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被轮流进入, 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 在办公室里揉的胸s

男主角:何锋,开始设定为刚刚从一所不太有名气的大学里毕业的应届毕业生,英俊潇洒,却比较单纯。

女主角:蒋丽丽,开始设定为一个落难的千金小姐,从小娇生惯养,又不好好读书,除了人长得漂亮丰满外再无一技之长。

特别说明:女主角和男主角开始时互不认识,并且各自有自己的故事,直到后来历经无数沧桑之后才有交集,所以,每一章里我都会分开写两人的故事,直到他们相遇为止。

多想随着先人而去,却无论如何鼓不起勇气,不管是站在山尖上还是立在礁石上,只要再有多那么一点点勇气,往前一跳,大概现在就已经解脱了吧!

无奈呀无奈,原说生活总有酸甜苦辣,只要自己姿态摆低,要求放缓,大千世界里总有自己一席之地,可是呢?除了捧着报纸摇头,还能干什么?坐在公园的石凳上瞪着头顶的大太阳,这才体会出为什么人们总是说不当家不知材米贵,不上班体会不到生活的艰辛。

蒋丽丽站在墓碑前已经有几个钟头了,她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老天爷就是不愿意见到她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一定要把她所有的快乐全都收回去,她做了什么,老天一定要这样惩罚她?

泪水再一次无声的涌出,滑过她那欺霜赛雪的脸颊,驻足在小巧可人的下巴上,直到和同伴会合,攒成好大一颗才不好意思继续留恋,在空中留下一道透明的痕迹,最后落在青石板上摔成了无数的飞沫。

就在十几天前蒋丽丽还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家中有管家,出门坐私车,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根本不必为任何事操心,家里谁不疼她,她就是家中的太阳,每个人都把她捧在手心里不放。

「小姨,我知道你去香港参加钢琴大赛是件大事,可是人家好不容易交个朋友,说好了的要去山里玩几天,等你回来了我一定好好为你庆功。

何况,这次全家人都去,连张妈和刘伯都去(张妈和刘伯是两口子,膝下无儿无女,是蒋家的管家和司机。

『三天前坠机的5512次航班的黑匣子现已经找到,根据初步分析,这次飞机失事是由于遇到了低气压斡旋所造成的,现在,遇难者家属已经陆陆续续取回了赔偿金,请看本台现场报道……』蒋丽丽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茫茫然的看着电视里哭泣的人群。

『节哀,为什么叫我节哀?老天爷我做错了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对我?』泪水再一次滴在墓碑上,蒋丽丽趴在父亲的墓碑上放声大哭。

现实是残酷的,蒋洪涛才一离开人间,银行的人就去他的公司查账,发现公司现有的资金和货物根本无法偿还,于是,蒋丽丽眼睁睁的看着住宅被封,气车被封,银行现金被冻结,公司被拍卖……所有的一切在这几天里都消散无踪了。

「父亲,我去香港找李伯伯,您泉下有知一定要保佑我呀!」蒋丽丽提起放在脚边的两只旅行箱,里面是她所有的家当,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墓碑上红色的蒋洪涛三个大字,一步一回头的走向墓园大门,泪水不断的落在青石板上,路边上的小草被微风吹得沙沙作响,仿佛也在一起哭泣。

飞机在一阵轰鸣声中起飞,载着蒋丽丽,载着所有的哀愁与希望飞往香港,地下的人、物、建筑迅速的缩小,直到穿过云层,再也看不见了。

蒋丽丽接过递来的咖啡,慢慢的抿了一口,扭头对着窗外,依依不舍得看着那朦朦胧胧的大地,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墓园。

「爸爸,妈妈,姑姑,小姨……你们泉下有知就请保护我吧!」泪水再一次滑过在粉嫩的脸颊,染湿了灰色的椅套。

「啊,终于到了!三年没来这里变了好多,差点找不到了!」蒋丽丽再三对了对门牌,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苦中作乐的给了自己一个鬼脸。

『天,怎么会这样?李伯伯两年没来电话,我们也没注意,只以为太忙了,可到了真正需要帮助了,李伯伯你在哪里?』蒋丽丽站了好半天,才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一连五天过去了,李伯伯的下落依然没有一点线索,民政部,司法部等等该去的地方都去过了,可是,可是……蒋丽莉已经从丽晶搬出来了,那里的房间价格实在是太高了,以前不是她掏的钱,不清楚价格,这一次只住了三天一结帐,哇……还是不要说了。

