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货跪下撅好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x

自从大一的暑假在宿舍里不小心看到室友的男朋友留下来的A片之后,萤光幕上那男欢女爱的画面便深烙在她纯洁的心灵上。

第一次看到那样激烈的场面,她捂起嘴巴和三分之二的眼睛,惊讶赞叹之余,三分之一的视线却从头到尾将那部A片偷偷给看完了。

接着,她趁着室友张秀敏与男朋友在外通宵狂欢没有回来的空档,又从头到尾用快转的速度看了一遍那部A片。

某天晚上,林葳伶羡慕地望着那个刚洗完澡、只穿了件宽松睡衣走出浴室的张秀敏,那玲珑有致的姣好身材,就连身为女性的她都欣羡不已,更别提学校里那些猪哥男生了,哪一个见到张秀敏不是猛吹口哨兼猛流口水的。

「哪件事?」张秀敏原本还没有意识到林葳伶的问题,但当她抬头看到林葳伶的表情之后,马上就知道她想问她什幺了。

「会对这件事感到好奇是很正常的,葳伶,你就赶快去找个男朋友吧!跟男人做过之后会变漂亮喔!」张秀敏的食指开玩笑地滑过林葳伶滑顺的脸颊。

「当然是真的,受过爱情滋润的女人是最美丽的!」张秀敏起身离开林葳伶的床,将半干的头发用毛巾包裹住,然后回到自己床边擦起晚间的保养品。

不可否认的,她是很想体验啦!只要一想到脑海中那段赤裸男女交缠在一起的画面,还有那充满淫欲的声,她就忍不住全身悸动,血液快速飙动起来。

「你有喜欢的人吗?或是一直暗恋的人?」张秀敏并没有察觉到林葳伶千回百转的心思,她用双手在脸上拍打着清爽的化妆水。

「如果有的话,你就主动出击啊!男人是一种很没有节操的动物,只要女孩子主动出击,很少会失败的。

「找一个你喜欢的男人,一个你看得上眼的男人,把他拐到床上去,这样就可以满足你对的求知欲啦!」

过去她根本没有暗恋过任何男生的经验,所以自从她看过那卷A片之后,夜里她作的春梦中,男主角都是没有面孔的……

「葳伶,我一直觉得很纳闷,你为什幺都不交男朋友?印象中追你的男生很多啊!大一的时候不是吃了很多男生送的消夜吗?」

「那我想你对男生一点都不了解,你刚刚说的那些条件,只是你幻想中男朋友的样子,事实上符合这些条件的男生真的闷得要死,你要是真的交到这种男朋友,不用一个月你就会哭着要闹分手。

「秀敏,你真的要介绍男生给我认识吗?这样会不会太刻意了?而且你说我会被他们给吃干抹净?听起来好恐怖……」

」都已经大二了,她的确应该要试试看谈恋爱的感觉,之前一直没有遇到可以让她动心的男孩子,从现在开始,她要认真去寻找才行。

「在明德的面前当然要这样子表现罗!不过要是看到自己喜欢的帅哥的话,我还是会偷偷流口水的啦!」

「明天下课后我们一起吃晚餐,到上回去过的那家餐厅,我请明德多喊几个单身汉来跟你联谊,只要彼此都看对眼的话,那你就别客气罗!」

隔天,跷了一堂课回家刻意地妆扮自己一番,林葳伶走出家门准备赴约的时候还双手合十的朝外头的天空拜了三拜。

「害羞什幺?反正就大家几个朋友一起聚聚、吃吃饭而已嘛!明德也没特别跟他的朋友放话说我们今天这一摊是联谊啊!你自然一点,就当是认识新朋友。

张秀敏连忙将林葳伶拉进餐厅里,然后停在某根柱子后面远远地窥望着前方那桌正在彼此笑闹的男人们。

「谁啊?」林葳伶伸长脖子朝几个男生望过去,除了张秀敏的男友梁明德之外,四位都是她没看过的生面孔。

「看到没?坐在聚光灯下面那个,就是皮肤很黑的那一个男生!」张秀敏严正地警告林葳伶,「他啊!是我男朋友最要好的死党,同一个研究室的伙伴,可是我劝你不要喜欢上他比较好。

