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y

「回去正好……回去正好……哈哈哈哈哈……」青衣男子摇着手里那早已空空如也的酒瓶,口里不清不楚地嘟囔着。

其中一个贼喝道:「把钱拿出来爷们就饶你一次!」另一个贼人已然揪住了王隐敞开的前襟,扬起了拳头像是准备砸下去。

王隐一抹嘴边的血丝,右手试着撑起身子,「都说了没钱你们就是不信!」「操,让我打爆你这贱嘴!看你还口硬不口硬!」

那男子狠狠地踹了其中一个贼人一脚,啐了一口,骂道:「给我滚,要不是五师兄你们就回去见祖宗了。

那跳动的胸口使隆起的小山磨蹭着王隐,他不为所动,「哦?那二师兄回来了没有啊?」何冲笑着说:「二师兄早就回来了,河间狼跑来江南不是找死吗。

「哈哈哈哈,我这下厉害不厉害?」王十四松开了按住女子后脑的右手,女子如临大赦,急忙吐出火龙,娇喘连连,「您老就会变着法子折磨人家……」

少女长相标致自不必说,不可多得的是那一双足以勾魂摄魄的眼睛,配合上已然发育的娇嫩身体,真可谓极品尤物了。

轻轻含住,舌头绕着坚硬的乳头打转,牙齿轻咬,并往外拉……女孩在王十四成熟的技巧前显得不堪一击。

王十四左手把女孩双手按在头上并支撑着身体,右手则是抓住右边乳房不放,五指交替用力,时轻时重,时急时缓,把个小山搓成百般摸样。

则是有节奏得抽动着,每一下都敲击着少女的最深处,棱角分明的龙头则是刮着周围的肉壁,引得敏感的嫩肉阵阵收缩,把火龙包得更为密实。

「啊,我不行了,慢点……慢点……」少女开始求饶,由于双手被固定在头上,只得扭动腰肢以躲避逐渐加快的进攻。

少女的腰肢已然弯成弓弩一般,王十四却是放慢了速度,但加大了每一下冲击的力度,火龙以猛烈撞击花心来获得快感。

男子还嫌不过瘾,用左手抓住少女脚踝,把少女双腿拉直,右手又到了胸前兴风作浪,少女泛红的前胸指痕就没消失过。

一阵津液交欢之后,王十四用手摁住少女双腿,低头看着火龙进攻桃源洞的壮观景象:进进出出引得花瓣时隐时现。

他身旁站着的大徒弟秦启一看到王隐踏入秋草厅,就低声喝着:「你这小子,还不快点过来见过师父!」

王十四大喝着:「你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不辞而别也就算了,流连青楼毫无大志,还把青山派的佩剑当了换钱继续花天酒地,传出去成何体统,我青山派还有什么脸面!你自问对得起那把青山派的佩剑么!」「爹不也很推崇『赢得青楼薄幸名』的杜樊川么?」

王十四怒不可遏,「你,你……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子!你去玉人峰吧,罚你守护听萧阁三个月不得下山,你好好反省一下!」