一连几天的郁闷,蒋丽丽再也受不了了,五点钟从民政部出来,就进了边上的一间酒吧,随着音乐一面摇着头,一面不停的喝着酒,希望可以麻痹自己。

一只粗糙的大手从背后袭来,一把捂住了蒋丽丽的朱唇,接着她感到有好几个人一起用力把她拖进了酒吧边上的小巷子里。

刺眼的手电筒的灯光直接照在脸上,蒋丽丽不自觉地闭上双目,只听见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怎么样,靓吧,我刚才在酒吧里就注意到了,自从来了香港就没动过这么漂亮的妞,今天要好好的来一炮。

蒋丽丽终于适应了手电筒刺眼的光芒,慢慢的看清自己靠着一面墙,周围站了五个人,不停的笑着,说着,想起在报纸上看到的类似奸杀事件身体不由自主地剧烈抖动起来,想说点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恐惧的泪水瞬间涌出了眼眶。

一根湿滑的大舌头滑过了脸颊,蒋丽丽感到自己的皮肤瞬间起了无数鸡皮疙瘩,身子一抖,从惊吓中缓过来,一面开始拳打脚踢的拼命挣扎,一面大声地喊着:「你们要干什么,救命,救命,非礼呀,救……」

」那个老打下了命令,另外四个人才急忙像恶狼似的扑在蒋丽丽身边,一面抓住她挣扎的四肢,一面不时地在摸着,捏着,嘴里说着极其污秽的言语。

在那个老大的小刀下,蒋丽丽的衣服很快就被扒了下来,嘴巴也被自己的塞住呜呜的叫不出声音来。

手电筒的光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着,粉色的乳晕上两颗新鲜欲滴的葡萄,黑色的丛林里一条紧闭的密缝,看的周围的男人不断地发出叹息声,更加在心里发誓要泄个多少多少回。

蒋丽丽一面呜呜扭动挣扎着,一面不自觉地借着灯光看向那位老大掏出来的东西,不由的又生气,又想笑。

男人的那东西除了在网上见过,真的就见过一次,那是在水上乐园,她刚刚准备下水,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从水里上岸,游泳裤松了没带上来,结果在蒋丽丽的尖叫声中,那根小鸡鸡竟然挺了起来。

而眼前这一根竟然比那个小男孩的还细短了好多,想到第一次竟然送给了这么一根罗卜秧秧当真也只有哭笑不得了。

」那位老大跪在地上,微微扶起蒋丽丽丰满的大,用自己的小鸡鸡对准那仍然闭合的,大言不惭的叫着。

那群衰衰的男人都被抓住了,尽管未遂,可是一紧张又供出了还有偷窃、抢劫等罪名,看来不关个几年是出不来了。

蒋丽丽回到酒店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打电话问航空公司知道早上十一点的航班还有票,结了账,拿着自己的行李,打车去了飞机场。

她太累了,香港太陌生了,还是回到原来的地方,至少那里她熟悉,那里有她的家人,希望在那里他们能保佑自己。

「啪~」何锋坐在公园的石凳上,把手中那份报纸狠狠地扔在地上,看着招聘栏上一个个红色的圈又被用碳素笔打上黑色的叉真是苦恼极了。

何锋是xxx大学,精密光学毕业的应届生,学校把他分到了一个玻璃仪器厂,去了才知道那里已经有快半年没发工资了,有本事的职工都走了,没本事的隔三差五的就去厂里闹一回,厂长之类的高层官员们早就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

到了星期一,何锋一早就出门,对着报纸一家一家的找,原以为只要自己太度好,要求低,找份工作时没问题的。

可是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除过中午休息了一个钟头,其余八个钟头,跑了好几十家,腿都快断了,可是不要说专业对口的了,就是销售员,推销员,也没有找到一份,答案只有一个,工作经验不够。

望着那被涂得红红黑黑的报纸,何锋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下身去拾起报纸,一则没有画圈的征聘秘书的广告映入眼中,再一看地址,就在边上。

何锋那位前台小姐的左边,走进过道,两边带有透明窗子的房间里,男的女的都不停的忙着,真是让人羡慕,多希望也可以留在这里工作,比起那些小的只有一间房的公司,这里真是大太多了。

」比起前面左右的几件房间人事部经理室小多了,可却只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正在通电话,见到何锋敲门进来了,用手里的笔作了一个安静的动作,然后指了指桌子前面那张空着的椅子,示意让何锋先坐下来。

