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约:裴少的千金小妻完结版章节目录

摆明了人家是来找陆晴夏的,陆晴春就等于自打嘴巴,她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陆晴夏,最好从楼梯上摔下来,摔死她!可人家陆晴夏偏不如她所愿,一身奢华名牌高贵素雅,缓步走下来的姿态如同高高在上的贵族公主,她表情淡漠的看了看裴冷。陆晴夏好笑,却委屈道:“我也想去见爷爷啊,可我这刚回家,连房间都没回呢,也不知道这陆家还有没有我的位置,若是没地儿呆了,我倒想听爷爷的安排呢!”裴老爷子什么时候不想陆晴夏时时刻刻住在裴家,陪着他陪着裴冷,这件事众所周知,这若让陆晴夏住进了裴家,近水楼台先得月,她陆晴春还有什么机会!“大小姐说的什么话,你的房间一直给你留着呢,吴妈,还不上去给大小姐收拾!”刘萍立马转变了脸色,一个劲地给吴妈使眼色。大小姐的房间早就被陆晴春霸占了,这是要给陆晴夏腾出来的意思吗?陆晴春*心有不甘,但又怕陆晴夏真的住进裴家,只好隐忍着不发。陆晴夏长长舒了口恶气,她满意的勾了勾嘴角,扭头冲一直盯着她的裴冷眨了眨眼睛,裴冷神色一冷,扭过了头,“可以走了?”他们一转身,陆家人脸上挂着的笑瞬间荡然无存,陆晴春狠狠磨牙,“她还真是嘚瑟,裴少什么时候正眼看过她,她还不知死活,等裴老爷子寿宴一过,就是她现原形的时候了!”“我陆家与裴家的联姻是铁打的,这陆晴夏还是如此顽固不化,就算她嫁进裴家对我们也没有半点好处,只怕是弄得裴家人人厌恶,到时候只会连累我陆家!”陆德远重重斥道。

听这意思,他是打算彻底放弃陆晴夏这个女儿呢?刘萍大喜,赶紧温柔道:“老爷,要说起女儿来,陆晴春哪点不比她孝顺,又温柔识大体,哪像她啊,粗*鲁得跟个小太妹似的,陆晴春是最想为她爸爸分忧的了!”“是啊,爸爸,我若嫁进裴家,一定与裴家处好关系,以后咱们陆家的生意还怕做得不够大吗?”陆晴春适时笑道。陆德远看了看眼前乖巧的女儿,又看向消失在门口的顽劣身影,他冷冷一哼,“且让她过了裴老爷子的寿宴,到时候还由得了她吗?”悍马的外形犹如他名字一样彪悍,裴冷似乎对这款车有种由衷的喜好,不过这车比三年前改装得还要精良,陆晴夏拍了拍车身,打开车门跳了上去。裴冷冷嗤一声,“你这上车动作是全球最丑的!”“你这车还坐过其他的女人?”陆晴夏拍着座椅随口一问。“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也与你无关!”能坐他裴冷副驾驶的女人本就不多,何况宋影一直不喜欢悍马,嫌它没有情调,所以这辆车的副驾驶座的确未坐过其他女人!他凝眉看她,她已经自顾自系好了安全带,喜滋滋地打量着车内的陈设,那句要赶她下车的话堵在了喉咙口。“悍马的动力果然不容小觑,就像是一匹奔腾的千里马,只是这城市道路,倒是大材小用了!”陆晴夏一路都在欣赏着悍马,眼神里流露出由衷的喜欢,“这次改装,花了不少钱吧?”一提到钱,裴冷难得缓和的脸色一下子又绷了起来,陆晴夏一愣,随即笑道:“裴少这表情不会是在心疼钱吧?”她无辜地耸耸肩,“你钱包里的现金只够买点普通的衣服,可我是贵族小姐耶,不穿奢侈品配得上我的身份吗?”她不是物质主义者,也并不虚荣,但有时候必要的一些物质条件,却可以成为一种有力的武器!“所以,你从我卡里刷走了五百万?”“我没打算买的,就想试试裴少的密码是不是宋大美人的生日,你猜怎么着?居然真的是,然后一刷就花了那么多钱,不好意思啊!”她一脸无辜的笑,说着抱歉,脸上却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很享受这种折腾他的感觉,裴冷恼的就是这点,“五百万?就当我打发乞丐了!”“裴少出手阔绰,三年未变啊!”她狗血笑道,“只是,裴少的密码这么容易被人知晓,会不会有点危险?万一……”“在京城,谁敢取我的钱?”他邪肆一笑,狂傲得不可一世,那冷硬的侧脸是不容侵犯的霸气。陆晴夏很想指指自己,又怕这一指真的惹恼了这阎王,她吸了吸鼻子,乖巧坐着,“怎么不是去裴家的方向?”“裴家在准备爷爷的寿宴,爷爷不喜欢吵烦,暂时住在别院!”“是吗?裴少不解释,我还以为把我拉到这荒郊野岭的,您打算先奸后杀呢,真是吓死宝宝了!”

