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吸奶水的老汉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一个人生活在世界上,或多或少都拥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尤其是女人,而我,徐清影,虽然还不是女人,不过小女生的秘密说出来也会大大地吓你一跳哦!

是的,没错,我喜欢裸露,我最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最喜欢把我光滑细嫩的皮肤暴露在清新的空气中,因为这是人最最自然的存在方式。

在认识那个人之前,我都只在没人的地方裸露,没人知道我的秘密,连最好的朋友也不知道我秘密的裸露生活哦。

因为爸爸开公司常年在外地四处跑谈生意,妈妈是舞蹈教练,也忙于到各地表演、办班,所以,从中学开始,我在家里活动都是光溜溜的什么都不穿。

上了大学之后,连白天我都敢了,因为我搬到离大学城较近的郊区洋房,那里环境幽静,多是有钱人偶尔休闲的住所,因此没多少人久住在这的,而我那层洋房背山面湖,相邻的楼层隔得比市区的大楼要远好多,毕竟是高级住宅嘛,间隔当然开阳啦,简直是裸露狂的天堂。

再一次强调,我可是规矩的好学生哦,嗯,至于长相,其实我自觉不是什么大美女,但是稍微打扮一下,同学朋友都夸我好看,都说我像那个谁来着,流星花园的大s。

每当他们称赞我,我的脸上绝对保持毫不在乎的表情,嘿嘿,但是其实逛街的时候只要发现有人回头偷瞄,我心里就乐得不行啦。

对了,我已经大二了,为了保持我高贵的淑女形象,尤其是在我心里有那么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情况下,对于男生的追求,我都以努力学习为由断然拒绝了,也因此得了个冰山美人的外号。

这天周六早上,我还是跟平常一样,6点就起床准备跑步,不,正确来说,5点50分我已经准备妥当了,因为今天我要做一次大胆的尝试——裸跑!!其实这个想法由来已久,可惜一直没机会也没胆量尝试,但是经过我长期观察,我发现保安在凌晨3点30分巡逻过后,要到早上7点30分才开始第二轮巡逻,同时,在国庆长假之前,这个偏僻的山林小区是最安静的,大概大伙儿不是被老板加班就是给员工加班吧。

我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棉质较厚的夹克,短袖的,拉链一拉就可以脱下来;下身穿了一条又透又薄的粉色运动短裙,选粉色是因为衣料太薄了,要是白色的话,肉肉的颜色就很明显地告诉别人我没穿,而且白色和前面黑色的对比太强烈了,一眼就可以看个明白,等下我还想穿着这套衣服搭公车到超市买一周的日用品和食品呢。

一切准备停当,我照了照玄关的全身镜,尽管没有的挺托,但是我那对34c坚挺的乳房还是把贴身的夹克拱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形。

我住在a座6楼,也就是顶层,一层一个单位,这些高级洋房的设计是每座只有四户人家,1楼作停车场,又因为大家都不喜欢4字,所以没有4楼。

我知道楼下住的是个单身美女,估计是二奶什么的,基本上作息时间和我相反,所以我不需要担心会在上下楼的途中碰上她,3楼那户人家我还从来没见过,2楼的夫妻在这个时节是不会出现的。

我的计划是跑到树林里才衣服,根本不可能在楼道和这些人碰上,真是担心过头了!我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胆小鬼,又觉得自己很可笑,真是又怕死又啊。

一口气跑到楼下,呼,秋天的清晨还真有点冷,我打了个哆嗦,但是一想到我温热的皮肤将要和这清冷的空气毫无束缚亲密地接触,冷与热的碰撞,我不禁兴奋起来。

为什么不挑凌晨裸跑?当然不行啦,毕竟水嫩嫩的肌肤和神采奕奕的大眼睛是女人的终生追求,即使不是什么大美女,我也是女生呀,熬夜?noway!而且……6点到7点30分这段时间,说安全也不算绝对安全,还是有随时被人发现的可能,那不是更刺激更紧张嘛?不然裸跑和在家里光有什么分别?