」何锋有些慌张的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毕业文凭,计算机等级证书,英语等级证书等等,双手捧着递给那位经理。

汪经理低头翻看了所有材料,在她抬头的那一刻,何锋知道完了,那种眼光今天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见到了。

「何先生是吧!你不知道我们要找的是秘书吗?你是学精密光学的,又没有这方面的工作经验,对不起,我们不能要你!」

「汪华,我的秘书你找好了没有?」一个女人的声音随着开门声一起传了进来,何锋转头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一身职业女性的女人,灰色的布料盖不住美好的身材,胸前高耸起两座山峰,肥大的高高的翘起来,配上很细的蜂腰,尽管穿着和表情都很严肃,却给人以妖艳的感觉。

「如果都像你一样不给他机会,他怎么会有工作经验?你刚出社会就有经验了?你怎么不多替别人想一想?」钟副董脸色一变冲着汪华大声地吼着。

然后转头柔声的对何锋说:「你把材料留下,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做我的秘书工资试用期一千,三个月转正以后一千五,明天早上到十五楼,副董事长办公室报到,八点半别迟到哦!」说完又深深的看了何锋一眼,才慢慢的转头,晃了晃出去了。

说实在的,何锋真不想要这份工作了,自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太危险了,还是不要接近得好,可是再看了看手中的报纸,周围的环境,为了生活他屈服了,留下了自己的材料,一边思索着,一边慢慢地离开大厦,等回过神来竟然已经走了两站多路,赶忙坐车回家了。

在写《大山》的时候,有埋怨过我们那个女经理,说要写篇文章把她也写进去,结果好多兄弟都支持,所以开了这篇,干脆连那个讨厌的财会部经理也写进去,我们经理就是那个蒋丽丽,财会部的经理就是那个钟副董。

写完这章时这里刚好上不来,后来工作忙就忘了,今天koi老大通知我才想起来,尽管写的不是很好,但是故事讲究连贯性,所以赶紧补发出来。

钟玲:特立公司副总裁,一位从小娇生惯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千金小姐,有很强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同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狂。

「叮铃铃~叮铃铃~」闹钟急促的声音不断响起,何锋努了努嘴,翻了个身,拉高被子,盖在自己的脸上,又沉沉的睡去了。

昨天给远在异地的父母通了电话,知道爷爷的病情有所减轻心里也就放心了,只一心一意的想着工作的事情,一会想着自己坐在窗明几净的大办公室里工作,开心的笑了出来,一会又想到那个可怕的女上司,邹着眉头翻来覆去。

「嗯~几点了?呀!你,你怎么不叫醒我?」何锋从被子里伸出手来,大大的打了个懒腰,然后撑着坐起身来,从边头柜上拿来闹钟一看,竟然已经八点十五了,对着闹钟大声地骂了几句,然后把这个被冤枉的可怜虫狠狠地扔在床上,急忙下地穿了衣裤鞋袜,匆匆的奔出去打了个迪去公司了,连被子都没有来得及叠。

「你迟到了十五分钟!」十五楼的副董事长办公室里,钟小姐坐在黑色老板桌后面的褐色真皮旋转椅中,不带一丝感情的陈述着事实。

『呵呵,会脸红呀,好纯情呀,我太喜欢了!』钟小姐看着何锋低垂的头,眼中散发出感兴趣的光芒,语气却丝毫不变的说:「这次算了,下次再犯错误,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您还有什么事吗?」何锋无奈的重新转过头来,满是汗水的双掌又重新牢牢的握成拳头,手臂因为用力过度不自觉地抖动着,头比刚才还要低,几乎碰到了自己的胸口。

『他怕我!』这个直觉让扫视何锋的女上司非常得开心,是的从小颐指气使的她太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了,尤其是对她喜欢的人,知道何锋怕她,她真是从心里感到一种不可言喻的优越感和快感,她就是那种即使是也要高高在上,起支配地位的女人。

「第一,你以后没人时可以叫我的名字——钟玲;第二,你的办公桌就在门口的墙边上,不用出去办公;第三,你今天这是什么装扮?为什么不穿西装?以后不准再这样,这些你赶快穿上,十一点亚太银行的人要来,你不是准备这样去见他们吧!」

