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完儿媳干亲家母 哦儿媳妇下身好紧 宝贝你的好小好紧g

在《我的师傅》里我已经提到了,我的师傅是一个成熟地快滴出水来的犹如香甜无比的水蜜桃一般的成熟女人。

二是我科长她说话的语速,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啊,薄薄的两片嘴唇啪啪啪地真的比机关枪快速多了,很爽朗的一个人。

我也没有少给科长干活,比方说那时候单位里发福利,爱发一些米油水果什么的,基本上都是我给送家去的。

我有时候也会开开玩笑,接嘴说我看上你了,咋样?每当这个时候,科长总会用她大大的眼睛斜斜地看着我,似嗔似喜地故装生气骂我一句:「小破孩,你敢吃我豆腐!」然后笑道花枝乱颤地,饱满的一抖一抖的,那眼神总害得我心里一阵痒痒的。

那时候大家收入都不太高,但当时的银行对服务要求也没有现在这么高,因为一共就四家银行,而且每家银行经营的范围,开户企业都是有划分的。

如工商企业真的只能在工商银行开户,农行就是字面理解的意思,建行当时还有特殊业务,就是工程结算审定,而中行则是国际结算为主,所以客户基本没得挑。

当时我们科由于科长比较爱玩,加上以年轻小姑娘为主,20多号人还经常aa制出去吃饭啥的乐呵乐呵。

我呢,由于工作表现出色,到单位没三个月调到了后台做综合会计,那个岗位是属于会计科管理的,以前都是由资深会计来担任的,由总会计直管。

但尽管我已经离开了出纳科,但由于大家都是呆在一个大厅,加上处得不错,出纳科的同事从没有当我是外人。

记得那一天,下班了后,科长跑过来跟我说:「萧会计,走,跟大伙一起去乐呵乐呵!」原来又是大家发现了一处新的美食之处,于是下班约着一起去happy.在路上我跟

科长平排骑着自行车,我问她:「今天不用接孩子了?」科长说:「哎,每天被他俩折磨,总得让我喘口气。

」科长的老公因为是保卫处的,经常值夜班,她的公公婆婆住得不远,孩子也经常有爷爷奶奶带,这是常有的事,我们都知道。

吃饭免不了喝酒,我这个人呢人称「一杯倒」,而且是啤酒,一杯就够,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所以大家都知道我的德行,谁也不会劝我酒,久而久之,我总是那个最清醒也是收拾残局的人。

等我买好单,还留着科长没人送,因为大家都说我是男生,科长喝得最多,只能我力气大一点把她拖回家了。

在折腾的过程中,大约被风激的,科长一张嘴就吐了出来,吐出来的东西不但把她自己弄脏了,我身上也沾光不少。

那时候我身体好,初秋还是穿着一件衣服,而科长她倒是穿着两件,但她的外套是敞开的,所以她那伟岸的胸就这样隔着两件薄薄的衣服贴在了我的背上。

尽管背部并不敏感,但那弹性,那热度还是清晰地传了过来,害得我心里一荡,脚下一软,差点没有摔一个跟斗!

为了不让自己不会使一点劲的科长不往下溜,我的双手紧紧地拖着科长那浑圆的臀部,那隔着一条工作裙的臀部的弹性和温度也是清晰地传在手上。

好不容易来到了科长家门口,科长家我来过很多次,都是帮她搬东西的,也有一次和别的同事一道去她家包饺子凑热闹,所以我还是比较熟悉的。

我从科长的包里去摸钥匙打开了门,摸索着把她一把丢在沙发上,然后一坐在边上的单人沙发上大口喘气!