整个小区还沉浸在梦乡之中,只有稀落的环湖路灯无精打采地亮着,不如现在就吧!狠狠地吸了几大口清新空气,脑海叮铃一下冒出这个念头。

我随意做了一下热身,慢慢跑到湖边的树林里,在这期间我再次仔细观察了周围的环境,百分之一百确定没有人了,好激动啊,我要全裸了!我躲进一片低矮的树丛,那里有一块大石头,下面藏着我预先准备的一些东西——一个防水的小包,里面放了墨镜、手表、一顶cap帽、一套备用的内衣、一些零钱和一张电话卡,毕竟我还是害怕的,而且,我偷偷告诉你,这样的小包在别的地方我还藏了一个,双保险嘛,嘿嘿。

刚刚脱掉夹克,乳房被清晨冷冷的空气一激,自然上翘的粉红色乳头立刻有了反应,高傲挺立着,我感觉到也在发热,就好像有股暖流流过一般,太美妙了!

我个子不算高,只有一米六六,但是因为从小跟随妈妈练习拉丁舞,我的身材比例非常接近欧洲人,双腿特别修长,而且肌肉紧致线条优美,没有一丝赘肉。

当我下压的时候,平时害羞地紧闭的我的小肉缝因为双腿大大地打开而张了开来,清凉的空气乘机而入,当我立起来的时候,我那两片鲜嫩粉红的花唇马上闭合,那股空气便困在我微微湿润的口,慢慢温热,然后再打开,被另一股冷气取代,循环往复。

我感受到下面的小嘴吞吐空气的奇妙感觉,不知不觉的,下面变得更湿更热了,周身皮肤的触感都是冷的,只有这里是变化的。

这是个被小山环抱的高级小区,地产商为了保持小区的高质素,坚决不开发湖的南面,只沿湖铺了小石子路及路灯,还有个建在湖上的漂亮的小凉亭。

我沿着小石子路慢跑,胸前那对饱满坚挺的小白兔随着步子上下跳动,我惊讶地发现它们竟是如此的有份量。

小区里大概谁也没想到,一个如此漂亮清纯可爱的小女生,竟然一丝不挂地在树林里跑步!不过即使有人起床站在阳台眺望,这么远的距离,只能看见一团白花花的影子在活动吧。

如果把湖比作一个时钟,住宅就在时钟的3点到6点方位,而这个凉亭的位置则在时钟的1点钟,从湖边向湖心伸展大约有十到十五米的距离。

尽管亭子与住宅的距离还是远的,但是凉亭没有树的遮挡,假如我跑到凉亭去,住宅那边说不定会有早起的人……想到这里我竟然兴奋莫名,有可能被看到了,一个优雅脱俗的清纯美女竟然没穿衣服站在湖上,傲人美乳以及的全部一览无余!实在太刺激了!但是没走几步,一辆银色的宝马从对面h座底楼驶出,脚底一凉,我怔在了原地。

刹那间,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嗡的一声,脑袋空白,本能应该是逃跑,可双腿却不争气的一动不动,呆呆地看着宝马驶出小区完全隐没在树丛之中,我才回过神来。

但转念一想,住宅那边也是沿湖一片的绿树,就如我看宝马,是斑驳的运动的影子,它看我也是一样的。

经过自己理智分析之后,狂跳的心才安定下来,刚才真是有够刺激呀,但其实都是自己吓自己呢,胆小鬼,嘿嘿。

从手上的小拎包掏出手机确认时间,对了,我一向丢三拉四,为了防止意外,我早已养成出门必然吊个小包在左手上的习惯,就是像随身小钱包的那种,完全不影响行动,很方便,也不怕丢。

7点10分,刚刚的“宝马事件”其实只持续了那么十来秒的时间,我却觉得像已经过了半个世纪,实在因为太紧张太刺激的缘故,惊险紧张却又有趣,我决定继续我的凉亭露出计划。

现在,我和那住宅里的人们只隔了一片空气,一片湖水,而我是全裸的!雪白的肌肤沐浴在温柔的晨光里,小巧粉嫩的乳尖骄傲地向那些寂静的楼房宣示着它的自由,黑色的三角地带在阳光下被白嫩的皮肤反衬得更为显眼,而环绕这美艳景象的是青青的山林和绿绿的湖水,如此纯粹地与大自然拥抱,我的心底涌起阵阵感动。