他长得好有型,浓眉大眼不说,还有个挺又丰厚的鼻子,再加上微微扬起的薄唇,一笑起来就像个超级发电机般地吸引着每个人的目光。

「自从他的女朋友变心爱上别的男人之后,他就开始对女性仇视起来,个性也变得怪怪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被他的外表给迷惑,虽然他长得很帅,连我都曾经对他流过口水,但是会受伤的喔!」张秀敏警告的说。

「我看应该也是他个性不太好的关系,所以女朋友才会跑掉,反正等会儿认识之后你就会知道了,他的确不是个适合当男朋友的类型。

「各位!注意一下这边,我给你们介绍一个大美人,这位是我的室友,她叫林葳伶,日文系二年级!」张秀敏郑重的向他们介绍林葳伶。

「我想有眼睛的人应该都看得出来吧!你一直凑过去找林彦承讲话,人问你话你就随随便便回答,要人家看不出来也难!」张秀敏拿出口红替自己补妆,抿了抿唇之后继续劝道:「我觉得小于和威志都很不错啊!个性好不说,又挺幽默,很懂得讨女生欢心,我看他们俩对你的印象好象也挺好的,你觉得怎幺样?」

「什幺怎幺样?」林葳伶凝视着眼前的大镜子,满心满眼都沉醉在脑海里那张没什幺表情的酷脸上,没有很认真的听室友的话。

「回神喔!专心听我讲话好不好?你要不要考虑小于和威志他们两个其中一个啊?像他们这种优秀青年可是很抢手的喔!」张秀敏再一次向林葳伶强调,「我跟你说,那个林彦承真的不行啦!」

「池真的是我梦想中的白马王子耶!」就是他了!她向镜子里的自己点头微笑,她知道自己已经找到春梦中男主角的脸庞了。

「你那是什幺笑容啊?葳伶,听我的劝,千万不要飞蛾扑火喔!你真的想倒追林彦承吗?他脾气很不好,对女生很坏,你会受伤的……」

「因为他是我男朋友最要好的死党啊!每次约吃饭都嘛是这种固定班底,我总不可能挑明了对他讲」因为我觉得你不好,所以今晚请你别来「吧?」

早知道就别膛这潼浑水了,她是好心好意想替葳伶介绍男朋友,不是要推她进火坑的,那个林彦承真的就跟火坑没什幺两样。

「而且事先我已经警告过你,千万不要被他的长相给骗了,他的个性跟外表实在是天差地别啊!」张秀敏补完口红之后,转过身像布道般的希望得到林葳伶的信服,「你自己说,他刚刚的反应是不是很差劲?你这幺热切的找话题想跟他聊天,结果呢?他像个冰块似的,老是闷不吭声,像他这种不上道的男人,真的不值得啦!」

刚刚她试了几次问了林彦承一些问题,想引诱他多说些话,但都得到他极冷淡的反应,反而是张秀敏说的那两个人,好象是叫李威志和于台生的吧!他们俩可是拚了命找话题跟她攀谈呢!

「那你帮我问问看明德嘛!林彦承他讨厌什幺?喜欢什幺?你多少给我一些关于他的情报,好让我多认识他一些……」

「明知道一定会碰钉子,你还是要倒追林彦承吗?」张秀敏看着劝也劝不听的室友,第一次发现林葳伶有如此任性的一面。

「谢谢你!秀敏,那我先出去了,我一定要乘机跟他多讲几句话,让他对我印象深刻一点!」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像个小女生般碰碰跳着出去。

林彦承认得这个女孩儿,上周五一群人一起吃饭,席间她挺烦人地一直找他讲话,无视他刻意冷着的一张脸,像个花痴般无所不用其极地找各种话题想跟他聊天。

在这幺近的距离下看着他好似会放电的晶亮双眸,林葳伶瞪大了双眼,尽情地记忆着他那张没有温度的面孔。

这条通往他住处后门的小巷子,一过晚上十点,根本不会有人通行,她跟在他后面,想必是找他有事罗?

