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吸奶水的老汉 日月干夜夜干天天天啪

摸着身边的美女,想着昨天的欧洲冠军杯,我突然高喊一声“AC米兰万岁!”,车里的保镖和身边的美女象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我吓得两腿发软,不要说跑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当身边最后一个保镖中枪倒地后,娜塔莎向我示意快跑。

从小我赛跑都是倒数第一,真到了这种关头跑的真可能比世界冠军还快,没命的跑啊……跑啊,终于听不见身后的枪声了。

我在高粱地里躲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敢出来,偷偷的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借了个电话叫兄弟们来接我。

三个小时躲在一个大草垛里,又闷又热,就在快睡着的时候听见有汽车的声音,偷偷露出头看了一下,见车上下来了三十多人,有一个人很眼熟,再仔细一看,是五哥。

我在草垛里喊他,声音都快哭出来了:“五哥!……我在这啊!”我伸出头来叫着他们,五哥和几个兄弟跑过来把我抓了出来。

我哭着说:“不知道……几台丰田把我们包围了,然后就对着我们扫射,兄弟们都打散了,我自己跑到这里躲过一命……怎么没人活着回去吗?”

3天后我的作品就出来了——定做的防弹衣,最里面穿上一层钢板,外面套上防弹衣,并在衬衫胸口的兜里再放上一盒扑克牌——最后一张还是个小钢板。

不一会娜塔莎来到我身边,像一只波丝猫一样温顺的趴在我身上,我知道她说不出话来,所以抚摩着她的身体。

虽然不知道她是多么艰辛才回来的,不过我是不会完全信任她的,连自己的父母都不完全信任,更不要说她了。

快步上去,敲敲门,没有反应,我一推门,门竟然没有锁!于是我和娜塔莎悄悄的走了进去,见地上都是女人男人的衣物,再往里看卧室里传出了男女交合的声音。

我们把门轻轻打开一点,见一个黑人躺在床上,美燕背对着我们坐在他的上,一个丰满的女孩眯着眼睛坐在床头,那个黑人正在舔她的小逼。

妈的!背着我偷男人,气死我了——啊,不对,我和她没什么关系啊,靠!走人,不要打扰人家开心了。

几天后查清楚了,那天要干掉我的人是延边一个叫“朝鲜人”的朝族组织,妈的!真让我来气!我们决定干掉他们。

一到地方我只能带两个人进去,他们也是剩下的等在外面,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我带着娜塔莎和一个保镖进去了。

我还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留了一些人和几个阻击手,要是我到时间没出去就干掉对方,万事俱备我才来的,当然我不会把这些告诉任何人。

大家面对面的坐着,中间人最先说话:“今天约大家来是为了解决双方一点小误会,我不想出什么事,出了大厦你们随便,OK?”

我感到事情不妙,突然他把手往桌子下面一伸,一把就出现了,对着我的保镖就是两枪——不对!为什么他不先打我?还有,娜塔莎已经检查过房间了,怎么还有武器啊?

完了!有问题!果然,娜塔莎在最关键的时刻对着我的胸口就是两枪,由于中枪后的后坐力,我倒在地上胸口发闷,藏在衣服里的血袋已经破裂,里面的颜料往外直涌。

看看只是穿透了扑克牌和衣服,在防弹衣上留下个小小的印记,钢板还没事,真是个好办法啊,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聪明才智。

晚上,我带着伤和老大们坐在一个废弃的建筑物里,我的小弟押着金哥和娜塔莎来到我们面前,经过一顿拷打才知道原来这个金哥是刘胖子的兄弟,他是为兄弟报仇,娜塔莎是因为要完成任务,才和我在一起,但是一直没有好的机会,后来她被金哥的人抓到才想到这个办法。

不对,看来这些老狐狸早就知道不是好事,所以才让我去谈判,我靠!算你们狠,要不他们怎么能都被抓住呢,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下回要小心啊。

放下他们,我们回到大哥的公司开会,由于我的机警我们干掉了延边的最后一个对手,于是社团升我当第六把交椅,随四哥出访国外,去开发那里的生意。

“对,我有,可是你怎么装啊?不要说价钱,我不清楚,100万美圆一个东方男人加一个西方女人,他们身上的器官都是你的了,不讲价啊!”

带他去看金哥和娜塔莎后他表示要给他们检验一下才能行,我一口答应了,于是他带的几个人和我的人去检查货。

没想到美花比她姐姐还他妈骚,在迈克的身边扭来扭去,一对大擦的迈克脸都红了,美花把迈克的拿了出来,“哦,姐姐,你看多大啊,比姐夫的大太多了!”

美燕盯着迈克的,“去,死丫头少说你姐夫,我就喜欢他的,玩你自己的去!”我知道美燕也心动了,不过都给迈克那我玩什么啊?