随着年龄的增长王隐对这种拘束的生活更是不满,经常违反门派的规条,久而久之父子的矛盾也就越来越大。

王隐倒是暗自庆幸父亲把自己「流放」到后山玉人峰上,那里虽然是偏远了一点,但也是难得的清静之地,也正好可以躲开师兄弟们的冷嘲热讽。

现实也就何冲兄妹,六妹王水儿和他关系比较好,大师兄和二哥对他倒是不冷不热,其余师兄妹和他的关系都不太好。

何冲兄妹帮着他把东西搬去听萧阁,何冲倒是有点担心:「五师兄在这边可不要再搞出什么事情了,别再刺激师父了。

一个半裸少女在地上跑了过来:四脚着地,披着背心,撅起,口衔长鞭,像狗一般从后厅「跑」来。

王隐倒是起了恻隐之心「这,她既然认错了,三哥可否饶过她一回?」王山闪亮的黑纱已然盯着跪在地上侍女,狠狠地道:「哼,你想饶她?她还不答应呢。

原来他来到后山这几天一直独处,本来就是强烈的年龄,再看到这令人血脉贲张的场景,叫他如何受到了。

王十四最小的儿子王迢似乎故意地问着他:「五哥怎么不来啊?」王十四脸色一变,「别提那窝囊货,我们吃饭。

」何泳急了,抬头说:「师兄哪里不舒服了,泳儿可以帮你吗?」王隐把她的小手引导向胯下,「师兄这里很辛苦,泳儿愿意解救我吗?」一边把这她的小手在轻轻套弄玉箫。

两条长舌纠缠在一起的时候,王隐右手已找到了她胸前衣衫的开襟处,魔爪伸了进去,轻轻地在胸前两边游走着。

胸前两个小笋跳了出来,一来她身形娇小,二来她并没有经受充足的「」,乳基没有扩展开来,故而已而不算小的双乳还是尖尖的。

右边尖笋则是被两只手指捏住往外拔,然后还转动着笋尖,把原本已经坚挺的小珠玩弄得从粉色转为红色。

这一瞬间很长,何泳伸长了脖子想亲眼看看这人生奇妙的一刻;这一瞬间又很短,就是王隐对准洞口玉萧一进一出的事情。

没有意料之中的惨叫,何泳双手抓紧床单,出了一身冷汗,虽是难受的痛,但是她感到的是无比的幸福,起码在这一刻肯定是这样的。

正在他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动作的时候,听到何泳轻声说:「师兄,请你快一点,我下面有点痒……」说到后面几乎听不清楚了,但是王隐如临大赦一般,立即挺动腰杆卖力运作。

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虽然何泳已是泄了2次,但王隐忍了这么多天来的邪火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的。

何泳一开始还能勉强用双手撑着身子,后来抵挡不住如潮的攻势,一下一下的啪啪声「震撼」着她的身心,直接正门朝下伏在了床上。

「师妹,顶住,师兄要来了……」「哦!哦!噢!噢……啊……」白汁喷洒在花心的同一刻,何泳也再次到达了。

论心计,他尽得他爹的谋士「铁索横江」习伯希的真传;论武功,他已击败了不少成名高手;论身体,更是长得高大俊逸,床上功夫一点也不比他父兄差。

」说罢「啪」地一声打在身下少女雪白浑圆的上,少女「嗯」地闷哼一声,向后迎送地更加欢快。

少女喘着粗气道:「谁,谁……会喜欢那个窝囊货啊!啊啊……听何……何冲说,说……他被两个不会武功的打到,也不会还手啊。

王迢继续说,「要不你去勾引一下他啊哈!看他懂不懂得怎么插也好……哈哈哈哈,找个时间得试一下。

座下的有王十四的师弟周恪训,现在是青山派的,负责保护门派驻地的安全;与恪训相对地坐在王十四另一边的则是王十四的谋士「铁索横江」习伯希;坐王十四对面的则是江湖人称「铜锤铁汉」的易成钢。

」原来这些年青山派的强势崛起已然威胁到了江南传统豪强热血门在江南的独尊地位了,这一两年来两派小摩擦不断,很多有识之士断言两派已无和平相处的可能性。

王十四一摆手,说道:「成钢,别冲动,这晚叫你们来就是想仔细揣摩揣摩,如何能够更好地应对当前局面。

易成钢不服:「当年汉口三杰不也是如日中天吗?还不是被我们大白天在汉阳干了个底朝天,热血门?怕个屌!」习伯希摇摇头,笑道:「那不同,当年我们是瞒天过海,出其不意地集中优势力量去奔袭。

我们去偷袭不是被抓个正着吗?」王十四也明白这个道理,继续探讨着:「难道真要开战?正面一战不可避免的话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周恪训道:「这样看来,之前他们门主雷霸竟然想让六小姐许配给他那白痴儿子,就是想羞辱我们青山派,激怒我们罢了。

」王十四一拍桌子「混账,要我水儿?断无可能!宁愿一战,即使玉石俱焚,我王十四也是不会屈膝投降的。

习伯希起身移步到了地图之前,比划着地图三个的红点,说道「诸位请看,这是他们热血门这几年为了防御我们势力南扩所新增的三个堂口。

热血门现在一共也就7个堂口,但是他们要从以前四个堂口的人手以及装备调配到七个地方,必然会分散了各个堂口的力量。

周恪训也懂了,「也就是说,我们如果集中力量攻击他分散的堂口,就能取得局部的优势?」王十四还是很谨慎,「虽然如此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现在我们捉到的探子已然这么多,没捉到的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而我们则对他们的进攻计划和布防一点都不清楚。

