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妖孽王爷的千面医妃》完结版

啃了两口干粮,傅灼灼看了眼地上的人说:“今晚还有高热,回去后找大夫开一副退热方子。这两天注意给伤口换药,再让大夫开几副补血益气的方子连服几日。七日后,若嫌伤口丑,让大夫剪掉线即可。但里面的就不用管了。”天然蚕丝本来也是医用线的材料,而这时代的蚕丝都是天然无公害的,更不担心伤害身体。其实原主知道父亲是被陷害,只是到了孤村活下去都困难,又怎么翻案?但最后,傅家人连活的机会都不给她,所以她才会死的这么不甘,充满仇恨!傅灼灼右手按住胸口,在心中默道:“傅莹姑娘,既然用了你这副身子就是承了你的情,这仇我一定报!以后谁敢欺负你弟弟和我,我必让他们加倍偿还!”蔚蓝了然,马上给了炽火一个眼神,炽火心领神会道:“我马上叫兄弟们起程,快马加鞭入夜就能到了。”“姑娘,既然住桃花村,又怎么会跑到这百里外的洛河林来?”在蔚蓝看来,傅灼灼虽然医术精湛,但个头身子就是个半大的小姑娘,怎么会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傅灼灼抬起头,这会儿蔚蓝终于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嘴角勾着一层淡淡的笑容,黑如珍珠般的大眼睛里却是一片冰冷。

一路无话,马车紧赶慢赶终于在入夜后回到城外桃花村。傅灼灼让他们送到村口就下了马车,她走之前,蔚蓝从窗户探出头来道:“还不知姑娘芳名?”“相逢何必要相识,有缘江湖见!”背着他们挥挥手,傅灼灼自知过早泄露身份没半点好处,这会儿还是少一事为妙。蔚蓝望着她远走的背影,钦佩她的豪情。马车刚刚离开桃花村,昏迷的男子就悠悠转醒了。“蔚蓝……”“主子!”“水……”“是!”取来水袋,蔚蓝给他喂了两口。“主子,您感觉怎么样?”“嗯,好多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受伤的地方,男子转了转目光在马车里寻了一番,没见着傅灼灼,就见着自己丢给她的衣袍落在一角。“她呢?”他蹙眉问。“那姑娘到家便回去了。”回去了?听到这话,琥珀眸里闪过一丝失落。摸着伤口,他不知道她怎么做的,但比往常任何一个大夫都处理的要好得多,至少没有那么疼。见男子若有所思,蔚蓝赶紧把治疗过程告诉他。“你真信她是山野小丫头?”“这,主子您的意思是……”蔚蓝看着他。男子躺着,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若她真是桃花村人,那一身医术又如何得来?我住洛城这么多年,怎么会没听说过桃花村出了个神医。”被他一提点,蔚蓝恍然大悟道:“那、主子我们要不要……”“算了。”重新闭目,男子淡淡道:“她于我有恩,既然不愿说出身份,我们不用强人所难。”蔚蓝了然默声,马车消失在洛城的夜道上。那畔,傅灼灼凭着记忆寻到自己现在的家。一处破烂的茅草屋。当初傅家送他们过来,说是回洛城老家,却连城都没进。在桃花村随处找了个空屋子,让他们住进去就不管了。也是了,他们巴不得这姐弟死在这里,又怎么会花那力气。走到草屋院门外,傅灼灼看着一片漆黑的屋子心口一紧。弟弟虽才六岁,可比同龄孩子懂事不少,若她不在必然会点火等她,怎么会这般黑?加快脚步推开院门,傅灼灼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慌忙进屋叫道:“子归?子归!子归我回来了!”在屋里找了圈,傅子归果然不在!大晚上的,一个六岁孩童能去哪里?难道傅家把他也抓走了?外头,一个年轻妇人骂骂咧咧的走进这破院:“死男人!