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总裁夜不归》小说最新章节《神秘总裁夜不归》小说免费阅读

门外,继母李云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嘴里却假装好意相劝:"小鱼啊,你弟弟现在得有家不能回,你就不能答应做这一次吗?"

方小鱼知道继母为人,完全不吃这套,立马怼了回去:"你们别做梦啦!你那儿子已经渣得无药可救了,休想把我也拉下水!"

"你个小贱人,跟你那不要脸的亲妈一样,哼,你就嘴硬吧,不答应就别想出来!"

方小鱼听见李云芳离开的脚步声,一脚狠狠的踹在门板上,颓然地瘫坐在地上,不再说话,压抑许久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滴落。

从小,她在继母的打压下长大,父亲病逝之后继母更是变本加厉,现在为了给她那个宝贝儿子方千豪还赌债,居然逼迫她去给一个比她爸爸年纪还大的老头子,简直是做梦!

只是她没想到,李云芳这次竟然真的下了狠心,两天两夜了还没放她出去,更没给她一点吃的或者喝的。

方小鱼虚脱的靠着墙壁,原本饱满莹润的嘴唇已经干裂起皮,她的眼睛落在头顶的透气窗上,这是她最后的一线生机了,就是摔死,她也不会让那两如愿的。

紧紧揣着兜里仅剩的十多元钱,方小鱼爬上了阁楼顶的透气窗,使尽浑身力气推开了那扇早已锈蚀的玻璃铁窗,在满屋遍布灰尘的杂物堆里找到了以前用过的几张破窗帘,卖力打了几个死结,做成一条逃生绳,借着它翻出透气窗,小心翼翼的滑到了后门。

脚踏实地的感觉让她舒了口气,这才觉得手上一阵钻心的疼,手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窗口的玻璃和铁锈划出了几道口子,鲜血一滴滴的留下来。

方小鱼疼的一阵龇牙咧嘴,伸出双手,学着那个讨债鬼弟弟平时对她的样子,冲早已熄灯的继母房间的窗口比了个中指,心下暗恨:"李云芳,总有一天,本姑娘会要你好看!"

但是抬头看着20楼窗口透着的光,知道奥飞还没有睡,方小鱼的心里满是希望,更涌起一阵心疼和甜蜜。

"叮"的一声,20楼到了,方小鱼来到唐奥飞家门口,门竟然没锁,一缕暧昧的幽光透过门缝照射出来。

大门虚掩着,轻轻一推就缓缓打开了,方小鱼的眼睛扫过门口那双金色的尖头高跟鞋,心头一慌,这,不是她的鞋子。

"啊……唐哥你坏……哎,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还没开窍,还没让你碰吗?"

"嗯……"是唐奥飞的声音:"宝贝儿,好好的提她做什么,那丫头太死板,非说要结婚那晚才给我,哪像你这么迷人,啵~"

满房暧昧靡靡印入眼球,床上两具交缠的肉体刺激着方小鱼的神经,击碎了她的心,泪水瞬间噙满眼眶。

"小……小鱼,你怎么来了?你妈不是说你跟同学出去玩了吗?"唐奥飞抱着被子,惊讶又慌张地看着赫然出现的女友。

"我出去玩了,你就逮着机会在家玩鸡?!"方小鱼哽咽,带着浓重的哭腔,怒不可遏。

"喂,你干嘛打人啊!"旁边缩在被子里的女人出来维护唐奥飞,一边不知真情还是假意的揉着唐哥被砸到的头。

方小鱼看着那个顶着一头杂乱大卷发的女人,看着她脸上已经残花的浓妆,更是火冒三丈:"哪里来的野 鸡,我不但要打他我还要打你!"

这次没砸中,却让那女人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冲着方小鱼说:"就你这样的泼妇,谁敢要你,又土又low,难怪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好!"话落还对方小鱼翻了个白眼。

方小鱼气急,冲上去就要甩她几个耳光,被唐奥飞一把抱住:"方小鱼!别打啦,差不多得了啊,别太过分!"

