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他进入了我细节描述

我拿起手机,确实是路完的短信,简单的问候,看我到没到宿舍,我捏着手机和他腻歪了一阵便打发掉了,然后打开了电脑。

在确认交换身体的那天早上,我就把我和她包括QQ、校内网在内的所有社交账号密码都修改掉了,如今我变成了陈茜,还不知道真正的自己那边是什么情况,所以登录上了之前自己的校内网账号,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情况。

此刻我充满疑惑,下意识打开了我之前的QQ邮箱,发现除了垃圾广告邮件之外什么都没有,不禁更加纳闷。

我又回头去看站内信,寄信人没错,内容也就一句话,反过来倒过去地看也没什么玄机,难道只是为了耍我随便发的么。

原来如此,校内网上展示给所有人看的个人信息里,留的是我的QQ小号,那个号专门加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如果路完查我的资料,那必然以为这个是我的联络方式。

经过一番冥思苦想,我终于回忆起那个废弃已久QQ号的密码,登录进去,果然在邮箱发现一封邮件,正文很简单,只有四个字:慢慢欣赏。

视频里女友白皙的胴体被路完狠狠地压在身下,一对浑圆的,被他肆意揉搓着,每隔一会就会有窒息般的热吻,背景音中始终环绕着啪啪的声响,路完就像一只野兽,拼命地攫取着女友每一寸纯洁,他一手卡着女友的腰,一手扶着女友的长腿,女友纤细的小腿和绵软的小脚丫在半空中随着他的而颤动着,像是风雨中不胜摧残的一支花茎,而那一声声我从来没听过的如此销魂的也久久萦绕。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似乎要被生生撕裂开来,这次不再是酸涩的青汁,而是奔涌的黑色浪潮,席卷全身,手脚不由自主地发抖,虽然这一切都是我自导自演的戏,但从第三方的视角看去,还是低估了它的震撼程度,剧烈的心痛过后,是一种奇异的快感,仿佛刚才随着从心底喷薄出的黑色物质有只隐藏在最深处的妖冶花朵头一次展现出自己的姿态,以痛苦为壤,用背叛灌溉,生长出的诡异生物,侵蚀着神经,并向全身传递着又痛又快的信息素,散发出令人醺然欲醉的恶毒馨香。

将我从游离态唤回的是QQ的新邮件提醒音,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指甲已深陷掌中,牙床业已因过力的咬合而发酸。

又是一封路完发来的信:怎么样,看得还爽么,要不要我加我QQ,我给你仔细描述一下,呵呵,我已经加你了,验证通过一下吧,你那么喜欢陈茜,就不想了解她更多么,毕竟分手后还是会想她的吧。

随即,他便发来了消息:「怎么样,从来没见过吧,是不是比看A片爽多了,哈哈」屈辱感再次淹没心脏,也不知该怎么表现才不至于让自己看起来太失败。

「好吧,我就当你是默认了,怎么样,我够意思吧,这可是陈茜的宝贵记录啊,你得好好保存起来。

「哈,不闹了,你要是去陈茜那告发我,我就把这个发到网上,你那么喜欢陈茜,肯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对吧。

「哎,这种撬了别人女朋友再回来跟前任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尤其是你女朋友还是我给破的处,哈哈哈哈哈!」

看着一条条讯息堆叠,我早已麻木,如果说刚才是被践踏的痛觉带来的快感,那现在已经被辗碾成泥了。

这时候,窗口里又蹦出一条讯息:「想想你还真是没用啊,跟陈茜处了这么久都没拿下她,我还不是分分钟手到擒来,其实你也不用太沮丧,因为陈茜对我是真爱,所以她愿意给我,毕竟她对你也没那么深的感情,你觉得我说的对不,要不然我们验证一下吧。

我大概知道他要做什么了,那种施虐与受虐两面一体的感觉像是被装在一只坠落的玻璃杯中,如果我无视路完的消息,那便能稳稳地接住杯子,不让这一切更糟,然而我缓缓地伸出手,不是去接杯子,而是伸向键盘:「在,怎么了?」