你们谁也没有我勇敢,我自豪地想到,你们这些住在温暖华丽房子的人们,谁也不敢像我一样放开自我,完全融入苍茫的天地之间。

不如……我想起练习腰部的一个动作,于是我走到亭边,慢慢把我柔软的小蛮腰向后弯去,一下子我的双手触到了地面,长长的马尾辫也垂到了地上,身体便形成了一个漂亮的拱桥形,神秘的三角地带竟暴露在最高处。

如果现在住宅里有人向小亭张望,那么他一定会看到那里有一双修长白皙的,以及顶端神秘诱人的草丛;如果这个人手边碰巧有一个高倍望远镜,那么,他也许能清楚地看见我黑亮卷曲的下,两片微微张开的肥嫩鲜红的少女的花唇,由于湿润,它们在阳光显得格外晶莹水嫩,那清晰度绝对是毫发毕现根根分明呐!

多么淫猥的一幕啊,我幻想着某个男人可能正在暗中窥探品味着我的,内心越发的兴奋,为了酬谢他的鉴赏,我要让他看得更多更爽!我努力地把双腿张开,由于身体处于拱桥的形态,这样做有一点点难度,但是我不怎么费力就做到了,双腿完全绷直成一字。

现在的我,不单大大大地张开,连里面的小也打开了,一阵清凉的空气往幼嫩的小口钻去,这空气好色啊……享受着幻想中的视奸,我每个神经末梢都兴奋起来,雪白的皮肤渗出微微细汗。

这样子的我好啊,快来看我吧,欣赏我柔嫩的吧……我已经被人看光了,还是,不要继续了吧……心里虽然是这么想,但手指却不受控制地往更深处挖去,直至小也被我自己的手指翻开来,我鲜嫩湿滑的可爱的小,毫无遮挡地裸露在阳光中,裸露在某个男人的眼前,毫无保留地,完整地。

甚至我的——完美紧致的粉红菊花也任他的双眼肆意品鉴……在这的气氛中,我又换了几个诱人的姿势,以不同角度向湖对岸炫耀我曼妙的肉体,特别是我粉嫩的美穴。

最后我大大地张开双腿蹲在地上,右手尽量扒开自己的,左手轻轻挤弄那双34c弹性十足的滑嫩美乳,极度的兴奋令我的身体不断后仰几乎摔倒,渐渐地,我有了点尿意。

太没公德心了!我立刻打消了这个猥琐的念头,上次我还看见有住户在这里垂钓呢,而且那个样子该多难看呀,我狠狠骂着自己。

完事之后当然要用纸巾擦干净,我又犯糊涂了,没有垃圾桶诶!突然,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靠近山路出口有个垃圾收集站!

原本呢,我可以沿树林这边的小道跑到出口附近的垃圾站,然后折回藏衣服的地方,那是一条比较安全的路线。

而且房子和马路之间的树远比湖边的树要少得多,只要站在阳台往下看就能比较清楚地看到我全裸的身体,尤其是1、2、3楼。

啊,我想起出入口那里有2个,不过是专门用来拍出入车辆的车牌,所以角度较低,就算站在它跟前也不会拍到腰部以上。

一看手机,再过五分钟保安就从大别墅区巡逻到这边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豁出去了,反正我就从来没在晨跑的时候碰到过其他人,冲吧,徐清影!

我一咬牙,飞快地冲到前,一比,才到我大腿中部,如果要让这镜头拍到流鼻血的东西,那我得蹲下来才行,今天时间有限,下次再玩吧!我撒开腿子低头一路狂奔,如果保安提早过来,大概会看到一个光的女孩在飞跑吧,可惜你们没有眼福啰,嘿嘿。

穿好衣服收拾停当,我到湖边洗了洗手,妈妈从小教导,饭前便后要洗手哦!我哼着愉快的小调,出发大采购咯!

惊魂记经过早上惊险刺激的露出之后,我戴上了墨镜和鸭舌帽,虽然好玩,但是一想起宝马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穿过大别墅区到山林雅舍(也就是这一高级住宅群的总称,我住的那个分区叫做水岸小筑,大别墅区叫做帝景山庄,好俗!),十五分钟的路程我就像踩在棉花上似的,心情那个飘逸啊~上了公车我还在回味刚才一幕幕的画面,想到我被宝马吓到僵硬不动的样子我就不禁好笑,遇到这么小的状况都应付不了,以后还怎么出来露啊?