瞪了眼她耍宝的样子,裴冷出口的话又直又冷,“陆晴夏,别再抱有什么幻想,不要妄想着利用爷爷的宠爱,利用我暂时对你的迁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等爷爷寿宴一完,我会亲自送你出国!”陆晴夏脸色骤冷,“裴少果然火眼金睛,连我利用你顺便打压了下陆家也被看出来了,不过不劳你费心,等我做完我该做的,我自然会离开!”悍马一停,她推开车门果决下车,如同一只翩翩蝴蝶般飞向了别院门口的老人,只是那纤瘦的背影有着以前没有的孤傲倔强!“爷爷!”她半跪着扑在老人的怀里,三年光阴匆匆,一时间她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自小到大除了妈妈与哥哥,对她最好最包容的人是爷爷,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那时候她太小,对爷爷的感情只是依恋,甚至贪恋着他的宠爱,也因此恃宠而骄,变得蛮横不讲理,好几次连他都暗暗叹息,她却不以为意仍旧我行我素,对这位老人,她何时有多真正的爱和孝顺?陆晴夏抬眸看着已经衰老的爷爷,若不是他身体健朗,只怕她现在看见的只是他孤冷的墓,连醒悟后想尽的孝顺都不能了!还好她回来了,上天给了她一次恍若重生的机会,她定要好好孝顺爷爷,好好对待每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再也不让这些人失望伤心,再也不会受小人摆布!“傻丫头,哭什么?爷爷还没死呢!”裴啸天握着她的手,给她擦了擦眼泪,一世坚强的老人,在看见少女那夺眶而出的眼泪后,还是禁不住湿*了眼眶。这丫头变了,从她看他的眼神,他就知道,好,是他的好丫头!短短三年,已经悔悟过去,懂得了感恩懂得了爱,这个恍如重生的丫头,值得他宠!“爷爷怎么会死呢?晴夏不让爷爷死!”陆晴夏抬手,抹去了老人浑浊的泪水,“晴夏还没有好好孝顺爷爷呢,您要给我这个机会哦!”“我的晴夏回来了,爷爷怎么舍得死,快,跟爷爷进来,爷爷有好东西给你看!”八十高龄的老人,顷刻间像是年轻了十几岁,兴致勃勃的拉着陆晴夏谈天说地。照顾老人的黄管家看得连连感叹,“这陆晴夏啊,就是老太爷的一块心病,如今病也好了,老太爷会长命百岁咯!”裴冷笔挺站在日光下,深邃的眸直盯着远处小心翼翼推着老人的女子,他嘴角森冷一勾,她是真醒悟,还是假孝顺?时势驱使,谁都会选择这偌大稳定的靠山,就如当年的她,不就是用假惺惺的孝顺骗取爷爷的放任宠溺,在京城里肆意横行的吗?结果又如何?自取灭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