大半夜的还得折腾我,这破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傅灼灼一听那声音,就辨认出来是隔壁的张氏。她和她男人也是两年前来的桃花村,为人刻薄市侩,但平时很少来他们院子,这会儿来做什么?傅灼灼快步走出屋子,张氏正疾步进来,见屋里突然窜出个人来,吓得不轻:“妈妈呀!有鬼!”“张婶,不做亏心事何怕鬼敲门,您可别看走眼。”傅灼灼站在门口,似笑非笑道。张氏一听这声音愣了愣,定眼打量面前的人儿,顿时比见了鬼更害怕:“妈呀!你怎么没死?!”这身布衣,这张清瘦小脸,可不就是这家的傅莹!张氏以为这是原主回来了,殊不知芯子早已经换了。傅灼灼眼色一凛,张氏怎么知道原主要死?张氏二话不说就跑。傅灼灼笃定她是心里有鬼,马上捡起院子里的碎石,打中她小腿肚。张氏腿肚子一疼,“哎哟”一声摔了个狗吃屎。傅灼灼快步到她面前说:“张婶,既然知道我没死,你又跑什么?”张氏吃了一嘴泥,翻身看到傅灼灼满脸厉色,心尖又抖了抖。“我、我……”张氏结巴着,一脸做贼心虚。但转念一想,这丫头平日胆小懦弱,即使被她发现了又怎么样?于是马上窜起来道:“死丫头!居然敢装鬼吓我!”说完,心里又起了歹念。反正事都做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放在傅灼灼身上的眼神变得凶狠,张氏突然朝她扑了过去,势有掐死她的打算。这种蛮力,对现在的傅灼灼来说,根本不惧危险。脚下一挪,傅灼灼往旁侧微挪半步轻松躲过张氏恶扑,同时扣住她右腕反手一拧,再用蔚蓝那顺来的小飞刀,在几根手指上比划了一下。等她松手,张氏便看到自己五根手指纷纷掉落,原本长着手指的地方,成了五个血窟窿,整只手只剩下光秃秃的掌子冒着血。“啊!!!”一声凄惨的叫声响彻桃花村,张氏一跌坐在地,捂着断指大喊:“救命啊!###了!###了啊!”但这荒村野外的,住的都是外来的难民,何况她平日里人品不好,得罪了不少人,任凭她怎么喊,也不见半个鬼出来。傅灼灼对恶人从不手软,特别是那些想动她性命的。削她手指,不单单是因为她刚对她动的杀念,更是往们欺负傅家姐弟的惩罚!她双眸泛着慑人的冷光,逼问张氏:“你是不是知道我弟弟在哪儿?”张氏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人,捂着断手惊恐的摇着头,一张黄脸早已涕泗横流。不知道?傅灼灼再次发狠,一步上前把刀尖抵在她脸上道:“张婶,你若不说实话,就别怪我……!”浓重的杀气,吓得张氏差点晕过去。终于道:“啊!我说!饶命啊!饶命啊!”真怕傅灼灼一刀要了她命,张氏哭着道了事情经过:“我家男人早上看到你被歹人绑走,以为你必死无疑。想着你家弟弟虽然小,可长得还可以,所以……所以……”“所以什么?!”傅灼灼把刀尖往前推了一点。张氏绝望大叫道:“所以就带他进京,去了极乐馆!”极乐馆?!虽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可听名字也不什么好地方。想原主弟弟还小,又是原主唯一的亲人,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她怎么跟死去的原主交代?!“那是什么地方?!”傅灼灼怒吼,气得心肝脾肺都在疼!“那是、那是城里贵人玩乐的地方,只是、只是里面都是好看的男人!”张氏知道六岁的傅子归若进了那种地方,将会过什么样的生活。所以躲闪着眼神不敢再看傅灼灼。槽,那不就是有钱人找男人玩乐的小倌馆?!傅灼灼气的真想一刀切了这个女人。最后咬牙问:“走多久了!”“两个多时辰,我男人怕被人看见不好,是入了夜才……”她话还没说完,傅灼灼便急着跑向村口。但跑了一半,她又折回来进了张氏家,把她家磨粉的毛驴给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