这样我们边操着她们边享受着美食,两个女人嘴里吃着东西还要的着,看来对她们来说很简单啊。

我和迈克将身上满是奶油、食物和的姐妹花丢在屋里来到地下室,见就剩空壳的两具尸体躺在那里,还血淋淋的,于是我叫人将他们装在油桶里,再往里灌上水泥,一起丢到珲春的海里填海去。

傍晚十分,我坐在自己房子前的草地上看着夕阳,两个洁白的身体在一旁嬉戏,我象遛狗一样带着她俩,每当看到有车开过都会停下看着她们,那就是我最兴奋的时候。

我这人不独,也经常和大哥、手下们一起训练她们俩,有时也就让她们只穿一件薄纱,带着她们逛街或去迪厅和别人交换女友。

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看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操了,我要榨们身上每一分剩余价值,于是拍了好多片子在国外和江南贩卖。

就在要出国的头几天,我实在是玩腻了她们,于是将两个已经被我训练成的姐妹卖给了一个韩国老头,老头给了一些美圆后带着她们回韩国风流去了。

一进屋子才感到和外面的不同,来的路上见到不少饿的骨瘦如材的平民,但是军人和都很健康,更是一个个肥头大耳。

百般无聊我看着房间里的家具和电器,电器都是中国产的家具到是很眼熟,一看厂家我靠,我老爸的场子产的怪不得眼熟那。

不一会一个胖的象猪一样的老头来到我们面前他身后跟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四哥马上站起来伸出手用朝语说道:“李将军你好,好久不见了。

我不经意的看了一下他身后的女人,妈呀我口水都差点流出来,真他妈的正点,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

老头一挥手,上了一个更加年轻漂亮的妹妹,我靠的老家伙竟然这么多美女啊,我的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四哥看了我一眼,我马上将身边的皮箱打开,四哥指着皮箱里钱道:“将军这500万您用来疏通的,赌场生意的利润我们分你百分之一。

不一会儿,六个年轻漂亮的朝鲜妹妹就来到我们身边,朝鲜女人几乎都是天然的,和韩国的人造的女人不一样,有句熟话‘朝鲜的女人,韩国的帅哥’。

我这里连都没有反映我靠的,我是不是生病了?那个小妹妹在我身下又是舔又是摸的搞的更加反感没意思啊。

”我默默的了无声音,太没意思了我还是自己找片子看吧,于是我自己在那里找着片子,先看个男同性恋的马马乎乎没反映,再看这个吧。

路上四哥一个劲的问我怎么了,我没办法告诉他了四哥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我,“老六,你没事吧?四哥可不喜欢男……男同姓恋。

没办法叫来服务生给我弄把,看着这个年轻的男人我开始兴奋了,伸手偷偷的摸了一下他的,哦比女人的爽啊。

上了一个图片网站,看着里面的女人我就反胃,一看人妖和男人的我就兴奋,关上窗户将我带来本想对付女人的假拿在手里,看来这个要对付自己了。

洗干净趴在桌子上,边看人妖图片边幻想自己也是,将衣服脱掉当啷在前面,一只手拿着假心一横妈的来吧一下就插了进去。

妈呀痛死我了,我捂着在屋里蹦着,疼了一会也就好了,由于的心理我还是边看边插着自己,过了几分钟也就习惯了慢慢的我有点喜欢上了自己的也硬了不少,过度的兴奋让我刚射完就躺在床上睡了。

一进去见里面只有一个男营业员,他见我们进来马上来向我们介绍他的东西,我看了好久没有我喜欢的于是要走。

他见我们要走马上又来说里面有好的,我们进里屋一看导师有不少SM的用品,挑来挑去我买了几件情趣女士内衣裤和乳环什么的。

回到屋里我自己脱下衣服穿上女人内库自己的塞到里面,在穿上鱼网和高跟鞋带上假发画画装本来我的就象女人一样,也不用伪装于是就出去晃了一圈。

应该是这里,于是我敲敲门一个俄罗斯少女露出她金色的头发看着我,我刚想开口她就跑回里屋里不一会我老爸就出来了,“儿子,你怎么来了,快快点进屋。

到了地方我没有先进去而是爬在窗外往里看,见老爸什么也没穿躺在沙发上,那个老点的女人在一边亲着我老爸的脸,她的女儿则在我老爸的套弄着。

我感到自己的也有了感觉于是我跑回了酒点给我的翻译打电话,“是我啊,你那里有母女都可以干的女人吗?最好在她家她老公也在就更好了,我出高价。

那两个女人叫着什么,我也听不懂反到是我身下的女孩比较同情我,装着兴奋的样子叫着,不过我这人脸皮比较厚,还是很卖力的操着她。

不行对手太厉害了,我想着自己可是在别人的老公面前操着他的老婆和女儿啊,也就又有了兴奋的源泉了。

可是没几下有完了,小女孩看看我,我低着头红着脸没办法啊,接下来我就成了看客坐在那里看着俩个男人操着女儿和妻子。

我走道他们身边那个男人以为我要老婆,停下要给让人我挥挥手说不,他一边继续的操着我趴下来吃着他老婆的真舒服啊。

最后可能我们都疯了,我被他操的也立起来了,着他老婆的有被他操着,真他妈的跟梦一样啊。

最后我将喷洒在他老婆的里后我又跪在地上象女人一样将他的通通喝掉在舔干净他老婆的里我和才失去知觉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