林彦承没有耐性跟她耗下去,气象报告说今天傍晚开始有寒流来袭,但他中午出门时还艳阳高照,所以只穿一件长袖T恤就急急忙忙赶到研究室去,没想到这一次的气象预报这幺准确,入夜之后气温瞬间降低了将近十度,要不是回家这一路上他都快步走着的话,早就冷得发抖了。

一向就怕冷的他,最讨厌这种冷锋过境的日子,再加上这个月他手里有好多事在忙,上课、研究计画、专题报告等等的事搞成一团等着他处理,相对的睡眠时间就极其宝贵,有时眼睛几乎要自动合上了。

「那个……我……」一看到他的俊逸面孔就忍不住结巴的林葳伶,一方面是因为紧张,一方面也因为她今天实在没穿什幺御寒衣物,所以一停下追踪的脚步之后,便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你到底有什幺事?快点说!我可没空理你,外头实在很冷……」已经在研究室里忙了超过十个钟头,现在的他极需要睡眠,还有他温暖的被窝。

自从那天见过面之后,夜里她的梦中充满了他的身影,那些羞于启齿的梦境,男主角果然配上了他的脸孔……

「该死的!」居然下起雨来了!就知道他妈的气象报告一点都不准,明明说降雨机率是零!林彦承低声咒骂着。

林彦承盘起双腿坐在床上,已经换上温暖卫生衣的他要不是顾着自己的男性自尊,早就像条虫般钻进被子里去了。

「你到底想干嘛?」林彦承皱着眉头,他已经快要受不了室内的低温了,脑袋瓜也昏沉沉的,还有,他那超过十个小时对着研究室电脑的双眼已经非常、非常疲倦了。

林葳伶受不了房间内的低温,以及他冰冷的话语和冰冷的表情,她起身跃铺,像刚刚在外头那样,直接扑进他的怀里。

天底下为什幺会有长得这幺帅的男生呢?不管是眼睛、眉毛、鼻子还是嘴唇,每一个部位都让她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已经很久没有抱女人,在碰到软绵绵的身体之后,林彦承自动收拢手臂,将「人工暖炉」紧紧揽在怀里。

林葳伶像个小婴儿般蜷缩在林彦承的怀里,脸红心跳地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可是没一会儿工夫后竟听到他规律的呼吸声。

这个月,他的指导教授派了个烦死人的计画给他做,是业界某间非常著名的企管顾问公司的研究计画,虽然有一大笔的外快可以赚,但每天可是都累得像狗一样,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偷点儿空闻时间吃吃泡面兼猛灌咖啡提神,回到家就直接趴到床上呼呼大睡。

「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见到你的第一次开始,我就为你而疯狂了……」

林葳伶的视线柔柔地缠绕在林彦承身上的每个部位,好象光是看着他就愿意看到天长地久般,直到她也疲倦地闭上双眼……

林葳伶在梦境中反复呓语着,那令人耳根子发热的熟悉场景每个晚上都在折磨着她,今晚也不例外,她的手缠上男人坚实的胸膛,恣意地游移着,发烫的小脸也在其间柔柔磨蹭,像只撒娇的小猫咪般。

尚在春梦中浮浮沉沉的林葳伶就跟以前一样,尽情地在梦境里与心上人肢体相缠,热切的喘息声不断逸出口,到被窝像是要燃烧起来。

醒了,林彦承依然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可是全身血液几乎都往疼痛的下腹部集中过去,他的身体熟烘烘的,而那个在他怀里钻来钻去、又摸又掐他身体的女孩,皮肤比他还要热上好几度。

「你给我醒来!」林彦承拍打着她晕红的脸颊,没料到自己竟然会在凌晨时分、在自己的家里被一个睡着的色女郎给突袭。

脸部的疼痛让林葳伶睁开迷蒙双眼,在看到林彦承的脸之后,就像在梦境里一样,她缓缓地将唇凑了上去,亲吻着他的唇瓣。

她柔软的嘴唇吮住他的,林彦承被动地与她缠吻了起来,甜美的亲吻慢慢挑起了他体内的,他翻了个身,将娇小的她压在身下,狂猛地加深了这个吻。

被他粗鲁的动作吓了好大一跳,梦里的男人一向是温柔非常的,怎幺会突然转性子了呢?林葳伶猛地睁开双眼,那压在她身上的重量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个体。

原来这家伙早已经在梦里面骚扰过他一次了啊!林彦承看着她刚清醒过来的娇俏模样,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

怀里暖烘烘的感觉让他懒得多花脑筋去思考,既然她也愿意的话,他不会假惺惺地拒绝她的投怀送抱的。

自从和前女友分手之后,他有好长一阵子对女性很是厌恶,那种厌恶是心理上的彻底不信任,然而他血气方刚的正常男性生理怎幺抗拒得了此刻怀中柔软香馥的少女身躯呢?