汽车突然晃悠了一下,我无意瞄到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个上班族打扮的男人,而且他好像盯着我看很久了,那眼神该怎么形容呢?

哎呀,糟糕!我没穿!一般来说,像我这样的淑女坐车,要是穿短裙,必定把包包放到双膝之上,那样基本就安全了。

而我既没有带上足够大的包包,裙子也短,更让我恨死自己的是:刚才只顾着出神,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双腿已经自然地分开了!

他一定看到了,我真空的裙底,雪白的大腿和小女生的……被人看到我没穿,而且还是个男人!我的脸唰的一下涨得通红,太大意了啊!

天啊,我要尴尬死了,本淑女最高贵最圣洁的地方给看了,还这么近的距离,当着我的面!难道本美女的白嫩长腿不够你看吗?还要往里面看……发生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他会不会认为我是放荡的女孩过来非礼我呢?哎呀,我穿得这么露,他,他一定会……我不敢想象了,偷偷地合拢双腿,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察觉,自然地看窗外风景,希望不要再次引起他的注意才好。

其实也没什么嘛,他顶多看见一团黑色的毛毛而已,我穿的是黑色蕾丝啊,就是这么个款式的,不行吗?

露出的生活就是这么刺激,因为你随时会被发现,必须时刻警惕,应对每一个可能,一点点纰漏都会要了你的命,少点脑筋你就会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一个天生的露出爱好者总是充满了生活的灵感,也就是说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裸露的机会,从不可能中制造可能,在黑暗中找到光明。

我一直琢磨着能够做一次更长时间的户外露出,或者在人口密度较高的地方露出,可是呢,胆子这么小,又不会应变,再好的计划也实行不了啊。

那保安就是为了偷看我浑圆嫩白的半球才……刚才我要是像小日本那样弯腰道谢的话,那他就当真不客气了!可恶!

那一路上,他一定盼望着我的拉链继续往下掉吧?看着镜中接近半裸的自己,竟然在这么近的距离不知不觉地了一个真实的男人,我顿觉豪情万丈,继而引发了疯狂的举动。

已经接近中午,灿烂的阳光下,谁也没想到,一个全身赤裸的美少女正在把她的衣服塞到购物袋里,我真的是疯了。

其实我还是做了点保险,就是把头发披散下来,刚好盖住了,感觉有点作弊的嫌疑,可是我是第一次这样接近民居耶,而且在一个比较危险的时段……2楼轻松地过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我喜不自禁,为自己这一次突发奇想的冒险而喝彩,徐清影,你真是个天才,了不起!marvelous!!

然而意外就在这时发生,我走过三楼门口,已经在转身了,那道门锁却突然有扭动的声音,即使隔音良好,这声音很细小,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跑是来不及了,因为还有约15-20米的距离才到下一个楼梯,那已经有足够时间让三楼看见一个狂奔的美女的光,正常人都会追上去一探究竟,那我就无路可逃了。

一个身穿阿玛尼,头发微秃,略为矮胖,长得有点憨厚的中年男子,我真佩服我的观察力,急冲冲地开门走出来。

再见还没说完,男人已经噔噔噔的走下了楼梯,整个过程只有在打招呼的时候正眼看了我一下,估计他连我长啥模样都没看清,更没去注意其实我是赤裸的,下身那黑色的芳草地竟是毫无遮掩一览无余!

这男人我根本不认识,也许就是3楼的神秘住户吧,两句废话拯救了我啊!我激动得一口气冲回家去,关上了门,我大喊大叫又跳又笑。

几乎把自己笑呛到了,之后才发现下面竟然全湿了,乳尖又挺又硬,全身滚烫滚烫的,难道,难道刚才在楼梯里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竟然被吓到了,太丢人了,丢人却又好笑,也许只有同道中人才能明白我的感受吧。

一个正在煮饭的女人是活动的,时而露出胸前嫩红的一点,时而跑出半个黑色芳草从,如果弯腰拣东西,那鲜嫩的菊花和肥美的鲍鱼又形成了另一道风景。

不过白天还从没有试过,但是我今天心情特好,所以什么都没考虑,把餐具食物放进篮子里,挑了一双鲜红色的高跟鞋穿上,还顺便带了一条红色的纱巾,鲜红高跟鞋与光溜溜的雪白的肉体,这视觉冲击够强烈吧?