等我喘匀了气,才感觉到身上传来酸溜溜、臭烘烘酒气熏天的味道,这才想起刚才科长吐在我的身上了,我摸索着打开了灯,发现她自己比我更狼狈。

这个味道难受,而且身上也黏黏糊糊地不舒服,于是我进入卫生间先是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弄干净,而且还找了条干毛巾,把自己的身体也擦了一下,舒服多了。

我从厨房里找到了热水,于是我用脸盘用冷水兑匀了,到了卫生间用鼻子闻了一下,拿了一条发出有点淡淡香味的毛巾来到了客厅。

由于挨得近,她嘴里吐出的含有丝丝酒气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钻入我的鼻孔,闻起来有点甜丝丝痒痒的味道。

但衬衣上也有一些脏东西,我一咬牙,用毛巾去清理,当清理到的时候,那惊人的弹性隔着毛巾也很清晰。

等我清理完她的衬衣,准备去清理裙子的时候,我心里更打鼓了,因为这次的脏污基本都在裙子小腹的位置。

于是因为我们的工作裙都是一样的结构,师傅的工作裙我已经脱过很多次了,所以我倒是熟门熟路地很快把科长那裙子脱了下来。

也许是成熟的魅力的缘故,我觉得科长的裙子一被我脱下了以后,那异常圆润白嫩的大腿,非常柔和的线条最后非常优美地汇在那窄窄的三角裤包着的鼓鼓的神秘部位。

这个美胸自从我第一天来到这个单位报到那一天起,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但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在我的手心里。

我的手很快就坚定地解开了科长衬衣的扣子,由于两个多月的锻炼,我已经能熟练地解开胸衣的扣子了。

另外,和同样是伟胸的师傅相比,师傅的胸是圆润型的,而科长的胸却是那种挺翘型的,后来我知道那是竹笋型的。

我一只手非常不舍地轮流蹂躏着科长那挺翘的,那极具弹性的胸在我的手里不断变幻着形状,而将她的细腻、弹性、热力都恰到好处地传到到我的灵魂深处。

我脑子里早已把最后的理智抛到了九霄云外!人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而此时我的下半身已经最大限度地告诉了我,想的是什么。

我颤抖着的手轻轻地把那丝绸薄料脱离了她的岗位,而我自己已经迫不及待地解开了我束缚,将我的昂扬释放了出来。

而我一趴上这具极其力的肉体,那传来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生活在云端的幻觉,全身的骨头都不知道有几两了。

而最神奇的是我的下身,也许是将将对上那桃源洞天,在没有手帮忙地前提下,似乎遇上一股天然吸力,居然一滑到底!

在我一插到底的刹那,还在醉酒状态的科长发出了「唔……」地一声长长的叹息,两条玉腿主动地圈住了我的腰,不管是那挺翘的,还是这匀润的腿,传到给我的都是无以伦比的细腻。

而,却在这时轻轻地蠕动了起来,那嫩肉将我的挺翘每一个细胞都温柔不失弹性地包裹着,滋润着,温暖着,轻抚着。

而在我往外抽动的刹那,那嫩肉轻轻的收紧,恰似那极其温腻的小手抚慰着我的挺翘,我禁不住有种全身痒痒的感觉,打了个寒颤又深深地扎了进去!

那虽是我第一次侵入桃源洞,但我还是坚持到了师傅的最高点,当然这与充足的前戏和师傅的敏感体质有关。

这一次的爆发让我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在脑子里轰地一声就炸开了,一种、天塌地陷的强烈快感猛地向我袭来。

这次的喷射是我那并不长久的性史上历时最久的一次,在我努力将最后一滴都喷入那具极具力身体深处的时候,我的全身就像被一下子把筋骨都抽掉一样,软了!我喘着粗气趴在了那具弹性十足的躯体上,全身懒洋洋的提不起一丝劲,而且整个脑子也是处于当机状态,都不知身处何处,也不知世界为何。

要是被他知道了会不会一枪崩了我呀?尽管美丽而又的科长魅力十足,但一想到这儿,我心里也颤悠悠的。

特别是两腿间,那从油黑发亮的卷曲毛从中间的桃源洞天,露出了粉嫩的细肉,还有乳白色的液体静静地往外淌。

我心里有变得火热起来,但刚才的后怕挥之不去,我这时候非常担心要是万一她老公突然回家,那我就死定了!