王十四等人也来到了地图前面,周恪训指着最突出的一个红点说:「这狂风堂位置最为突前,像楔子一样钉在了我们势力范围内,对我们威胁最大。

」军师习伯希也点头道:「至于其余的两个堂口,洪水堂和烈火堂,一来地形不熟,二来距离我方太远深入敌阵并不稳妥。

每次大战,无论如何,在最终决策之前王十四都要一个人在晚上深思熟虑,第二天清早再做出决定,这次也不例外。

迟些时候一定找个极品来孝敬军师您,啊!一定……」「哈哈哈哈,这个日后再说!说定了!日后再说……」

」「没有没有……」「哼!」「王迢有罪,让七师姐久等了……来来来,师弟来好好孝敬孝敬师姐,今晚一定尽力而为,绝对令你满意。

不出其然,随着年龄渐长,李飞凤果然是越来越漂亮,一对丹凤眼勾魂摄魄,整个人就散发着妩媚的气息。

「师姐,来一个……唔……」两人已吻在了一起,缠绕的两条舌头不依不舍,一时缠斗在你口中一会儿又回到我口里,好一副香艳的春光。

飞凤本就不是什么贞洁仕女,手下当然没有闲着:左手抚摸着沉睡的大蛇,右手则探进了王迢前胸的衣襟内。

她可不像何泳那般青涩,她的前胸饱经开发,不可能呈现何泳那般尖笋状,而又未及生育,故而是两座坚挺的小山。

李飞凤自然懂得「打蛇随棍上」这个道理,顺势就扒下了王迢的裤子,巨蛇速度弹了出来,扬起了威武霸气的三角铁头,渗着毒液。

王迢岂会任由李飞凤摆布,双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把她脱了个精光,正在细细地抚摸着她滑腻的后背呢。

李飞凤调戏着年幼的师弟:「你还是太年轻了……」用舌头把右手上沾染的毒液一一吮吸干净,左手勾在了王迢的下巴,引诱着他。

李飞凤在上面,低头用小口情理着大蛇上刚才喷洒而出的毒液;王迢身子在下,双手掰开师姐大腿分别放在两边,准备口手齐用,对桃源洞发动一番攻势以挽回颜面。

李飞凤左手扶稳蛇身,用小口把蛇头整个含在嘴里,香舌绕着圈儿地在情理着,右手勉力撑着上身,双腿在跪在王迢腰边。

王迢有心在这里扳回一城挽回颜面,故而挑弄得极为用心,对付花蒂也是用尽了手法,一回儿拨弄一回儿捏夹……而玩腻了外围之后则是探索幽径了,此时芳草已然湿透了。

吞吐过程中双唇始终不离开蛇头,吐出来的时候犹如轻吻一般紧贴;吞进去也并非大口张合,而是贴着蛇头随着它的增大而增大。

他不甘失败,食中二指再行冲击,这次可是稍微撑开了幽径,他也不是随意进去参观,在里面一番挖弄挠刮。

他得意地拍着李飞凤的「我的师姐哟~这就坚持不住啦?」李飞凤才理顺气息,断断续续地说着:「哼,刚,刚才……刚才是谁,被,被我摸两下……

「古有西汉陈汤」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现在我青山派已经被热血门踩上门来了!」王十四顿了一顿。

与其当它热血门准备完毕拿我开刀,不如反客为主,先发制人!「王十四环视了一下众人,」经过我们详尽的分析,对热血门的突袭计划如下安排:「我作为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带队出击;恪训师弟和秦启留守此地。

