居的钱,当时我妈肚子疼得厉害,哥哥又被单位扣了工资拿不出钱,我不想让他们作难,就悄悄借了一万八高利贷,没想到,这些放贷的人这么坏……”

萧依依流着泪说,后她每周都去兼职打工,暑假期间更是当服务员、做家教、发传单,一天到晚不停的拼命赚钱还债,可那一万八千元校园贷却越还越多,最近因为实在挣不够利息,讨债人就来威胁她去做肉偿!

都怪前生的自己太无能,在医院当个背黑锅的医生,还动辄被宋青云扣工资,连给母亲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才害得孝顺妹妹瞒着自己和妈妈去借高利贷啊!

“骗这些涉世不深的学生签下陷阱合同,加收砍头息和各种手续费,利生利,利滚利,你们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吸血鬼!”听完妹妹的哭诉,萧离伸手一指众混混,眼中寒芒大盛。

带头的纹身男见萧离面色冷酷朝自己走来,立即打消了躺在地上装死讹人的念头,忍着五脏六腑的剧痛爬起来,目露惊惧解释道。

那名要打电话向老大求援的混混刚溜到院门下,一把寒刀擦着他的脑袋呼啸而至,击碎他握在耳边的手机,又啪一声钉在门上,嗡嗡颤动着!

虽然憎恨这些黑心放贷人,但他和妹妹毕竟用人家的钱给母亲治了病,自己也出手教训了这帮无赖,萧离不想因此事再给家人的生活带来一丝惊扰。

“不用惊讶,民间借贷利息不得高于银行利率的四倍,否则就不合法,这个你们心里应该有逼数的,给你们十万已经包含医药费。”萧离冷眼一扫目瞪口呆的混子们,不容置疑道。

安澜的出现,刷新了院里一帮混混对绝色美女的认知,他们个个目光灼热,猛咽着口水交头接耳,一时竟忘了断骨之痛。

混混们在惊艳之余暗想,既然这小子有个开百万豪车的老婆,自然不差那十万块钱,先拿到十万也好交差啊,后面的账再让龙哥给他好好算!

他想,就凭金领美女老婆开着保时捷,江牧阳手上怎么也得有点积蓄吧,不如先借用十万替家人还清这笔债,也好让母亲和妹妹心安。

“要卡干嘛?你所有钱都在微信里,下月生活费还不该发!”安澜拍掉废物老公拉扯自己的手,没好气道。

见一帮凶神恶煞居然很听废物老公的话,得令后齐齐低着头狼狈离去,安澜眉目如画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诧。

这时,王兰芝跑到宋青云面前,微躬着身子一脸谦卑道:“宋副院长,刚看到您来了!我正说过几天去找您,我们家萧离下夜班后猝死街头,听说当晚还挨了病人家属的打,您看孩子……能算工伤去世吗?”

王兰芝去医院找过萧离几次,也认识宋青云副院长,见儿子生前的大领导前来慰问自己,这位刚刚丧子的母亲,心头涌满了悲戚和感动,早已哭肿的眼睛又流出了热泪……

如果早逝的儿子能从医院拿点工伤赔偿,她也好还上些高利贷,总不能真让那个陌生小伙子替自己家还那十万块巨债吧!

“你儿子就是个临时工,而且死前已经辞职了,不可能给他报工伤。他在我们医院治死那么多人,我没找你要赔偿已经够意思了!这里没你什么事,去去去。”

这个恃强凌弱的家伙也太没人性了,失手打死了下属毫无愧疚,而且还在往一个死人脸上继续抹黑,说自己治死了很多人!

“江先生,我是随安总监一起来请您回人民医院的!”打发走王兰芝,宋青云壮着胆子来到萧离跟前,躬身讪笑道。

与萧离目光对接的瞬间,宋副院长心有余悸地缩了缩他那颗大圆脑袋,深怕这疯子一言不合再把自己摔墙上,他受伤的身子此刻还在抽痛呢!

人家女儿都要病死了,你个废物竟破门而入乱吹牛,称自己能治她的病,还除了你谁都救不活!当自己是再生华佗?你就是一个除了正事什么都干的窝囊废好吗!

“特一号病房那个漂亮小姑娘,现在真被你个混蛋咒病危了,家属点名让你去治好她!”安澜咬牙切齿道,美目中却掠过一丝不安。

刚才宋青云急急联系上她,称今天重症病房那个美少女病危,“段耀庭家主说了,就是把江州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出你老公为她的宝贝女儿治病。”

安澜暗吃一惊,原来病床上那个十岁的少女,竟是江州豪门家主段耀庭的独生女,整个段家的掌上明珠!

谁不知道段氏集团是百亿大企业,而董事长段耀庭的家族势力又十分强大,莫说自己一个小小的中产家庭,放眼江州所有的权势家族,谁敢与段家为敌?

“是啊,段家千金快不行了,江先生预测的那些症状,半小时后嘴唇乌紫,高烧不退,一小时后出现嗑血症状,两小时后五脏开始萎缩……统统都应验了!”