白天,当他清醒的时候,他可以毫不留情地斥退任何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子,然而深夜自家的床铺上,他则是个极度需要温暖的怕冷男人……

这女孩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不曾隐藏眼里对他的渴望,如果只是的话,他可以放胆承认自己是渴望她的。

他现在可没心情再搞一个女朋友来让自己心烦,学校里的课业、论文以及手边的研究计画已经把他搞得焦头烂额,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快没有了,哪可能空出时间跟她纠缠!

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林葳伶都已经做好被林彦承抱的准备,甚至还从张秀敏那里拿来了好几个保险套,等着献身给他的时候用。

她可是女孩子耶!都已经做到这样的地步了,他居然翻脸不认人地赏她吃闭门羹,果然就像秀敏讲的,性格有一点儿问题……

不过林葳伶并不气馁,她相信林彦承的这种个性是可以改变的,也许他只是害怕再爱一次,毕竟之前受过伤害,会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

「你只是失恋而已,不是吗?那个女生放弃你,是她有眼无珠,损失的人是她啊!为什幺你要为了已经逝去的恋情过得这幺辛苦呢?」

「是谁跟你讲我的事?明德吗?」林彦承皱了皱眉,他非常不喜欢自己的事情被别人随便乱传,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一样。

「喂!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才会这样缠着你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这幺大胆,居然有倒追男生的一天,所以请你不要误会我是那种想要找的随便女孩子,我是很认真的想跟你深入认识,然后交往……」她红着脸但镇定地对他说出这番大胆告白,等待他的回应。

「你怎幺这样啦?人家在跟你告白耶!你好歹也……」无法忍受他冰冷语气的林葳伶,急忙想要再度表达些什幺,但她的话随即被打断。

「你要怎幺疯狂喜欢我都没关系,但那是你家的事,我总有拒绝你的权利吧?」林彦承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凌晨四点半,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虽然外头很冷,他根本就舍不得离开温暖的被窝,但床上这个小家伙要是不赶快送走的话,会愈来愈麻烦的。

「你的个性真的很差耶!怎幺说翻脸就翻脸?之前你明明说要抱人家的,说话不算话,算什幺男子汉啊?」林葳伶没有理会他的面无表情以及冷言冷语,只是忿忿地戳着他的胸膛。

也许就像她讲得一样吧!前一段恋情他受了太大的伤害,到现在还没痊愈,所以他宁可一个人寂寞,也不愿意再投入另一段感情中。

「你懂什幺?我的事你根本什幺都不知道,为什幺要来纠缠我?」林彦承不但身体觉得冷,就连声音也冷冽得令人发颤。

「我们连朋友也算不上吗?」听到这句话,林葳伶真的觉得很受伤,张秀敏说得真对,林彦承的个性该死的别扭极了。

所有丢脸的事情就让她一次统统做尽吧!就算他笑她不要脸也没关系,反正她就是想和他一起做那件羞死人的事!

「喂!你玩真的啊?」那凶猛凑上来的红唇莫名地再次引爆了刚刚曾经炽热过又冷却的体热和心跳,林彦承抱着她的纤腰向后倒在床铺上。

「我不管!我要你,我想要你嘛!」林葳伶像个耍赖的小孩般娇嚷着自己的愿望,她趴在他的身上,开始对他上下其手。

在慌乱和紧张的情绪中,她的手在他身上胡乱抚摸着,就她印象所及,每一个可以让男人兴奋的部位她都不放过。

林葳伶红着脸瞪着他,他毫不费力就捉住了她胡乱抚摸的双手,让她见识到男女力气的差异,但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居高临下的她,头一俯低便吻上了林彦承的薄唇,他不只下巴的刚毅线条很吸引人,就连略显苍白的唇瓣也向她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四片唇贴上之后,林葳伶先是轻轻碰触着他的,连呼吸都不敢太过急促,接着她探出湿软的小舌头舔着他优美的唇形。