天台搭了一个漂亮的棚架,棚子座东向西,挨着天台出口的小房子而建,棚顶是蓝色塑料做的,可以遮光挡雨,东边的墙是由竹子和一些不知名的藤蔓组成,郁郁葱葱的一片绿色。

基本上,我在棚架里是不可能被看到的,因为a座北面和西面都是山,南面是湖,东面有一大半被棚架挡住了,真是一个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绝佳场所。

周围的山并不高,在我家阳台张望,山头大概与视线持平,而在天台远眺,则有点“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天台粗糙的地板毕竟不比练舞室光滑整齐的木地板,我不敢做太高难度的跳跃,只是跟着感觉,随意地扭动着身体。

在这绿水青山蓝天下,跳动的亮红的高跟鞋,飞舞的鲜红的纱巾,少女欢快的雪白的肉体,这一切构成了一幅幅艳丽的图画。

也许是暴露欲在作祟,我总在没有棚架遮掩而又最靠近b座的地方舞动,b座的朋友,快上天台来欣赏这难得的美景吧~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收敛了好几天,真的是生死一线间啊!

什么?!谁平白无故上来啊?大中午的,太阳那么猛!难道是隔壁b座的人看到我在天台裸舞,所以一时兴起便……?

可能性a:突然回来的老爸,发现我的东西都在家里,人却不见,于是打我手机,手机也在家里,纳闷,于是一直等一直等一直等,等不见人,焦急,于是叫上老妈继续等,呃……可能性b:送水工,但是我今天没有叫人送水。

可能性c:帅比潘安的同好者,如果是那样,我只能“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可能性e:楼下收衣服的,上来才发现他早上忘了晾上来……可能性……我昏阙,别胡思乱想了,赶快想办法啊!办法啊办法!

而且如果对方不怀好意,那我丧的可不仅是英名……绝望中我瞥到b座的天台,诶!?原来天台围栏外面还有一小圈突出作为装饰,如果贴着围栏,应该能站得下。

那一小圈突出的宽度大约只有十公分,一个巴掌多点,我必须横着脚才能踩得稳,而且必须背贴着围栏,最惨是我穿着高跟鞋!幸好我身体柔软动作灵活,还有棚架借力。

我先坐上水泥围栏(高及腰,约六公分宽,所以我也没办法坐到棚架后面的围栏),一条腿一条腿的把身体转向b座方向,当时我已经完全没去顾及b座有没有人,会不会看到了。

然后我用右手抓住棚架,左手扳着围栏边缘,右脚试探性地站到突出上面,接着把身体挪过去,把左脚也放下。

这些动作都是超难超危险的,在危急关头的我竟可以脸不红心不慌,以惊人的速度一气呵成,整个过程统共不过30秒,连思考。

腿的姿势最令我羞耻,像鸭子似的扳开双腿,而围栏较宽的顶端刚好抵住了我的翘臀,相应地,我的耻骨部位不得不向前抬起,仿佛向男人求欢似的,真是令我羞愧难当。

唉,这姿势怎么说呢,耶稣受难也不过如此了!我已经不敢去考虑b座是否有人了,全神贯注侧耳倾听天台里的情况,幸运的我赶在男人开门的瞬间藏好了。

早知我就真的躲在桌子下面啦,等他一走过立刻冲到门口,那就可以逃脱了,多容易啊!笨蛋啊笨蛋,胆小鬼啊胆小鬼!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动作再快也快不过眼睛瞄,还是这样保险……糟糕!我的篮子还在那里!要是他看到了,四处找篮子的主人,怎么办?

男人开始鼓捣,约莫四五分钟光景,沙沙的声音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闻播报员甜美的声音:“现在由xxx为您报导十二点半的午间新闻……”

张小姐,你害人不浅啊!少看一会电视会死吗?报什么修啊!!!害我在这里大露下阴吹冷风!还要担惊受怕!

理论上我和他相隔不过二十公分,理论上这些藤蔓是不完全遮盖的,理论上他只要回头仔细一看就会发现绿叶之间竟有些白嫩的皮肤,再一看,哇靠,正点!原来是个裸女贴在外面!