我轻轻地将科长放在了床上,这时候我还没有将她的衣服穿回去,她全身除了敞开的衬衣,就再也没有任何衣着了。

那件衬衣上还是有一丝酸臭的味道,我就顺手把它脱了,真正地一丝不挂了!我把科长盖上薄被,准备起身离去,但又觉得全身光着她睡醒了后,所有的同事都知道是我送回了的,那我什么借口都没了。

于是,我看到了床头放着的睡裙,准备给科长套上,这样即使问起我也可以说是她自己在醉梦中换脱的衣服,反正醉过酒的人都知道第二天清醒后啥也想不起来了。

想到以后也许再也没有机会碰触这具极具魅力的躯体,我依依不舍地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流连忘返在那躯体的山山水水、沟沟壑壑。

在我大饱手足之欲的时候,在醉梦中的科长居然又发出了呢喃的娇声,身体又开始了轻轻地扭动,特别是尖翘的顶端那两颗蓓蕾,硬硬的刺得我的手心痒痒的。

就在这个时候,尽管很轻,却很清晰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老公,我要……」这一下就好比在干柴堆里扔进了一根火柴,腾地一下,我的欲火彻底地燃烧起来了。

我猴急地只是把我的裤子往下扒了扒,我的早已昂扬的挺翘啪地一声打在了我的肚皮上,就迫不及待地又一次趴上了玉腿间,身下的佳人巧妙地一动,我的挺翘又如被吸进去一样,一下子滑到了那温柔乡的深处。

还好前面已经射过,这一次倒也没有很丢人也很让我失望地一下子就喷出来,但那舒爽之极的感觉还是让我的身体大大地打了个寒颤。

也许我身下的美人在醉梦中以为是与她老公在欢好,总之,在我滑到她深处的刹那,她双手抓住了我的腰肢,而她的脚后跟则勾住了我的臀部。

在我每往深处使劲的时候,她总能非常及时地迎了上来,不管是急是缓,让我的蛋蛋都感受到了她的热情。

在我往外抽即将要脱离的关头,她的玉足总能及时地用力往下压,重新扎进深处!那臀部轻轻地小幅度地摆动着,不停地变换着角度,使得那些嫩肉充分地摩擦着我的挺翘,同时,也让我的挺翘给她各个角度的摩擦。

早已张成o型的小嘴,不停地发出让人血脉喷张的声音:「啊……真好!哦~哦~再深点……!快快!用力,用力!」我终于顶不住了,猛地把我的挺翘扎了在她的最深处,几乎连蛋蛋都进入了她的身体,开始了发射!而就在我扎进她最深处的刹那,她啊地大叫了一声,也猛地把她的臀部最大限度地抬了起来,绷紧身体死死地缠住我,下面则牢牢地吸住我,几乎把我的灵魂都抽走!在我喷射的那会儿,她居然吼吼地哭叫着,手指抓住了我的背,抓出了几道血痕!

过来一会儿,两人几乎同时身体一松,她瘫在了床上,而我则瘫在了她的肚皮上!任由下面的水肆意地流淌着。

用纸巾尽量清理了她的下身,尽管她的下身似乎是打翻了一大盆浆糊似地,用了很多纸巾才清理的像点样子。

又意犹未尽地亲了亲那红唇,尝了尝那嫩舌,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她的家,因为我知道,也许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再品尝这个尤物滋味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心里是既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这梦牵魂萦的美女真的让我得到了,怕的是这下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了。

但要是她知道了,会不会跟我翻脸,甚至会不会报警抓我?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横竖就是这么回事,一咬牙我还是去上班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不可避免地我们还是碰面了,但似乎跟以前也没有什么差别,我们还会笑着打招呼,讨论工作什么的。

那年的十一月份是一个非常忙碌的季节,我记得我们成了证券公司的定点清算网点,当时的申购股票都是用现金交易的,每天大量的现金进出让出纳科人手严重不足,我主动提出来我去临时帮忙,于是每天都是埋在山一样的钞票中间。

更何况我能在巨量的业务量处理中,自己经手的一分不差,别人经手的出现差错,我总能很快查出原因拿出解决方案,为她减轻了不小的负担!

