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妈咪又逃了全文阅读~【主角是乔如彤】

“marry是个动词,现在‘结婚’这个动作已经结束了。也就是说,我们之间的赌约也已经结束了。”乔如彤抿抿唇,觉得房间的气压越来越低,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咳咳咳咳咳!”乔如彤几乎要被这男人的话给呛死,她无语地道:“现在到底是谁吃亏啊?我吃亏比较多好吗?!”

“赌了。”湛明远看着玻璃杯里晃动的澄澈酒液,一切和“赌”有关的事情,对他来说都如同探囊取物一般手到擒来,实在是没什么可费心的。

“赌期十年,这十年里,我们不可以见面,十年后,假如你能找到我,就算你赢。”乔如彤在湛明远的拧眉中说出最后一句话,“那个时候,赌注随便你开。”

“赌场上讲究买定离手,你答应了要赌,应该不会反悔吧?”乔如彤还是第一次在两人之间占上风,眼底跃上一抹小小的兴奋。

湛明远将杯中的香槟酒一饮而尽,看着乔如彤那副狡黠的样子,简直要在这女人头上看到两只动来动去的狐狸耳朵。

但是,这话如果直接说出来,她大概会被这男人绑在拉斯维加斯一辈子,乔如彤只得在深思熟虑后,说出个各退一步的办法。

“好,赌了。”湛明远以右手拇指摩挲着左手食指上的戒指,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难度的赌局了。

他伸手将乔如彤披在肩头的发丝卷起,再放开,不容置疑地道:“你在这里留三天,三天之后,我会派人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面,是一架又一架升空远去的飞机,白色的飞机尾迹在空中交织成网,将即将远去的白色小鸟笼罩其中。

“老妈,你今天又偷懒做西式早餐!”五岁的小男孩揉着惺忪的睡眼,对在开放式厨房里的小女人抱怨道。

“你这小混蛋,我哪里老了啊?!”乔如彤愤愤不平,把煎坏的荷包蛋铲进自己的盘子,继续耐心地摆弄另外两颗白嫩的荷包蛋。

“妈咪,吱吱就是嘴巴最坏了,揍他!”和小男孩模样相似的小女孩也走出房间,她对着弟弟做个鬼脸,一蹦一跳地跑去洗漱。

“哎,老鼠也蛮可爱的啊!”乔如彤揉揉儿子乱糟糟的脑袋,催促道:“好啦,快去和姐姐一起洗漱。”

这句话就像是一句魔咒,刚刚还在洗手间里混战的姐弟俩同时收手,蹬蹬蹬地跑到餐桌边上,再各自的专属座位坐下来,狼吞虎咽地吃着早餐。

“老妈,乔乐颜刚刚在洗手间踹我,快把她今天的水果克扣掉!”也不知道乔乐知是长了几张嘴,明明嘴巴塞得满满的,居然还有闲工夫打姐姐的小报告。

“一定不能迟到,奖金有十万块诶,那是我们的!”乔乐颜更是不输弟弟,一个女孩子也吃得异常豪迈。

十八岁的年纪,自己同一届的同学都在准备着进入大学,可她最后却决定要生下孩子,延迟了自己念书的时间。

自从被那个惹事的哥哥出卖一次过后,乔如彤的警觉心就高了许多,这次怀孕,她也没敢和家里说,只说自己想出去锻炼几年,之后就干脆和家里断了联络。

只是,独自养育两个孩子的开支,远远超出了乔如彤的预算。幸好这两个孩子天生不平凡,又异常懂事,从四岁开始,就努力参加各种比拼智商的竞赛,为家里赢得了位数丰厚的家用钱。

“老妈,你怎么又露出那种表情?”乔乐知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早饭,就看到乔如彤一脸落寞,故意摆出不屑的样子对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