趁着他因投入亲吻而放开了箝制她的手,林葳伶柔软的小手窜到他的腹部下方,隔着睡衣抚摸着他阳刚的身躯。

「我的天!你真的一点都不害臊,你一个女孩子家怎幺可以这样……」林彦承很想挥开她撩拨的小手,但那甜美的感受让他迟疑了好一会儿,他的身体现在非常需要这样的抚慰。

「哦!天啊……我的天啊……请你相信我,我也不知道为什幺自己突然变得这幺大胆,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可是我只要一看到你,脑袋就一片空白,什幺都想不起来……」

林葳伶咬着下唇,先是看了他涨红的脸一眼,发现他脸上好象有跟她一样期待的表情,那最亲密的接触啊……

「唔嗯……」林彦承慢慢加快了呼吸的频率,她只是握住他而已,然而体内深处的已经慢慢掘起,他想要更加暧昧的律动;微微晃动自己的腰部,自动在她手里增加摩擦的面积。

「你喜欢这样吗?」林葳伶感觉到了,那暧昧隐隐的动摇,以及他脸红心跳的反应,她凑上唇,亲吻着他的唇角。

看了两次那部令她脸红心跳的A片,以及连续好几个晚上梦里的缠绵镜头,她的「基本功」练得很不错了,绝对会让他很满意的。

唔!实物跟梦境果然差很多,他炽热的存在感太过震撼她纯洁的心灵,所以她虽然深具信心可以让他觉得很快乐,但手里上下套弄着的动作却有点急躁了起来。

「就算是没有任何感情的,你也愿意吗?」他实在很难相信有女孩子会这幺自甘堕落,更何况他和她只是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

林葳伶也曾经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以前的她可能会很迟疑该不该这幺做,但现在的她则毫不犹豫地点了头,因为她控制不住自己因他而疯狂的心跳。

他闭上眼不再迟疑,低下头吻住她软馥的唇办,鼻端嗅到她身上阵阵的女性馨香,身下的硬挺更加债张起来,愈来愈难以控制那股渴望的情绪。

林彦承的舌霸道又贪恋地窜进林葳伶的口腔深处,滑腻地缠住她同样兴奋的软舌,不停地吸吮着,在彼此的唇间嬉戏。

「是不是为了跟我做,特地去买的新内衣?」林彦承笑着问她,并且不顾她的死命抗拒,硬是拉开她遮掩的手臂,将内衣给剥了下来。

但是,一想到他曾经跟别的女孩子在床上亲密交缠的画面,一股酸意就不断地涌出,搞得她连呼吸的气息都酸涩起来。

猛地送上自己的红唇,林葳伶决定什幺都不要去想,此时此刻,她唯一要想的是身旁这个男人,她要把她人生最珍贵的第一次送给林彦承。

她的主动早已经不是新闻了,林彦承抱住她扑过来的身子,大掌罩上她柔软的,手心抵着其中一颗胀硬的乳尖,缓缓搓揉了起来。

敏感的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放肆地握住揉捏,林葳伶先是吓了一跳,倒抽了一口气之后才慢慢放松身子,全心全意地去享受他的爱抚。

林葳伶低声喘着气,她全身发烫,一种无名的悸动感流窜全身,双腿闾好象有什幺奇妙的液体流了出来。

突然间被林彦承推倒在床上,林葳伶的身体倏地僵硬起来,因为他的手正在拉扯着她的裙子,不一会儿裙子便被他扔到床下去。

「小家伙,你很敏感嘛!没想到这幺快你就已经有反应了……」看着她腿间小裤裤上湿润一片的动情痕迹,林彦承只觉腿间一熟,已经贲起的男根更加躁动起来,长指伸入嫩办里温柔地揉按着女性核心,将她的尴尬一举撩拨到最高点。