)我们最多的一只股票就收了197亿现金,当时存放央行款项的利率居然是万分之二一天,也就是说这笔钱大约留存了20天左右,行里每天的收益将近400万,尽管是与证券公司平分的,

等我很高兴地拿好钱后,总会计跟我说有这么个事,在南方的一个城市要举行金融机具的订货会,我们作为省内最大的网点一向来能代表一线参加这个订货会的,以前都是会计科和出纳科的科长去的,今年因为会计科科长的孩子生病了,有意让我去,问我愿不愿意。

我当时心里只是想南方的城市我从来没有去过,另外这样的订货会像我们这样的就是去吃吃喝喝玩玩的,大不了去测试一下机具的性能,具体都由省分行机关的处室决定的,我就很高兴地答应了。

到了出发那一天,我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以前都是由出纳科的科长和会计科的科长去的,只不过会计科换成了我,那出纳科科长可不是她吗?我当时心里想也许有机会向科长解释清楚,争取她原谅的,因为毕竟我们要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呆5天!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坐飞机,我还记得那时候坐飞机不但要身份证、工作证,还得单位有介绍信才能购买机票,一般还得提前几个星期购买才行。

好在当时的航空公司按规定只能在我们银行开户,然后我们跟他们的出纳会计什么的都混得挺熟的,所以临时买票也就不成问题了。

科长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真把我的眼睛一下子搞直了,她下身换了条真丝的裙子,上身穿了件真丝的衬衣,外面披着件针织的小外套,那鼓鼓的胸一如既往地脱离了棉衣的束缚后,骄傲地挺着。

杨柳细腰轻摆,白皙细嫩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我情不自禁地再次脱口而出:「你真漂亮!」她只是瞪了我一眼,半喜半嗔:「快走!」那天晚上接待单位挺热情的,几百人开了几十桌。

我的房间就在隔壁,我本来打算把她放下就回自己的房间,可心里觉得她醉得那么厉害,万一吐了什么的也是蛮危险的。

当时最流行的可是港剧,可这里倒是可以看到很多港剧,甚至有一些内地没有的香港电视台的节目,但那粤语我是一句也听不懂。

喝完水我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想把她放在床上,可她立马沉沉地睡去,整个人几乎是趴在我的怀里的。

我实在舍不得的这种抱着她的感觉,因为我知道这辈子我要抱着她在怀里的机会几乎等于零,但现在机会来了,放过去也许永远就过去了。

在睡梦中的科长似乎也很需要一个怀抱,她在我怀里拱了拱,找了个舒服得姿势,双手还搂着我的腰,沉沉地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睡梦中突然有种感觉,一下子就惊醒了!我醒了以后,还来不及体会几乎麻木的半边身体,低头向我怀里的科长望去,居然发现她睁着眼睛,煽动着那长长的睫毛扑闪闪地看着我。

我一吻上那温暖的粉唇后那里传来的美妙感觉让我本能地将我的舌头去撬开了她的贝齿,那粉嫩的嫩舌带来的甜蜜是我一下子就陶醉了。

但这时候我的意识反而是有点清醒了过来,我突然觉得我做得事情太不应该了,但似乎科长也没有激烈的反抗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就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了。

我不甘寂寞的手再一次绕过背部,一把抓住了她的丰挺!多少夜晚让我魂牵梦萦的丰挺又一次在我的手里变换着形状,那温度、那弹性、那滑腻的感觉冲击着我的神经,让我全身熊熊燃烧了起来!

就在我抓住科长那丰挺的刹那,她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就全身软了下来,我们早已从半躺的状态变成了面对面躺在床上抱在了一起,吻着的双唇除了呼吸的必要一直也没有分开过。

急切地解开了她的衬衣的扣子,把她的bra往上面一推,我早已饥渴无比的嘴一下子就含住了其中一个樱桃,用力吸着把她那丰挺的好大一部分都吸入了我的嘴里。

我轮流地大力吸着两个樱桃,我的手也不甘于停下,早已一把扯下她的裙子,从的上部边缘伸了进去,抓住了她的臀瓣。

有多少次我在她的背后看着她轻摆腰肢,晃动着她浑圆的臀部,我都想上去捏一把的冲动,今天得偿所愿了!