"我过分?"方小鱼推开唐奥飞,那赤裸的怀抱碰到自己真觉得恶心,被倒打一耙更是气愤,她指着唐奥飞控诉:"你背着我出轨你还说我过分?唐奥飞,你还要不要脸!你……."

"行了!"唐奥飞看着方小鱼,一个不可理喻的泼妇,哪里比得上身边温柔知趣的情人,他不耐烦地打断方小鱼的话,"我们谈了这么多年,你都不让我碰你一根手指头,还得留到新婚夜,实话跟你说吧,我还没玩够呢,压根不想跟你结婚,你如果还想跟我在一起就拿出诚意,让我上了你,等过几年,我在外面玩够了说不定真会娶了你。"

为了跟唐奥飞在一起,她放弃了远方的重点大学,成绩优异却甘愿填报了本地一所三流大学,为的就是跟他大学四年相守在一起,两人说好毕业结婚,现在刚毕业就……

"谁这么不长眼……"方小鱼摔疼,费力爬起来就要怒斥始作俑者,"睛"字还没脱口而出,就看出了眼前这个人不对劲。

这是个高大英挺的男人,下身穿着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裤,修饰出欣长的双腿,纯白衬衫衣扣解了一半,露出麦色的结实胸肌,脱下的西装外套随意拎在手上,眉头紧蹙着,面色醉红,表情痛苦。

沐攸阳酒会途中,突然觉得头晕发热,出来走走,没想到症状不减反重,一时不辨方向,撞倒了人,刚想道歉。

"喂,撞了人不知道说对不起吗?懂不懂礼貌啊!"方小鱼正一肚子怒火和委屈没地发泄。

方小鱼见男人只顾盯着她,不由恼怒的伸手在男人眼前晃了晃,"我跟你说话呢,听到没?!"

套房内淡灯光温柔醉人,里间正中心的圆形大床上两个胴体交织在一起,用身体演奏着爱欲的篇章。

平日的理智、冷傲孤桀统统不见了踪影,此时只想任自己彻底沉沦在身下这个女人曲径通幽的之中,享受着一叠高过一叠的极致快.感。

刺眼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来,方小鱼努力睁开眼睛适应光度,揉了揉沉重的脑袋,看着眼前的景象——宽大的落地窗上掩着咖啡色的大窗帘,四周的摆设简单而奢华,色调和装潢既像酒店,又像一套豪华讲究的私人公寓。

遇到个,突然被吻,方小鱼当即一阵眩晕,又饿又累的虚弱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方小鱼顺着床沿滑坐在地板上,低着头抽泣,然后又立马发疯似地收拣着地上自己的衣物,然后一件件穿回自己身上,好像想竭力把昨晚的事情抹去。

"小姐你醒啦,这是跟你一起的那位先生留给你的。"年轻的服务生彬彬有礼,眼里却有掩饰不住的讽刺,说完,递过来一张金色的。

她把硬币递给服务生,说:"把这个一并给那位先生,就说是我为他昨晚付的酬劳。"

Y城市中心的盛世沐天集团大楼顶层,总裁沐攸阳正坐在光洁的黑棕色大办公桌前翻看资料,坚毅俊朗的脸上淡然从容,不时提笔签署下文件,看得出对这些事务得心应手。

对于突然被打扰,沐攸阳显得有些不满,幽深的眼眸冷了下来,利剑般的双眉微蹙,却没有理会来人,继续翻看文件。

梁卫礼见沐攸阳没理自己,假惺惺地叹了口气:"哎,沐大总裁这么忙,我又来热脸贴冷咯!"

沐攸阳一向是出了名的冷面总裁,一般人都会害怕他强大冷傲的气场,唯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梁卫礼敢在他面前稍稍放肆。

因为梁卫礼的父亲是盛世沐天集团的开国元老之一,年轻时就跟随沐攸阳的父亲沐承继打江山,忠心耿耿,功劳苦劳无数,也是沐攸阳极少数尊敬的长辈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