一套淡灰色皮尔卡丹的西装,白色的衬衫,红色的领带和黑色皮鞋被塞进了何锋的怀里,他愣愣的看了手中的衣物好一阵才又准备转头出去。

何锋呆呆的看这钟玲就好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样,这个女人知道她在说什么吗?难道她想让一个大男人在她面前换衣服?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何锋的两排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如果可以他真想现在就离开这里,离开这个的女人,可是他不能,昨天在电话里知道爷爷的病花去了父母所有的积蓄,他需要钱,他也想为家里做些贡献。

钟玲打开房门,挂上一块「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转身死盯着何锋,欣赏这自己精心炮制出来的秀。

夹克下面是一件黑色的紧身弹力背心,何锋在上学期间所锻炼出来的结识的肌肉在钟玲面前一显无遗,看的她只觉得口干舌燥,欲火上升。

何锋知道自己的肌肉不是很发达却十分匀称,以前在学校里游泳的时候就曾经发生过女孩为了接近自己而大打出手的事情,不过他一直向往着一生中只有一份恋情并与爱人白头偕老,不然女朋友怕也已经有一二十个了吧!他的好朋友就一直说他是浪漫过头了。

『呀!这是什么?太养眼了!』何锋在考虑了半天后终于脱下了牛仔裤,里面一条上面有橙色横道的看的身后的钟玲光吞口水。

「你穿这种配这么薄的西裤,再加上配淡灰色一定会衬出来的,即难看又失礼,给穿上这个!」

『这个女人是有阴谋的,这个女人到底想怎样?』不干了的想法迅速的冲击着大脑的每一个细胞,可是,可是昨天才叫父母下个月不用寄钱给自己了,现在的工作又这么难找,该怎么办呢?

「我?我怎么样?哇,没想到你的胸肌还很发达嘛!」从正面看到的何锋更让钟玲心动,真是比她所有的男朋友都有看头,让她更加迫不及待的想去征服,她多希望这个男人能完完全全的只属于她一个人!一双雪白娇嫩的小手情不自禁的隔着黑色紧身背心盖在微微隆起的两块胸大肌上,食指挑逗的画着圆圈。

「你要干什么?!再这样我要叫人了!」何锋狠狠的拍开压在胸口的色手,愤怒的冲着面前的女色魔大声的吼着,这个疯女人竟然大白天在公司里调戏他,而且她那么纤细,怎么敢来调戏他?要不是平日里养成不打女孩的习惯,她这会可能早就躺到一边去了!

何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一个女人,而眼前这个女人,她竟然设了陷阱让他钻,他不知道是不是该破戒好好的教训她一顿,可是这样做就意味着要失去工作,到底该怎么办呢?

「呵呵,还是你的身体老实呀!看这里已经硬了,是不是很胀呢?没关系,我来帮你!」钟玲趁着何锋在发呆,左手重新盖在胸肌上,不停的挑逗着何锋上身的带,右手直接盖在鼓起的裤裆中间,找到那根活物来回的揉搓起来。

「呀!怎么会!啊!真是好东西!」感觉到手中的活物不断的变粗变硬,钟玲急忙拨开何锋的,把里面的那跟浅褐色的掏了出来,不停的套弄着,最后那根火热的竟然长的好象A片里老外的一样尺码,看的钟玲啧啧称奇,心跳不已。

「你干什么?放开……啊~」何锋尽管本钱雄厚,但到底是第一次接触男女之间的事,再加上钟玲的技术很老到,一根舌头不停的围着马眼打着圈舒服的何锋差点当时就泄了出来,哪里还有力气推开那个女疯子!

「怎么样,舒服吧!」钟玲抬起头,用右手握住何锋的打,食指轻轻的在马眼周围不断的摩挲着,舌头收回嘴里,一股淡淡的淫骚味慢慢的化开,看着何锋轻轻颤动的身体,钟玲的眼中透出兴奋的光芒,就好像是古代的妓女遇到童子鸡一样,从何锋的反应中钟玲知道他还是一个初男。

「啊~好,好……」钟玲用指甲在何锋的马眼上轻轻的扣弄,爽的他又是一阵颤动,要不是钟玲有意识的弄弄停停可能阳关已经失守了,这滋味以前从来没有过,好象一种从心里透出来的痒,让何锋无所适从,知道应该推开钟玲,却又舍不得那种感觉,只能背靠着墙慢慢的滑坐在地上,却哪里逃的开钟玲的逗弄。

「好什么,别说一半呀,好爽是吧!」钟玲的右手开始快速的上下套弄,妩媚的双眼紧紧的盯在何锋的脸上,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

何锋感到自己全身都像是被点燃了,变的又粗又硬,马眼那里又麻又痒,焦躁的感觉伴随着一股快感不断的加剧着!