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我们两人身上的衣服早已都离家出走,在服的过程中,我也早已吻遍了她的全身每一寸肌肤。

我明确地感觉到了她的饥渴,在我手指划过她的小溪的刹那,她的身体居然弹动了一下后弓了起来,并发出一声长长的声!

就在我趴上这具极其销魂的肉体,刚嵌入她修长的双腿间,我感觉她的下部传来一股吸力似的,一下子把我早已硬挺无比的狰狞之物吸入了她身体的最深处!

就在我扎入她身体最深处的刹那,她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哦……··」的似哭似叫的声音,然后像八爪鱼一样,一下子把我的全身就用手脚缠住了,而她的臀部死死地往上顶,把我的硬挺深深地锁在了她身体的最深处,那通道温暖而滑腻的肌肉也同时紧紧地收住,将我的硬挺包裹地密不透风!就这样僵持了足足有一分钟,她才全身一松,我才有了一点活动空间。

我被刺激得发狠了,抽出到几乎要脱离的极致而又复重重地扎进去!动作的幅度异常之大!但就是在我这样的大开大合的冲击中,身下的她一边大声着,一变身体总是在最好的时机迎送着,使我每一次的抽送都是那么地完美,那么地尽兴!

也就是那么几十下,我已经全身要爆炸的感觉了,更是死命地往里捣,同时我的手也紧紧地托起了她的臀部使得我的接触更为紧密,身下的她也许已经感觉到了我即将到了顶点,声几乎带着哭腔:「快!快!用力!用力……」然后哇地哭着来一声大吼:「我要死了!!!!!!」全身就把我缠得密不透风,让我的硬挺深深地抵在了她的最深处,我也大吼一声,将我的亿万子孙突突地喷薄而出!

我每喷射一下,她就在我身下弹动一下,好在我们缠得紧,这些弹动也不会使得我们脱离开来,我感觉把我的灵魂都喷了出去,我的世界一下子就变成了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我们纠缠在一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我恋恋不舍地从她身体上下来躺在了边上,伸手搂住了她,她乖巧地静静地躺在了我的身边,任由我的手轻轻地抚遍了她的山山水水。

渐渐地感觉到了床上的湿漉漉和身上的黏糊糊带来的不适感,我先是抬起头来看了看她那红扑扑的粉红脸蛋,轻轻地吻了她一下,问她:「洗澡不?」,她说:「洗。

」,我于是一骨碌从床上起来,她挣扎着也想起来,可身子一软倒了回去,我一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来到了浴室。

我细细地给她搓洗了一番再把她用淋浴冲洗了干净,用大浴巾擦干了她又把她用浴袍包住,然后把她抱起放在了另一张干净的床上,盖上了被子然后自己再进去洗澡。

想起她醉酒应该需要休息,又怕被人看到不好,我轻轻地亲吻了她几下后,又把水在边上凉好,帮她掖了掖被子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直到morningcall把我唤醒。

由于我们俩来自同一单位,而其他人都不怎么熟悉,所以,我们接下去的几天吃玩都呆在一起在别人看来也是很正常。

但我们在人前尽量保持着我们是同事那种状态,可一旦离开了参加会议这些人的视线,我们单独行动的时候,说不出的亲昵,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们是姐弟恋呢。

我们说起来有五天会议,其实也就是第一天早上有公事,其他时间都是由组织单位安排的一些游玩活动,当然可以参加,也可以不参加。

第一天上午公事办完后,吃过午饭,其他人都参加由主办单位安排的游玩或自己出去玩去了,我们俩借口要去房间拿东西回到了房间,其实我们都是因为头一天没有怎么睡好想补睡一下。

