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你很难,但我想试试

忍了好久不去找你,可是最后还是没忍住。一次次给你发消息,告诉我今天做了什么,去了哪里,心情如何。还告诉你我明天想去哪里,明天的早晚餐想吃什么。

多希望你会像之前那样,在我按下发送键的下一秒,突然就出现在我眼前。告诉我你准备去做饭,或者去洗衣服,又或者是要去忙别的事。

她向来如此,一眼便看穿我的心思。但她说的是对的。我放弃了喜欢你,放弃了希望你也能喜欢我的奢望。

前段时间,看猎场。在熊青春和郑秋冬说分手时,郑秋冬红着眼眶,说:我们人都是这样,总是生活在自己的过去里。人们会用一秒的时间来认识一个人,用一小时的时间喜欢一个人。但最后,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掉一个人。

你看多可笑,我也是如此。我自顾自的喜欢了你那么久,来的时候满腔热血,无所顾忌。走的时候,丢盔弃甲,仓惶逃离,满目疮痍。

我用自己编织的幻想和美梦,自欺欺人地自导自演着。舞台上,没有镁光灯。舞台下,没有观众。没人告诉我,这出戏何时该收场,又该以怎样的方式收场。

对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已经几天没有拍住宿对面的青山和夕阳了。也不会为了给你拍几张落日图,爬上很高的楼层。

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要给我看冬天的雪景吗?你还记得我厚脸皮跟你要的那些图片吗?还记得你当初第一次跟我说话是在几月份吗?

给你写的信,只写了两封就被我搁置了。这些没有署名,也没有收件人的信封,我写不下去了,不敢写下去了。

多少次,想离开有你的地方,想删掉所有和你有关的联系方式。但又多少次,忍下来了。因为心里那点仅存的最后一丝希望,很倔强,不肯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