「害什么羞嘛,你看我就很诚实,宝贝,我想揉你胸,揉你,想吃你的小舌头,还有下面那个夹死人的水帘洞哈。

「我哪欺负你了,你又不是没跟它亲密接触过,那我问你,你是不是想我下面那根又粗又长又热能把你插得欲仙欲死的了?」

「真听话,记得来之前洗白白哦,这两天多吃点好的,没事跑跑步做做仰卧起坐,不然到时候被我干得起不来床。

结束完这一段对话,我才发现自己已几近虚脱,浑身战栗得牙齿咯咯作响,明知道对方根本就是在玩弄女友,还以她的身份交出真心,交出肉体,这种糟蹋女友的快感几乎令我灵魂出窍,在我曾经的性幻想里,就曾想象过女友会是那种一旦打开心扉,便对对方百依百顺的类型,好多次都是沉浸在这种幻想里达到极乐境界,如今,对女友清纯的践踏,真心实意的喂狗,那种类似报复又类似绿色的快感令我忘乎所以,内心滋生出更凶猛恐怖的渴望,占据这具幻想过无数次的肉体的,不再是我,而是恶魔,并且正在一步步将女友拉入污秽入髓的沼泽深渊。

这时,路完将刚才我们的聊天记录发给了我的小号:「怎么样啊,陈茜现在对我可是迷恋得很啊,周末她的时候要不要再给你录一下音。

让你知道她到底有多爱我啊,哈哈哈哈!」看着路完的消息,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那种背后导演一切的感觉让他在我面前显得渺小,而即将这个被仇视的渺小家伙在我身体上肆虐,绿色的血液又燃烧了起来,我移动鼠标,关掉了小号,然后在陈茜的QQ上给他回了信息:「爱你哦,老公,么么哒~」?

坐在通往路完学校的公交车上,窗外是曾经和女友一起走过的街景,在我们分别两地谈恋爱的时候,我一个人经常会想起女友,就像很多人都在脑中为自己以后的另一半描绘过很多次形象一样,当陈茜出现在我眼前时,三千世界的幻想都被当下这真实轮廓所击碎,她没有艾莉婕的甜美容颜,没有苏菲玛索的娴静气质,没有雨宫琴音的充血身材,但无疑,她的存在却代表着我及至宇宙边际的美好想象都成为了现实,代表了一种无论何时想起都会偷笑的幸福,让我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待我不薄,在它缤纷绚丽的万花筒中摘下了一颗最闪耀的星赠予了我,从此整个次元都沉浸在爱情的琥珀里。

恋爱时她任何细微的举动都能触及我的幸福癔念,而失恋后,哪怕眼前熟悉的街景都让我有割肤之痛的错觉。

回忆起不久前在床上任由第三者亵玩的景象,极大地满足了我的报复,而现在,我将一步步操控着女友的躯体走向最黑暗的深渊,漆黑的电浆在我神经束上涌动,异样的火焰在心底升腾。

随着这种极度扭曲的心理快感在体内发酵,肉体也随之做出了反应,也不受控制地湿润起来,思维也从报复女友的路线上逐渐转到与路完疯狂的细节里,胸前他温暖宽大的手掌,喷洒在我脖颈最敏感处的炽热浊息,还有用我身体最深处最敏感的腔室所感受到的巨大坚挺极具侵略性的……我感到此刻一股暖流自我小腹深处流淌出来,由于我穿的是短裙,夹紧双腿时的空气翕动带来微微凉意,我便知道,纯棉已经被润湿。

下了车之后,我的幻想也随着即将出卖女友的心情而越发汹涌,几乎每走一步都有星星点点的淫液滴落在上,现在我已经可以肯定,差不多都湿透了。

」说完他便跑向一边,而他的那些球友纷纷聚了过来,为首的是个又黑又高又壮的男子,他嘻嘻哈哈地指挥其余人跟我打招呼:「哎哟,嫂子来啦,嫂子好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正,路哥的室友,早就听路哥说他有个大美女老婆,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幸会幸会,来来,大家跟嫂子问好。