但来到了她的房间门口,我跟她道了声午安正准备回自己房间时,居然被她轻轻的拉住于是顺势进了她的房间。

在这个聊天中,我终于知道,其实在那一个月前的那一次,我第一次插进去科长还真不知道是谁,她当时在酒醉中以为是自己的老公。

另外,科长说她有个秘密就是在大姨妈来之前的一个星期特别敏感想要,这次和那次都是那个时候,这也是为什么我往里喷没有采取措施也没有怀上的原因,也是我稍加挑逗就如此泛滥的原因。

但我第二次插进去的时候刚开始还是不知道,但随着的来临,喷了水出了汗,酒就醒了,然后她也知道是我了。

她老公人挺好,豪爽大气,但北方汉子有个缺点就是有点大男子主义和粗心,和江南的婉约还是有些不同的。

好在她身体很敏感,她老公粗心归粗心,倒也一是力量足够,二是持久性也还行,她也还能身体上基本得到满足。

但最近一年来也许是老夫老妻了,老公碰她的次数少了很多,这次出差之前居然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做了,而且临出差的头一天晚上,她老公居然扔下她跟狐朋狗友喝酒去了,回来醉得死狗一样。

然后是醒来发现躺在我的怀里,她本来是想立马推开我的,但她明白,我这次没有乘她醉酒再次非礼她,另外我这样抱住她还是挺累的,她也能感觉到,然后觉得我人挺好的。

但现实给我们是很清醒的,我们不论年龄上将近10岁的差距会带来咋样的地震,她有一对龙凤胎儿女,都很乖。

于是,在我们倾诉的过程中,我的手早已把她每一寸肌肤都细细地抚慰过,我的嘴跟着手的指引,也在她的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印上了我的唇印。

这一次她不甘心于在我的身下婉转低吟,在我冲刺了几下后,她一使力我们变成了男下女上,她要做勇敢的骑士!她的每一次扭动都恰到好处,那丰挺在她扭动的过程中,给我带来的视觉感受也是空前的,我忍不住伸手抓住了她们,并拧动着她的顶端,没拧动一下带来的必然是她的大力扭动!

在她激烈扭动了一会儿后,终于气喘吁吁地趴在了我的身上,我一翻身把她放在了床上,双手在她的腰部一使力,让她跪在了床上。

她那浑圆的美臀是那样地惊心动魄,臀瓣中间的桃源圣地发出诱人的光泽,肥肥鼓鼓地、水淋淋地展示着她的魅力,我如勇士般地挺着我的标枪一顺到底!而她总是竭力往后迎凑,恨不得把我的蛋蛋都吞进她的桃园洞天!

有一阵激烈的交火后,她终于体力不支瘫在了床上,我在她的腹部垫了个枕头,于是她的翘臀突起着,那俩臀瓣夹住了我的蛋蛋,那富有弹性的冲击终于使我们都到了顶点!

夜晚来临之际,我们来到宾馆不远处的海边情人路,和许多热恋着的情人们一样,手拉着手慢慢地走着,交谈着,时不时地亲上一口。

好在这条道上很多这样的角落也有不少其他的野鸳鸯在做他们爱做的事,大家倒是互不干涉,和谐共处。

实在不足以过瘾就急急地回到房间,等到门一关上迫不及待地将身上的束缚一路撒过去,等到床前已经赤诚相见,融为一体了!

好不容易回到床上,刚刚缓过劲,她居然将我的毛毛虫一口含入口中,还没放过两个蛋蛋,都细细地用嫩舌抚慰了一番,硬是将毛毛虫含成了大棒棒才高高兴兴地将他纳入桃源洞天!

回到了熟悉的城市,我进了宿舍倒头便睡,一觉睡了18个小时才醒过来,还好,仗着年轻倒也醒来后生龙活虎了。

而她在飞机上她的大姨妈就如约而至,到了省了和丈夫的交代,否则那肿胀未消的器官还真不知该如何解释。

为了尽快让自己走出来,我接受了别的介绍的一个女孩子,女孩子长得一般,但人很好,后来也就成了我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