「啊~」钟玲趴在何锋面前,用手把自己过肩的长发撩到背后,低下头,张开嘴,一口把何锋的含了一半,头一上一下的不停摆动,何锋知道这叫做!

「呀~」在钟玲熟练老到的中何锋没有撑过三分钟就缴械投降了,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只剩下那让人无法忘怀的快感,他潜意识的死死的按住钟玲的头,把自己的送入她的喉咙深处,直到一阵颤抖过后才慢慢的松开。

钟玲仰起头,「咕嘟」一声吧口中的吞入腹中,舔了舔嘴边上的残余物,然后又低下头帮何锋做清洁工作,对于她是那么的喜爱,深怕漏过了一丁点,好象它们是什么灵丹妙药似的。

钟玲再次抬头时何锋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看着她脸上因为兴奋而升起的红晕,他惊讶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

」钟玲若无其事的走到门边,转身看着何锋,等他穿好西装,并把那身休闲服收好,才打开门,取下那块牌子,向走到身边的何锋轻声的说:「今天时间不够了,下次再继续吧!」

何锋看着走在前面一身很传统的职业套装的女人,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被这个女人非礼了,天,这是什么世道呀!

经过一个星期的悲伤,蒋丽丽知道自己必须振作起来了,回到这座她熟悉的城市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好处,无论是她的朋友还是父亲的朋友,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冷淡,甚至还有几个搂着她的肩膀对她说:「叔叔怎么会不照顾你呢?」那表情像足了小红帽里的大灰狼!

她真后悔为什么前两天受不住推销员的劝说,一激动就签下了一套房子,等付了二十来万之后才知道,自己买的房现在还只有地基,要入住恐怕要等到来年秋天了!万幸的是这家地产公司是全市最大的,应该不会有跳票的行为。

蒋丽丽不知道第几次被拒绝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她的学生生涯是玩过去的!旷课是她最常干的事,父母太忙也没有时间来管教她。

「会,我会,我每分钟可以录入四十五个字呢!」多亏平时喜欢上网聊天,打字速度是她最拿的出手的东西了。

蒋丽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只知道自己签了一份雇用合同从明天开始就有一份月薪七百的工作了,而且不是当花瓶秘书,真是太开心了。

第二天,蒋丽丽起的很早,到公司时还锁着门,没办法,出去吃了个饭又在边上溜达了一圈硬是等到八点钟,才又回到公司。

那位女秘书带着蒋丽丽走进了总裁办公室,指着紧挨着黑色办公桌边上的那张淡的电脑桌对蒋丽丽说:「这是你的办公桌!」

「这,怎么会在总裁办公室里?」开玩笑,这样岂不是比秘书坐得还要离总裁近?那万一他是个不正经的老色魔怎么办?

「刘总!」蒋丽丽转过身去,看见门口站了一位身穿黑色职业女装的四十多岁的女人,表情很严肃的看着她。

九点半,门再次被打开,一个五十来岁的胖子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满脸献媚的李婷,不停的向他做着工作汇报。

「把这个打出来,我赶着要!」一份十来页的手写稿递到了还在发呆的蒋丽丽的手里,她急忙拉出电脑的键盘,打开word,调出五笔输入法,努力的把草稿纸上的内容一字一字的敲进电脑里。

男人挂上手里的电话,色迷迷的看着专心打字的蒋丽丽,见她习惯性的撩了撩头发,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再看那高廷的,浑圆的,真是诱人的厉害。

一侧身左手捂住蒋丽丽的嘴巴,右手抱住她的腰,一使劲就把蒋丽丽带离了椅子,紧紧的搂在怀里,一张大嘴厥起着,在蒋丽丽的粉颈上,脸蛋上不停的亲着,还发出「嗯啊,嗯啊~」的恶心声音。

「呜,呜」蒋丽丽不停的挣扎着,想要摆脱捂住自己嘴巴和右乳的手,一股股恶心的感觉,催的她光想吐,嘴巴却被捂住说不出话来。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男人伸出肥大的右手,接起电话,不耐烦地叫着:「喂,谁呀!」

「哦!是您呀,没,没怎么,好,好,我马上就来!」男人挂了电话,又在蒋丽丽的脖子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才松开捂着她的手,大笑着走出办公室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