虽然拢紧了腿,林彦承的大手还是在林葳伶的腿间固执地窜动,她十指紧扣在他的肩膀上,战栗的快感在他手指的掏探之下蔓延至全身上下。

羞人的热潮不断涌出,林葳伶的腿拢得更紧了,她试图拉开在腿间肆虐的手指,却敌不过男人蛮横的力气。

「怎幺?现在你知道要害羞啦?刚刚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林彦承分开她白嫩的大腿,扯下她的小,不让她继续闪躲。

嗜欲的长指滑进她娇嫩的穴缝里去,温热的爱液淌满了他的大掌,拇指也逗弄地抚摸着花瓣上的肿胀小核。

「啊啊……啊……」林葳伶受不住这样的挑逗,想不到自己竟然也会发出这幺的,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一声比一声更加激昂地逸出口。

林彦承的视线不断在她身上游移,白皙的女体让他胯下的更加坚挺,狂熟地想要埋进她湿润的腿闾。

「小家伙,你真的好漂亮……」林彦承不由自主地称赞着她,那凝脂般的光滑肌肤,还有窈窕的身体曲线,在在吸引着他的目光,难怪他一点抗拒的心思都没有,身体渴望的狂热叫嚣着想要这个女人。

这个问题对现在的他来说太沉重了一些,他不想交女朋友的心意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但他是真的非常渴望她的身体。

他的手指规律地在她的甬道口律动起来,逼出更多证明她动情了的爱液,那狂进狂出的长指,让他们彼此欢愉的轨迹愈延伸愈长。

可恶!她可不想成为那种爱吃醋的神经质女人!林葳伶无助地摇着头,想要摇散脑海中那令她不快的书面。

「不是,我没有后悔,只是想到你跟前女友……」林葳伶闭上双眼,略嫌僵硬的四肢主动缠上他的躯体。

「来吧!」拉高她的双腿在小腹上方弯曲,林彦承再次压抑下心底狂冒的罪恶感,雄腰一挺,让勃起的男根栖息在她双腿的芳草间。

「好痛!你轻一点好不好?」她推拒着他的肩膀轻声,由于她的双腿被他使劲地压制着,那不熟悉的怪异姿势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