这时路完也回来了,手看似不经意地在我处滑动,大声呵斥着他们:「去去去,别调戏我老婆,你们玩你们的,我先走了。

」「哎,有女人的就是不一样,路哥你小心点啊,别到时候闪到了腰,你要是不行,一个电话,我随时乐意帮忙。

「这有什么的,做人要诚实,就像我这样,」说着,他从后面伸手来抓我的胸,「我就很想你这对又白又圆的。

「不信你摸摸看,」他便拽着我的手去摸他的裤裆,「我每天早上都是想你想得硬醒的,刚才一见你就硬得不得了。

我拉过他的手,探向我的裙底的,他指尖碰到我时神情明显楞了一下,然后整个手覆了上去,运动过后他的手掌很热,加上这时的很敏感,我几乎叫出声来,而他的表情也由惊讶变成了惊喜。

「来的路上想起你就这样了,」我装作无辜楚楚可怜地看着他,手中感觉他的胯下又大了几分,「你说我想不想你。

路完急吼吼地赶路,用吃人的眼神催促着宾馆前台的服务员,一拿到房卡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我走向房间。

房门关上那一刻,他把背包一扔,便急不可耐地把我按在门上开始吻我,一愣神的时间里,我的香舌已被他吸入口中,整个人的力气也似乎被他吸走,只能无力地任他品尝咂摸。

他双手也在我身上上下游走,今天我上身穿的是一件紧致的短袖T恤,这时已被他撩起,露出包裹的,弹指之间又被他解去,那对浑圆白嫩的便跳脱出来,他双手粗暴地揉捏着,像是地狱里的色中饿鬼。

「洗什么澡,老子现在就要!」他牛一般喘着粗气,火热的吐息在我们面前盘绕,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热腾腾的阳刚气息,胸前两粒红樱桃被他压在手掌下,这个都似乎由他的手引燃,身体里那个火种顿时变成了漫山遍野的野火,感觉自己下面要被淫液淹没了,我也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双臂无力地揽住他的脖子。

「等不及了!就在这先一次!」他掀起我的短裙,发现我的比刚才更湿了,登时变得更加狂躁,一把扯掉我的,我配合地收起,又让顺利地滑下双腿,把脚从其中一侧拿了出来,双腿间已再无障碍阻挡他,他也迅速地扯掉运动裤和,甩掉鞋,双手托着我的,将我整个人抬了起来,而我也下意识地分开大腿,夹在他粗壮的腰间。

无需对准,像是阴阳间最自然的牵引,路完的「咕唧」一声顺利地没根全入,顶到了我的最深处。

「啊……」「哦……」我俩同时发出一声满足至极的,路完的热度和硬度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几乎是上次的一倍,炙烤着我柔嫩的肉壁,之前路上所有的难耐都被这一下所缓解,我双腿不由地夹紧,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缠附在他身上,任由他宽阔的胸膛压扁我的,还希望他能更用力地蹂躏我的胸。

「老公,我好想你……」我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我好想你这根又大又热又硬的……好想你狠狠地干我……」

路完放佛红了眼,立刻抵着门,开始剧烈地运动,光是插进来就已经体验到快感的浪头,这下更是混合着海啸向我兜头袭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忘情地着,「咕唧咕唧」像是全力在雨天泥泞的路上奔跑的踩水声不绝于耳,我们交合处阴阳汇聚的气息随着他每次抽出又插入慢慢升腾起来,搅得我又是一阵意乱情迷,我感觉到混着汗水,顺着我的正在凝成滴,我不禁双脚勾住他的后腰,让他更加深入地肏干我,而他像攻城锤一样,一下下用力轰击着我的,撞得身后的门咚咚作响,估计整个走廊都能听到。

他吻住我,双手抓着我的,我的后背全靠门的支撑,这个姿势更方便他施展,他借助双手,插入时将我拉向他,胯下动作不停,频率却比刚才更快,这一下直接将我送到了极乐巅峰,我死死地抱住他,希望他能继续加速,让我体验到无限拔高的快感,这回时发出的啪啪声比刚才撞门的声音还要响。

「啊啊啊!好舒服……我要被你干死了!!!!」我尖叫着达到了,然而路完并没有放过我,在我最敏感的时候,他速度不减反增,这一下简直要了我的命。

「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我尖叫着,像是溺水者寻找求生木板,几乎把自己镶进路完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