诶?眼前怎么有个红色的东西在晃动?我定睛一看,哇,不得了,不知何时,耷拉在我肩颈上的纱巾被风吹出来了。

如果,如果用高倍望远镜一直观察的话,一定能发现我原本粉嫩的乳尖渐渐变得鲜红发硬,特别是双手用力反伸,双乳便会更加上翘;最难受的是三角地带,幼嫩的花唇因为大大张开的双腿而被分开,秋风便可肆意淫辱。

如果,如果那个人在看的话,我那美穴已经被蜜汁滋润而变得晶莹水亮……在我全身发烫神游九霄之际,啪的一声,棚架竟猛的震动!

这一下非同小可,我差点松手去见我的曾祖父母了!当时的心跳估计超二百了都,我要是憋着尿,绝对会失禁!可笑的是,惊吓过后,我计较的是另一件事。

据说,跳楼摔死人的理论高度是7楼,而我所在的高度实际是6楼,要是我掉了下去,摔成严重残废的几率是比摔死的几率要高的……然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男人只是站起来太用力,撞到棚架上了,估计他当时离我不超过五公分,惊险!瀑布汗!

男人收拾了餐具连同红酒一起拿下去了,但是我的战斗还没结束,一定要完好无缺地把自己弄回天台啊!而且说不定男人是下去找张小姐了,就是我楼下那位,所以动作一定要快,因为他们很有可能再上来的!

莫非我又了?回头查看刚跨过的围栏,那里也有一片水渍,明明白白,确确实实,刚刚我对着b座了。

后面的事情没啥好说了,在那生死的瞬间,我想到了老爸老妈,如果他们看到我全身赤裸陈尸自家楼下……实在不敢想象,我爱我的爸爸妈妈,我……再也不能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

第一次在危急关头,我伏在天台门的转角,等男人走过之后,迅速跑回家,但是男人很容易就发现了,在门口追上我,结果我被他拖进家里,了。

第二次最恐怖,我用长发遮住,把红纱巾系在腰上,然后双手提着篮子若无其事地守在门口,男人出现了,我笃定地向他打招呼,可是他却拦住我,也不知道聊了什么,他突然一把扯掉我的红纱巾。

第三次完全躲不及,直接被发现,就地……好恐怖啊,就像玩游戏,惨烈的死法都被我全打出来了,还好现实之中我侥幸通关。

郁闷,我应该开个再睡过,回头打死你个死男人!(哪有睡梦这种东西!)话又说回来,梦里的感觉都很模糊,到底我怎么逃跑,男人怎么玩弄我的身体,大多数情景并不真切也不具体,但是每次被,那种剧痛却真实得让我心惊肉跳。

我不敢再穿太短的裙子,周一有例行的班委会,我索性穿了一套职业装,白衬衫加a字裙,显得人也干练一点。

淑女让座也必须做到优雅,不张扬,那才叫层次!我悄悄让过位置,挪到后门去了,有人跟在我后面走,我以为他要下车,所以再往车后面让。

我偷偷地打量他,二十出头的样子,一米七八或更高,皮肤很白净,脸型瘦削,戴着一副银边眼镜,貌似是某个名牌,但我对眼镜不熟悉,我没近视嘛,所以叫不出名字。

长得还算挺拔俊秀吧,他的白衬衫和灰黑色休闲西裤的质料极好,不是阿玛尼就是范思哲,而且仔细熨过,棱角分明,看来是个十分注重细节的人。

车里空旷了那么多,他却还站在我旁边,我觉得很别扭,于是又向后挪了挪位置,加大我和他之间的距离。

他的嘴角露出一个毫不在乎的微笑,低头在我耳边说道:“你要是敢反抗,我就把你的裙子扯下来,让大家看看,像你这么高贵的淑女竟然不穿……”

难道……难道为了保持我淑女的名声,我就得忍气吞声,任凭这个眼镜色魔鱼肉,公然在车上猥亵?我竟然真忍了!希望他得了点甜头就满足离开吧,快点!