堂口应该坐落在牛头岗山腰上,上山的道路至少有三条,但是都不太好走,后山也有一些小径能拐过去,但是一旦被伏击将没有退路。

王十四指着自己的大儿子王青,「尤其是你啊王青,戒骄戒躁才能有所作为,懂吗?」「爹啊,这番话你跟我说了不下十次了。

「师父,热血门那边狂风堂现在是何人把守?」「应该是那个号称『一棍挑江东』的冯愈强,那人擅使一条齐眉棍,也算是他们热血门有数的一个高手了。

」「呵呵,启儿啊,你就是有时候太谨慎了,学了你那周师叔罢?我们几乎倾巢而出,还怕他一个冯愈强不成?」秦启讪讪地傻笑着。

一直沉默的四徒弟张浩突然开口,「如果对面也在狂风堂集结重兵怎么办?」王十四呵呵一笑,「呵,做每件事都有风险,只能够在事前做好分析探讨从得出最优选择。

」原来这个四徒弟张浩,很喜欢转牛角尖,想问题不够全面,这性格也导致了他的剑法向着走偏走奇的奇怪路子发展。

他师父,也就是王十四的武功走的是正统路子,同一个师父他的师兄弟也没什么异样,敌人哪里知道就他爱剑走偏锋,故而经常能打得敌人措手不及。

自大娘死后,她更加地不喜欢与别人来往,犹似一座冰山,给人冷冰冰的感觉,与名字中的江南「二字格格不入。

「我原本以为你在这里终日沉湎酒色,不料你竟然在这里清修?」她的声音仿佛也从冰雪中飘来一样,冷冷地,听着令人很不舒服。

「噢?那九师姐前几天身体不舒服又是怎么一回事?」「这,这……我,我怎么知道……」王隐这下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而王江南则是青山派里面公认的四位美女之首,她可谓集三人之长,美得令人怦然心动却又美得不敢让人有丝毫歪念。

原来王隐之前自暴自弃,不但是因为在门派里被父亲鄙视,被师兄弟们耻笑疏远,而且是他喜欢上了不能喜欢的人:他的妹妹王江南。

而他一联想到自己的难产而死的母亲只是一个无名无份的侍女,使他始终得不到父亲的喜爱与重视,也只能感叹命运弄人了。

反正王隐这几年来一直纠结于此,经常莫名地就心烦意乱,只能运气理顺,不知不觉间反倒是提升了内力。

王江南走了几步,开口道:「其他师兄弟大多都希望能和我多待一会儿,你却沉醉于那水墨丹青,很好。

这颠覆了王隐的原有认知!周恪训师叔在他眼里是一个慈祥的长辈,对他们这些后辈一向都很是关照,是个老好人。

「你最好一剑劈了我,不然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哈哈,我的姑奶奶哟,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你爹外出一时半会儿肯定回不来,这段时间你就是我的最好的玩具。

双手在用力地推搡着周恪训低伏在她颈脖上的头,希望能减免被到处乱舔的屈辱,虽然颈上已是的吻痕,还有几个疯狂的牙印。

王隐的下面的玉箫已经竖了起来,他竟然想继续看下去,好好看着心中高高在上的女神是如何被的。

周恪训还要在言语上羞辱江南,「你这,大白天的跑上去玉人峰干什么?求王山那你吗?」「没有。

「哦,那应该是跑到听萧阁找你的风流哥哥了?听说前些天何泳才主动跑上去送逼,你爹一走就这么急不可耐了么?还是何泳告诉你王隐那会儿很厉害?哈哈哈」这次江南直接把头扭到一边,无视了他的污言秽语。

「怎么了?不话可说了吧!说!你说!什么时候被他破的处?」周恪训越来越兴奋,得越来越用力。

周恪训把江南的两条长腿并在一起用左手抓住,高举过顶,右手一把拨开了江南挡在胸前的右手,狠狠地抓了下去。

此刻,门外的第三者,可怜人王隐,只能看不能吃,肿胀欲裂,呼吸加重,右手甚至有的冲动。

「凭什么他是掌门我却什么都不是?哼,若不是师父偏心把门派秘籍偷偷地传给他,现在武功孰高孰低还不一定呢。

」周恪训把对王十四的不满和怨恨尽数发泄在江南身上,冲刺一下猛比一下猛,连子孙袋也是一下下地拍打江南的双臀。

「你哭吧,哭也没用,他们都出去了,谁会来救你!你那个三哥王山,终日沉溺在性的世界里,都几年没下来了。

让你尝一下爷的手段,待会儿定要叫你发情发浪!」抵挡了一阵,江南的防线终于崩溃,不自觉地起来:「啊,啊啊……啊……」

王隐早知周恪训不喜变通,在旁边的时候已经通过计算把潜在的对战情况都在脑中演绎了一遍,现在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周恪训之前还在边缘,这下突然地精神又高度紧张,自然地就腰间一紧马眼一松,浑身一颤,喷射而出。

武林上,战斗中胜负的决定性因素并不全是内力和招式,还包括心态,智慧,地形,战术等等很多其他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