她扭动着臀部想要后退,以减轻一些痛楚,但身体一动,他便忍受不住地更加逼近,勃起的男根更加嵌入她纯洁的甬道中。

「别动啊!你到底想干嘛?」林彦承的额上也冒出了汗水,既舒服又痛苦地享受着被她紧窒包围住的美妙感受。

林彦承也是忍得很辛苦,他腿间挺起的坚硬部位此刻正抵在她体内的天然屏障前,只要稍微用点力,就可以突破她纯洁的身子了。

紧紧压住她想要叛逃的双腿,林彦承猛地一挺直腰杆,胀硬的巨根便长驱直入地穿透她的象征,一举深入她体内最深处。

湿熟的花穴因为疼痛而不停收缩,紧紧包裹着肿胀的硬挺,这种甜美的折磨让林彦承差点无法克制住体内的冲动。

真想在她的窄小的花狂驰猛奔啊!林彦承小心翼翼地盯着她梨花带雨的小脸,生怕继续弄疼她,只好让肿胀的男根退出一点,然后慢慢推进,缓缓地重复这种甜蜜的动作。

「怎幺样?好点儿了吗?」他缩紧臀部,一下又一下地来回滑动着,再次深呼吸一口气,硬是压抑下想要狂抽猛送的街动。

「嗯……」林葳伶无助地着,僵硬的身体慢慢尝到了男女交欢的欢愉,那既疼痛又快乐的奇妙感受,让她慢慢放松身体,慢慢为他而敞开自己。

慢慢地,她腿间泌出了更多更湿滑的爱液,随着他坚硬男根的抽送淌出的爱液,在两人的交合处产生了激烈的声。

察觉到她已经不再为破身的疼痛而苦,林彦承顺着自身的渴望加快了的速度,一次比一次更深更猛地刺入令他神魂颠倒的湿润花穴深处。

随着一波接着一波更加深猛的街刺,她益发急促的嘤咛更加鼓舞了林彦承的,他闭上眼睛,享受着久违的。

两内的一波波累积着,林葳伶腿间深穴一阵不知所措的紧缩,代表至高欢愉的蜜液顿时倾泄而出,女体的陡地降临,连带影响男人最后的冲刺动作。

「啊……啊……」她逸出一声声妖媚的,然而在她体内的坚硬男根尚未得到餍足,依然奋力来回着。

林彦承的额上淌着豆大汗水,在林葳伶紧缩的影响之下,炽热的坚挺不断奋力往花心深处来回顶进,试图延长强烈快感的时间。

眨着疲倦的双眼,林彦承推开椅子起身做了几下伸展运动,这一次接下的研究计画真的快把他给搞疯了。

他手边有一大迭做好的问卷调查等着要整理、分析,然后做成报告,然而那善变的业者又送来另外一批空白问卷,只是多加了几道跟之前的问卷方向不一样的问题,便要他在几天的期限之内上街调查完毕,并同样分析做成报告一起送出去。

「哇!简直把我当廉价劳工嘛!才一笔研究经费而已,居然把我当五个人来使唤,真是太过分了!」林彦承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室内的二氧化碳浓度已经高到令人受不了了。

「问卷调查这种东西随便请工读生去做就好了,居然丢给我们做,老板是不是嫌我们的时间太多啊?论文都没时间写了,还要空出时间去上课、找资料、写报告等等等的,研究生真不是人当的啊!」

林彦承打开窗子,让室外的冷空气倏地灌进来,好让吸了太多二氧化碳而有点儿昏昏欲睡的脑袋瓜清醒、清醒。

一道熟悉的娇俏身影在他们系馆外头的路灯下徘徊,林彦承揉揉眼睛确认了那抹身影是谁之后,不由得皱起眉头。

「咦?你不饿吗?今天不是没吃午餐就进研究室了?」梁明德走到林彦承身旁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站在楼下的林葳伶。

「喂!你公平一点好不好?我也是一番好意……」梁明德赶紧闪开一臂之长的距离,省得被林彦承一拳揍过来。

对于这种主动黏上来的女孩子,他一向就是摆冷脸拒绝的,之前几次都没失败过,但这一回他却让林葳伶上了他的床……

「我听秀敏说你们很喜欢吃这一家的便当,所以今天一下课我就冲去那家店排队呢!真没想到学校附近有这幺受学生欢迎的便当店,我以前都没吃过这一家的便当耶!」

其实林彦承并不是体贴,他只是怕冷罢了,但听在林葳伶的耳里,反而像是给了她信心般,单方面的认定他终于开始对她好了。

」他这样讲,明的是指她买便当来给他吃这件事,暗的是指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应该再这样继续纠缠不清。

听说他们研究生一忙起来,有时候连回家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别说是按照正常作息吃饭、睡觉了,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塞一点儿食物进嘴巴里或是偷空喝几口水的话,那就要偷笑了。

「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承诺,请你不要因为那一夜我抱了你的关系,便一相情愿地干涉我的生活,那一晚对我来说就跟时下的一样。

林葳伶知道自己不可以太过逼迫他,现在的他还处在上一段感情失败后的疗伤期,她应该要具备更多的耐心才行。

「从朋友开始好吗?我不会逼你非要把我当成女朋友来看的,只要可以待在你身边,我不在乎你把我当成任何角色、任何东西,你要说我是跟屁虫也没关系……」只要让她待在他的身边。

这个「朋友」每天都带着好吃的东西企图征服他的胃,仔细深思的话,就会发现她的动机根本就不单纯。

十一月底,正好有一波冷气团来袭,冷飕飕的寒风不断吹袭着,待在室内都嫌冷了,这个笨蛋竟然又来他住的地方站岗,看她不断颤抖的样子,他冷哼一声。

「你一个女孩子家三更半夜站在这里很危险的,你知道吗?」明明是不想担心她的,但林彦承责骂她的口气,连自己听了之后都觉得很心虚。

手里提着热腾腾的消夜站在林彦承家楼下迎接他回来,并不是因为林葳伶有广大的神通可以算准他回家的正确时间,而是室友张秀敏替她通风报信的结果。

「而且我才刚来一下子而已,你马上就回来了,哪会有危险啊?」她挽住他的手,将手中的卤味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