眼镜看穿了我的意图,伸手在我腰上一搂一带,我竟被他压在车窗上,我不得不以双手轻轻抵住车窗,而眼镜则完全贴在我的身上。

他……这就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到我的露出?一旦触及我心底那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的心跳猛地加速,脸上火辣辣的,耳朵被他喷出的热气一吹,红透耳根。

眼镜的手并没有闲着,趁我慌神的当儿,竟撩起我的a字裙,我大半个白嫩立刻暴露在空气中,他还在继续向上掀起。

天啊!我恐慌起来,转头查看车内的情况,然后我发现我的身体不单被眼镜挡住,车内一个广告板已经把人们的视线完全隔开,没人看到这里有一个优雅矜持的淑女正被玩弄。

酸酸麻麻的感觉不断从这两个敏感带传送到我的神经中枢,我的意志竟阻止不了,而且刚才被他恐吓而产生的紧张和激动间接地加强了我的兴奋感。

“你的表情很可爱哦~”他又看穿了我,付在我耳边,说完一口含住我滚烫的耳珠用力吮吸,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伸进我的白衬衫里,从下往上推开我右胸的罩他……这就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到我的露出?一旦触及我心底那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的心跳猛地加速,脸上火辣辣的,耳朵被他喷出的热气一吹,红透耳根。

眼镜的手并没有闲着,趁我慌神的当儿,竟撩起我的a字裙,我大半个白嫩立刻暴露在空气中,他还在继续向上掀起。

天啊!我恐慌起来,转头查看车内的情况,然后我发现我的身体不单被眼镜挡住,车内一个广告板已经把人们的视线完全隔开,没人看到这里有一个优雅矜持的淑女正被玩弄。

酸酸麻麻的感觉不断从这两个敏感带传送到我的神经中枢,我的意志竟阻止不了,而且刚才被他恐吓而产生的紧张和激动间接地加强了我的兴奋感。

“你的表情很可爱哦~”他又看穿了我,付在我耳边,说完一口含住我滚烫的耳珠用力吮吸,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伸进我的白衬衫里,从下往上推开我右胸的罩杯,把我大半个雪白的肉球握在手中轻轻揉捏。

”他引导我的手指夹住我高挺的乳尖,娇嫩的蓓蕾受不住手指摩挲,酥麻的电流立刻传遍的全身,我低呼一声,拼命甩开他的手。

衣衫大开,眼镜更放肆地把我的蕾丝全部推高,我那两只饱满坚挺的肉球一旦失去束缚,便随着车厢的颠簸上下抖动。

啊!太羞人了!会被外面经过的汽车和路人看见的!会被看光的!徐清影的又白又嫩的大要被看光了!好像有一把声音在我脑中回响,我的身体像火烧一样,我的脸一定通红通红的了。

我,我不要被人看到啊!我在心里狂喊,但唯一能做的就是勉强别过头,把涨红的小脸埋到他的肩膀里。

裙子的前面也被拉起来,现在我整条裙子都被卷在腰间,白皙的长腿和黝黑的草丛完全暴露在车厢里,不,外面同样也能轻易看到!

强烈的恐惧感使我打了个冷战,随即身体又被他抚摸所产生的快感占据,乳房竟有一种发涨的感觉,比我在凉亭露出时的快感猛烈十倍!

不敢想象我现在的样子有多,粉颈失陷在眼镜的吮吸中,白嫩的在他的手掌的揉捏下变化着形状,光溜溜的下身正被一只大手侵犯,这幅光景绝对比我在湖中拱桥还要淫猥!

眼镜似乎很懂得利用我的羞耻感引导我身体的兴奋,把原本抚摸着我的的手移动到我的黑色三角带,一把抓住耻骨部位往上提。

不……不可以!我抓住他的手想要把他甩开,他的动作更快,我的手反而被他抓住按在我的花唇上,身体又是一阵轻颤。

耳边又响起他恶魔的声音:“连也不穿,在家常常吧?别再装了,你不是最喜欢这样的吗?把和蜜穴露出来……”

我的心越跳越快,要喘不过气啦……眼镜还不满足,用罪恶的狼爪分开我湿滑的花唇,时重时轻来回揉搓我的。

不一会儿,我娇嫩的花核被他的手指夹住了,细细地揉搓,引发一阵阵痉挛,奇异的快感使我闷哼了好几声,我的头不由自主向后仰了起来,眼睛在半开半闭中看见他轻蔑的淫邪的眼神。

蜜汁不争气地涌了出来,打湿了他的手,间接地帮助了他把中指插入我未经开垦的花径,异物入侵的感觉使得肉壁条件反射式地强烈地收缩!

