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青春

  • 情之百态‖鹿小姐的独家记忆

    情之百态‖鹿小姐的独家记忆

    手机响起,鹿小姐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刚买来的冰淇淋就落在了地上,然后就听到了J先生要结婚的消息,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匆匆道声新婚快乐,便落荒而逃似的挂了电话。 鹿小姐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不知所措,低头就看见冰淇淋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然后抬头, ...

    阅读全文

  • 不上班你养我吗?

    不上班你养我吗?

    我转头看到是一个短发女孩,看着大约20来岁,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我掏出打火机,帮她把烟点着。 一个星期后,在同一酒吧门口,我又遇见了那个黄发女孩,她蹲在地上呕吐,声音极大。我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嘿,还好吗?” “刚才有一个给我1000 ...

    阅读全文

  • 碎玻璃(原创)

    碎玻璃(原创)

    屋子里很静,能听见风从窗缝挤进来发出呜呜声 。参加葬礼的人们逐渐离去,阳光金子般洒向他们的背影。院子里年过六旬的王老汉正在清扫一些地面上零星碎物,其实地面很干净只是他失去儿子坐立不安,靠打扫地面来分散他那颗悲伤的心。他不能哭哭啼啼因为眼泪已 ...

    阅读全文

  • 醒来甚是爱你

    醒来甚是爱你

    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窗斜斜照进来,融融暖意洒满整个房间,我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睁开眼,窗外绿意正浓,林缝把阳光剪成碎片,不规则地铺在橡木地板上,晕染出诗意的明暗界线。 我轻轻掀开被子,想走去阳台看今日的万里晴空,结果脚刚沾地,方泽大手一捞,我就直 ...

    阅读全文

  • 总有人,爱你如同爱生命

    总有人,爱你如同爱生命

    “好,王小南,说好了,谁先找对方,谁就是孬种。”此刻的我,如果有人能给我面镜子,我一定可以在镜子里看到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脸涨得通红,双手插腰,不停地在沙发上蹦来蹦去,且浑身发抖的母老虎。 小南提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我抓起茶 ...

    阅读全文

  • 第五封遗书

    第五封遗书

    快入秋了,晚上的风格外凉快,孟贞像往常一样在家附近散步,也唯有此时,才能轻轻松松享受一个人的时光。这条街离住宅区有点远,所以只有三三两两的人,不过许多门店依然在营业。孟贞走着走着,一个穿着杏色蕾丝裙的女人朝她走过来,原本这个女人是要走过去的 ...

    阅读全文

  • 时光里的我们,惹满尘埃

    时光里的我们,惹满尘埃

    窗外骄阳似火,热浪灼人,窗内空调常开,凉风习习。音乐停止了,手机静音了,开始敲打键盘时,一个“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把回忆拉得好远好远。 远到我还记得XYZ三剑客的日记本,那些掺杂着喜欢和好感的句子,如今应该还在书柜的某个角落,惹满尘埃。 远 ...

    阅读全文

  • 花季里的青涩的少年

    花季里的青涩的少年

    在我的记忆里,最有分量的是我上初中时的人生经历,特别是初三时的那段生活,它沉甸甸的饱含着泪水和汗水,更是充满着至今都无法弥补的无奈和遗憾! 1982年我12岁,刚刚参加完小升初的毕业考试,历尽煎熬和心理上的折磨,终于盼到到暑假结束,然而我并 ...

    阅读全文

  • 菊花巷的老奶奶

    菊花巷的老奶奶

    菊花巷一开始可是不叫这名字的,只因巷子深处一户人家常年栽种了满屋满院的菊花,秋天的时候,绚烂的金,隔着竹篱笆,清凉的香气传了老远老远,使得再寻常不过的小巷,像斑驳的旧滑板被人用画笔刷了浓烈的一抹黄似的。 巷口的这家人是一对老爷爷和老奶奶,老 ...

    阅读全文

  • 靠着心愿瓶,我走上了人生巅峰

    靠着心愿瓶,我走上了人生巅峰

    刘晓是去年毕业的,毕业后她一个人独自来到深圳。在这所大大的城市里,小小的她显得如此孤单,也许某一天突然消失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她把身体泡在浴缸里,眼睛看着天花板,浑浑噩噩之时,手中的心愿瓶滑落在浴缸,幸好心愿瓶的盖子已经被拧紧。 刘晓在这 ...

    阅读全文