宋青云抹着头上的汗珠说:“我院的专家大夫,以及从外地请来的名医圣手,现在都对她的怪病束手无策,所以还请江先生您出手相救啊!”

你踏马根本就是得了失心疯,竟敢在段家人面前乱吹一通,现在好了,病急乱投医的他们,就指定让你小子去救掌上明珠的命,看你怎么补那个天大的娄子吧!

虽然宋青云和所有专家医生都认为,萧离顶多是见过类似的病,碰巧说出几样症状罢了,他一个大家口中不学无术的窝囊上门女婿,懂个狗屁医术!

可眼看段家的娇公主病危,而且一挪动身子就嗑血不止,根本无法往京沪大医院转诊,当地名医又对她的怪病一筹莫展,段家也只能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焦灼心态,让萧离去救治他们的掌上明珠。

刚才离开医院时,宋副院长一直想竭力巴结的那位大人物说了:“中午之前若找不回那个叫江牧阳的病号,就拿你宋青云是问!”

“她可是段家唯一的千金小姐,段氏集团董事长的宝贝女儿,省卫生厅段厅长的亲侄女啊!”一脸焦灼的宋青云不停地抬手看表,站在烈日下狂抹着汗水道。

因为萧离还预言说,今天中午之前如不请他出手,段小姐必死无疑,所以段厅长给他的时限也是中午,而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

“够了混蛋!你哪辈子学过医?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在这里乱摆谱!”安澜又一次被这个废物老公激怒了。

“现在段家已经派人在全城搜寻你,赶紧去向人家认个错,让他们另请高明,别误了那女孩的性命!”一向处事沉稳的美女总监,此刻急得凝眉跳脚。

“姓江的,拜托你先上车再叨叨好吗?我……定位了你的手机!”安澜气恼地把萧离推上自己的豪车副驾驶,道出了实情。

废物老公江牧阳最近经常不着家,而且还和几个败卖岛国小视频的网友走得很近,美女总监怕他做出什么有辱门风的下流事,前几天就开始用手机监视老公的行踪了。

“段厅长、段董事长,容我们再紧急会诊一下想想别的办法,可千万不能把段小姐的性命安危寄托到一个窝囊废赘婿身上啊,他哪会治什么病?”

“住口!你们已经会诊过十余次,不仅拿不出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案,反而把孩子的感冒治成了病危,现在还敢提会诊?一群吃干饭的废物!”

发脾气的人正是省卫生厅长段耀军,病床上的少女段紫嫣是他的亲侄女,也是他们整个段家唯一的女孩。

“今天乱闯病房那个年轻人虽鲁莽,却准确预测出了紫嫣的病症,现在孩子命悬一线,诸位又束手无策,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一个气场强大的五旬男子坐在病床边,浓眉深锁地捧起床上那个美少女苍白的小手,在自己脸上轻轻摩挲着道。

这个长相与段耀军颇为相似的男人,是病人段紫嫣的父亲,段氏集团董事长段耀庭,也是江州著名的豪门家主。

现在,病床上的段家千金双目紧闭,气若游丝,持续高烧令她好看的嘴唇起了泡,一位身穿中山服的七旬老者,正在给不时咳血的她做针灸止血。

“段先生说的对,老朽短时间内也无法控制病情,而病人的心肾已呈衰竭之势,必须尽快另请高明了!”中山服老者面带愧色道。

尽管这老人施针手法精妙,病床上的豪门千金仍不时剧烈咳嗽几声,喷出不少鲜血,每一次都险些翻眼断气。

“林老,既然连您都没有办法了,也只能如此!我再给电台和警局联系一下,让他们也帮忙找那个小伙子!”段耀军厅长一脸焦灼地说着,急忙掏出手机。

“段厅长,段董事长,人我给找过来了!”宋青云副院长满头大汗跑进来,面带谄媚地弓身轻喊道,嗓音中透着按捺不住的激动。

再次看到头发凌乱、面容消瘦、身穿病号服而来的萧离,专家医生们不禁目露鄙夷,脸上隐现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

近日因正院长出差,为了救治段家千金的病,宋青云副院长专门成立了一支自己带队的专家治疗组,可尽管聚集了全省最顶尖的医界高手,他们却始终对段紫嫣的怪病无计可施!

于是段氏兄弟又凭借人脉,从京城请来了德高望重的杏林圣手、华夏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林老,不料,连徒子徒孙遍及全国各大医院的他老人家,也对此束手无策!

而眼前这个姓江的毛头小子,一个根本不懂医的废物草包,自己还没脱掉病号服,竟不知死活地要来给段家千金瞧病?

就在一群资深白大褂冷眼斜瞥着萧离腹诽不已时,却见美女总监拽着他的废物老公,面带羞愧来到段耀庭家主跟前,低头致歉道:

“对不起段董事长,我老公大病初愈,精神出了问题,给你们添乱了!其实他根本不懂医术,您赶紧另请高明,别误了段小姐的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