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捏烂你的奶 小妖精含牢了我喂饱你

在之前的计划中和行动中,我最不愿想的就是有一天我会在小欣还在这个房间里的时候,自己从密室里拉开这道门,但是今天我却不得不面对这最恐惧的现实。

门一点一点的被拉开,好像是心理作用,我感觉小欣的叫声好像也从这不断加大的缝隙里,一下涌了进来。

感觉缝隙够大了,我停住手,开始慢慢的挪动脚步,侧过身,向缝隙靠了过去,然后深吸气,后背贴墙,从缝隙钻了出来。

模模糊糊的黑影中,那个挺立的黑影,还在前后的晃动着,不过速度已经比之前加快了不少,那应该是阿涛在努力帮助小欣登上今晚的第一个巅峰。

我并没站起身子,因为我不想让阿涛看到我,不知怕他揭发我,而是怕他会被吓一跳,从而被小欣察觉。

我也想过爬出去,但是身体和地面大面积的接触,随着爬动时的摩擦,发出声音是不可避免了,所以为了规避风险,我只能选择现在这种,既隐蔽,接触面又小的方式前行。

我最亲爱的小欣啊,你能想到,有一天,在你舒舒服服的享受着的的时候,你深爱的男友,却可怜的蜷缩着,从你的床边溜走吗?如果你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你还会这样畅快的浪叫吗?

还好我刚刚在没有断电之前,就仔细的看了这个房间好几遍,现在一片漆黑,路线也不长,才不至于迷失在黑暗之中。

然后好像老天故意要跟我作对一般,走着走着,忽然从脚下传来了一阵阻力,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我,差点因此踉跄跌倒。

甚至于我的心里,还在盼望着她叫的更加大声,完全忘记了,小欣这欢快的叫声,是因为此时她身后那个无耻的男人的操干而嘹亮起来的。

第一感觉像是一个馒头,不过这个念头闪过后,我马上就知道这是什么了,这是小欣的,果然再往旁边摸,又摸到了一个像馒头一样的东西。

虽然没有光亮,但我知道这是一件灰色的绣着HelloKitty的棉质内衣,刚刚被阿涛从小欣身上脱下后,扔在了这里。

原本清纯的样式和图案,被像垃圾一样的丢弃,就好像意味着阿涛要同样的拔下和抛弃小欣的矜持和纯洁一样。

虽然那味道让我欲罢不能,但是我也知道现在不是享乐的时候,只得贪婪的猛吸了几下后,轻轻的把它又放回了地上。

我知道,我要抓紧赶路了,我必须要在小欣之前从卧室里出去,这样才能保证我不会被发现,否则等两个人偃旗息鼓了,我再想隐藏,就难如登天了。

但是,虽然现在时间紧迫,我却并没有立刻向门口的方向赶去,而是微微向右转身,向阿涛电脑桌后面的那个整理箱摸去。

在我的记忆里,那个整理箱里小欣的内衣并不远,现实也确实如此,我前进了没几步,手就摸到了整理箱的侧壁,再转而向上摸去,终于在整理箱的盖子上,摸到了那个圆环状的物品。

小欣的声音忽然不再发闷,而是清楚了起来,由于黑暗和背对着床,我不知道身后到底怎么样了,只能硬着头皮,加快速度的向前摸索。

我则还在向前摸索着,如果是平时,我可能两步就窜出去了,但是此时,为了不发出声音,我的脚步变慢、变小了,所以还在奋力前行着。

此时过后,小欣的叫声已经暂时消失了,而阿涛因为刚刚的猛力冲刺的惯性作用,还没有从高速猛烈的中减下速来,所以此时房间里还能像救命稻草一般,掩护我的,就只剩下了两个人肉体撞击的声音。

不过这个声音也在慢慢的减小了,毕竟阿涛也不能一直保持这种速度,一般的情况,是在小欣第一次后,阿涛也会放慢速度,意识让小欣在回味一样刚刚的快感,同时自己也休息调整一下。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会在最后一刻放松警惕,终于在三步之后,从卧室进入了客厅,然后慢慢的把身体隐入墙后,确保不会被发现。

由于此时已经处于他们视觉的死角,我放心的拿出手机,那个时候的手机还不具备手电筒的功能,不过在现在这一片漆黑的环境里,光是屏幕的亮度,就足够我看清楚身边的一切了。

我把手机屏幕,紧紧的压在肚子上,然后按了开锁键,因为被肚子压着,亮光并没有扩散开来,然后我微微把手机倾斜,让手机屏幕的一角翘起,照向了卧室门外的一侧的墙上,确认脚下和身旁没有障碍物之后,开始慢慢的挪动身体。

在密室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办法,但是因为从来没有实践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因此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把瓶口紧紧的顶在门锁上,然后开始挤压,我把润滑油涂在了锁眼上,还有门缝里往锁舌头的位置挤了好多,最后还不放心的,沿着锁的边缘,一顿猛挤。

弄好了润滑油,把瓶子再次放进口袋里,然后用手拉住门把手,狠狠的向内拉,因为门是向外开的,所以这样拉,能减小锁舌头与锁眼之间的摩擦。

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因为不知道那一声「咔」会不会应为润滑而被减小,所以我现在是打算孤注一掷的开锁,如果被卧室里面的人听到了,我就直接一个闪身冲出去。

就算是最坏的情况发生了,我没有能一下冲出去,但我相信,从卧室里出来查看的也一定会是阿涛,总不可能让小欣光着身子出来吧。

虽然我也不想让阿涛察觉,进而被小欣发现异样,但是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锁开了,那一声「咔」确实比之前小了很多,但是如果是在寂静的房间里,还是很容易被人听到,但是令我深感自己命不该绝的是,那个声音正好和房间里小欣的一声「啊」叠在了一起,因此并没有被里面的两个人注意到。

进入了楼道,我再次转身,面对房门,用脚微微抵着,不让房门关闭,然后从手腕上撸下刚刚套在上面的那个环形物品。

然后拉住胶带,把一端轻按在房门中部,锁舌头的里侧,然后另一只手把锁舌头按回去,用胶带抵住锁舌头,不让它顶出,之后黏住这边一侧。

房门在一点点的关闭,小欣的声音还在争先恐后的不断传出,随着缝隙越来越小,声音也一点点的减弱,直至消失。

声音没有了,意味着房门也彻底关上了,我在外侧,再一次拉紧门把,让门紧紧的靠在门框上,然后另一只手,拉住胶带多出来的那一角,猛力的一拉,胶带抽出,锁舌头因为失去了阻挡,弹出,顶入锁眼,房门锁住了。

不是我不想穿外衣,而是那厚重的外衣很容易在我从卧室出来的路上发出声响,所以为了能够平安逃脱,我也只能轻装上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