我条件反射般踮起脚尖,不能让他继续深入了!警钟在我脑里敲响,守卫我的贞操的最后一道防线,应该由我未来的丈夫冲破,不是这个公车,这个恶魔!

汽车慢慢停定了,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尽,我从小钱包里翻出墨镜戴上,车门一开,立刻冲了下去,急急的往z大走去,当然,我还是尽量保持淑女的风范。

当务之急是快点回到z大,刚才我不但被一个男人看光了身体,还被他侵入了我最私密的地方肆意玩弄。

最要命的是:他知道了我的长相!我得赶快回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然后,然后,然后找到机会和这个男人算账!杀人灭口!本淑女可不是好惹的!

啊,我没穿!就因为我没穿!!不仅如此,我还在公共汽车里露出了……露出了全部!即使车里的人看不到,就算是郊区人少,汽车走了超过30分钟的路程,停了六七个站,车窗外总会有人看到的,绝对被看光了!

实在太大意了呀!!!我怎么没想到会跟踪过来?!糟糕了,糟糕了!被知道我在哪里读书,以后我还有机会摆脱他吗?不行,我不能进去,绕到g大吧,假装是那里的学生!

“欢愁两不着,清影上阑干,清影,清影,真是个好名字!想不到z大还有你这么一个人才啊,徐清影!”

不要逼我啊,不要逼我!其实我心里也担心,怕他在警卫跟前发难掀掉我的裙子……“再跟着我,你就是小狗!”

铁牛终于搞清楚状况,立刻把我拦在他身后,然后充满敌意地向着眼镜问道:“喂,你什么人啊?姓甚名谁?干嘛跟着影妹子?”

我曾经给自己订下规则,第一,露出应该是自愿的,第二,露出不应该危害到其他人,第三,更不应该令自己困扰!

今天我把这三大原则都违反了,以后该怎么办呢?无可否认,公车露出把我的露出层次又推至一个新的极限,可是这并不是出于我的本意,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是享受到露出的乐趣,但是我隐隐觉得,更大的乐趣是来自那种不自愿的屈服。

每每想到这里,我就感到羞愧,难道我还是个受虐狂吗?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容易就屈服在眼镜的要挟之下,唯一的解释是我有意愿,我想被他胁迫。

公车露出是彻底的失败!假如停靠的车站有天真的、小妹妹,赫然看见公车里的大姐姐张开双腿让男人肆意侵犯,那样的冲击是多么的恐怖!说不定还会留下童年阴影,长大了性格扭曲……这样实在害人不浅,太不应该了,只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这么轻易的就范,我……我太恶心了。

男人看到美女都会上前套磁,更何况看到了美女的美穴,那还不死缠烂打?现在这个眼镜恶魔不但差点用手指把我,还看清我的长相,知道我的姓名和学校,如果他在下午三点的时候跑到南一103,连系别班别他都能掌握,我能逃到哪里去?然而我却对他一无所知,除了知道他姓“屎”,比我高两届,看起来有点钱。

不对,且慢!我还有铁牛可以利用,真把我逼急了,让铁牛叫上他那班兄弟把那姓屎的教训一顿……呃,暴力实在不符合我的美感,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吧。

他略微惊讶地看着我,我高傲地仰起头,以必杀技——宇宙超级无敌淑女鄙视轻蔑不屑厌恶讨厌唾弃视线,还以颜色。

眼镜一直跟着我回到z大,正苦于怎么摆脱他,他把一件物事塞到我手上,同时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今天很不乖哦,小清影。

他是天台事件的目击者!那天他就在b座……我有种绝望的感觉,除非我从这个城市消失,否则永远也摆脱不了他,天啊!

眼镜没有说明要我孤身赴约,我顾忌他手上掌握了某些对我不利的东西,如果带了其他人,很容易把事情张扬出去,那可糟糕。

他突然这么正式和彬彬有礼地自报家门,还伸出“友谊之手”,阴森的眼镜也不反光,我的气势一时竟发不出来。

不跟他兜圈子玩文字游戏,我直接打探他的底牌:“ok,凌同学,凌大师兄,我们直白一点好不好?你凭什么要挟我?”

最不想提起的就是昨天的事情,简直是哑巴吃黄连,被人猥亵了还理亏!然而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态,尽管我极力压制我的羞耻感,脸还是无可救药地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