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你得太大了慢点插(孽缘)在办公室里揉的胸

今天,王珊珊穿的是一件白色镶花的包臂裙,这种裙子的特点就显身材。在这条裙子的衬托下,王珊珊的臀部曲线完美的呈现在刘国柱的面前。

往下看去,则是白里透红的大腿,今天王珊珊并没有穿,所以刘国柱甚至可以看见她光滑嫩白大腿上细微的毛孔。

那一抹淡红色的,让刘国柱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这真是太美了,他此时恨不得不顾伦理的责难,狠狠的撕开王珊珊的白色包臂裙,然后再扯开淡红色的,狠狠的插入·······

然而,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保持最后半分清醒,毕竟儿子刘建还在客厅里面,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刘国柱刻意让王珊珊把西瓜放下,他故意和刘建唱反调,这样有两个目的,一来显示自己在这个家的权威,而且还可以继续欣赏儿媳妇美妙的胴体。

因为,他寄人篱下,又如何能喧宾夺主,如今他所有吃的用的,都是刘国柱在花钱,就连找的工作,也是刘国柱在帮忙。

于此同时,在离王珊珊的家不远处的一间出租屋里,剃着小平头的强壮男人又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刚刚在王珊珊家里发生的一切,他都通过监控看的清清楚楚。

刘建已经有很久没有碰王珊珊了,而王珊珊也对于那种事情没有期望,她脱了包臂裙,穿上一套镂空的黑色蕾丝内衣,接着便坐在梳妆台旁边卸妆。

刘建冷哼了一声,从住进刘国柱家起,他就想问刘国柱借钱,企图已经破产的生意盘活,只是谈到钱,刘国柱马上变得精明起来,死活不肯借给他。

听到丈夫的回答,王珊珊有些失落,想起来今天早上公公把她当成了过世的婆婆,想要和她,这明明是很严重的精神症。

“不过我怎么觉得公公的精神症还挺严重的。”她望了丈夫一眼继续说道:“要不要送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而且在她的脑海里,也不断的浮现在地铁里面抚摸她下面的那双粗壮有力的手,想到了她今天看到的梳着小平头的男人。

不知不觉,王珊珊的身体就燥热了起来,丈夫很久都没有碰她,而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有着如花似玉的美貌。

刚刚触摸到神秘地带,他抽了一口气,身体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这手指的抚摸之下,她再次体会到了久违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